[返回清幽闲适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民间故事:书生家道中落穷困潦倒,岳父逼其退婚,不料却被啪啪打脸

送交者: 九梦儿[♀☆★★声望品衔11★★☆♀] 于 2024-06-12 1:15 已读 3858 次 1赞  

九梦儿的个人频道

+关注

宋朝时期,州有这么一个小镇。小镇里人们民风淳朴,人们过着安静祥和的日子。但是话说回来,之所以小镇能够这么安定,那是因为十几年前,小镇里出来了一位姓王的举人,在衙门当差。在这段当差的日子里,王举人经常照顾着小镇里边的人们,使得小镇里的人们能够安定,过上平静的生活。纵然如此,但是王举人却一向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儿子王耀阳今年十八岁,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但是在王举人的眼中,儿子应该和自己一样,考一个功名回来,最好是考一个进士,来弥补自己的遗憾。至于成亲,暂时不考虑。当初自己快三十了才中举人,娶了亲急不得。再加上自己的异性兄弟陈家的姑娘,早已与儿子订了娃娃亲。虽然说陈家姑娘刁蛮任性了点,但是在王举人看来,指腹为婚就应该遵守,背信弃义的事情自己可干不出来。但是一场变故之后,王举人死也不知道,人性心是多么的邪恶。


话说这王举人的异性兄弟陈家陈财主,曾与王举人是同窗好友。只不过这陈财主年轻时,没有读书的天赋,对商贾之术倒是精通几分,所以在小镇上也算是一个有钱人家。可这一年,这陈财主的手下在押送货物的时候,被山贼抢了,顿时家里一贫如洗,还欠了一屁股债。所以就哭着找来了自己的好兄弟王举人,望王举人出手帮自己一把。


毕竟陈财主是自己的挚友,以后还是自己的亲家。所以王举人想尽办法帮他,将自己的几亩地卖掉之后,又将自己存的数百两银子借给了陈财主,让他翻身。陈财主为了感谢王举人,晚上的时候款待了王举人。因为开心,这王举人和陈财主都喝多了,王举人就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回了家。本来这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是第二天,王举人被人发现淹死在了小镇附近的河里。


因为王举人生平待小镇人们不错,所以小镇的人们也是七手八脚地帮着王举人的儿子王耀阳和夫人张氏办理了王举人的后事。只因为生前将田地变卖,攒的银子等等都帮了陈财主,王举人家那可是一下子变得家徒四壁。就连棺材,都是小镇的人凑起来钱财买的。可奇怪的是,自从这件事发生后,陈家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出来探望过王家。一次因为伤心过度,王举人的夫人张氏得了病,因为没银两,儿子王耀阳都请不来郎中。被逼无奈之下就登了陈家的门,却被陈家家丁们堵在了门外。也不是陈家家丁不认识王耀阳,陈家家丁告诉王耀阳这是老爷的叮嘱。顿时王耀阳有种不祥的预感。


可就在此时,一名身着华丽、身材修长的女子,在一名丫鬟的陪伴下向着陈家走去。王耀阳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名女子就是自己指腹未婚的未婚妻——陈家小姐陈潇潇。所以急忙挡在了陈潇潇的近前,倒是将陈潇潇吓了一跳。王耀阳说自己家母病重,希望借陈家一些银两给母亲治病。这陈潇潇也是听说过自己与王耀阳之间的关系,但是自小受父亲商人思维的熏陶,所以利欲之心非常之重,自然看都不想多看王耀阳一眼。打算绕开的时候,却被王耀阳一把拽住白皙的手腕,王耀阳说想要见见陈潇潇的父亲。结果陈潇潇大喊非礼,家丁们一拥而上,将王耀阳按在地上。似乎是听到了外边的动静,这陈财主挺着大肚子走了出来,见是王耀阳,不禁眉头微微一皱:“原来是贤侄啊,可曾有事?”王耀阳见陈财主出来,急忙说自己的母亲病重,需要一些银两治病,希望陈财主帮忙。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那陈财主大嘴一撇,说:“这银子嘛,不是没有,但得有借有还。”


如今王耀阳这副模样,以后怎么还?王耀阳一听,顿时呆住了。毕竟父亲可是因为借给陈家钱,才卖了地,拿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借给了这陈财主,还因此丢了性命。如今这陈财主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要耍赖啊。“家父生前不是借给您!”“你这小子是听谁说的呀?哪有的事?”陈财主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倒显出了几分不自在来。可王耀阳不卑不亢,给陈财主说出了前因后果。陈财主自然知道,因为二人对峙,周遭的人们也是看热闹围了过来。陈财主生怕事情闹得不好看,又见这王耀阳当着这么多人数落自己,不禁眉头一冷,从袖口摸出几两碎银,直接丢到了王耀阳的脚下。“快给我滚!若不是看在你父我之间的交情,我定会向官府告发你诬陷于我,让你尝尝板子的厉害。快快拿着银子滚吧,讹人也不看看地方。”陈家小姐陈潇潇一脸不屑地附和着,说着便是与那丫鬟,随着其父步入了陈家院子,只留下还呆立在院外的王耀阳。


此时的王耀阳早已目赤欲裂,这算是自己生平第一次体会到背叛,还是刻骨铭心的那一种。若是换作平时,脚下的银子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堆粪土。但是如今可是自己母亲的救命钱,所以,王耀阳也是将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拿起了地上的银子,飞一般地来到医馆,请来了一名郎中。后来母亲的病算是治好了,但是双眼因为长时间伤心哭泣,眼睛也是看不清楚了。母子二人因为失去了生活来源,一时间变得困难起来。因为王耀阳自出生以来也没干过什么活,就会读书。不过好在母亲年轻时候心灵手巧,针线活好,会做鞋,包括王耀阳及父亲的鞋皆是出自其手。这段时间母亲本来眼神不好使,但是为了生计,做了一些不错的鞋子,让王耀阳去集市上卖点钱补贴家用。最后因为这些鞋子漂亮,被一家裁缝铺看上,从此,王耀阳母子二人倒也有了稳定的生活。只是王耀阳心疼母亲的不行,原本打算自己顺带找点粗活干的,但是母亲却不允许,就要让王耀阳好好读书。王耀阳无奈,但是却更加的勤奋。


一日,裁缝铺欢欢喜喜告诉前来送鞋子的王耀阳说李员外的女儿要做一双鞋子,要求虽然高了一点,但是佣金不少。王耀阳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后来那裁缝铺拿出来了一些材料,告诉王耀阳,这双鞋子若是做好了,够王耀阳一年吃的了。王耀阳回家之后,将那些材料交给了母亲,母亲也是高兴。毕竟那金线银线玛瑙什么的,可不是普通富人家能用得起的。不得不说母亲的手艺好,十数天的时间后,一双小巧精致的鞋子便弄好了。王耀阳用红布包裹着,送到了裁缝店那里。裁缝店老板也是满意,一开心多赏了王耀阳几两银子。见王耀阳闲来无事,就让王耀阳顺带送了过去。可恰此时,天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来。王耀阳生怕把鞋子湿了,用衣服裹在怀里,来到了李员外院门外。因为这些是李员外家小姐自己做的鞋子没人知道,所以这些家丁也没有让王耀阳进去,只是给李家小姐通了个话。王耀阳觉得等着也是等着,这衣服也没多穿,有点冷,就蹲在了院门外,哆哆嗦嗦地翻出了书。


也不知道多久之后,李家小姐在一名丫鬟的陪同下走了出来。这李家小姐那可是才女,毕竟李员外那可是方圆百里之内最为富有的人,和官府之间关系也不错。自家的女儿从小也是用重金砸,请来不少的先生教出来的学子,为以后嫁一个好人家打基础的。李家小姐名为李蓉蓉,长相身形很是好看,更是富有几分气质。在看到王耀阳蹲在墙檐下看书,似用衣服掩着自己的鞋子,便识出这王耀阳以后定然是人中龙凤,所以不禁多看了几眼。还嘱咐丫鬟特意多给了一些报酬。王耀阳归去之后,除了带了一些米面之外,还给母亲带了不少好吃的,说这段时间母亲啥都不要干了,先养着眼睛。眼看这秋围要到了,自己也正好临阵磨枪一下,准备考个好功名。可不久之后,那裁缝亲自找上了门来,说李员外家的大小姐因为那双鞋子在寺庙礼佛的时候被拥挤的人们踩坏了,想要再做一双,但是被王耀阳以准备秋维而拒绝了。毕竟是秋维嘛,裁缝店老板也知道这是人生大事,也没有为难王耀阳,失望地离去。


可让王耀阳没有想到的是,那李家小姐李蓉蓉亲自上门来了。因为自己见过李家小姐,知道人家身份尊贵,所以也没敢怠慢,让进了屋子。这李蓉蓉也是周县权贵家之女,自然也是知道王举人的。知道王耀阳身份之后,也是对王耀阳一家子落了个如今模样好奇了起来。不过毕竟是大家闺秀,也没有问及王耀阳,还见了王耀阳的母亲张氏。这张氏开心啊,虽然她不知道这李蓉蓉身份,但是好歹曾经是举人的妻子,见过世面的,知道这李蓉蓉身份不简单,握着李蓉蓉的手,那可是稀罕得不得了。得知李蓉蓉来此是想做鞋子的时候,老太太拍着胸脯说不要钱,自己马上就做,反倒弄得李蓉蓉有点不好意思了。后来李蓉蓉打听到,原来这王耀阳家沦落至此,是因为那陈财主的原因,不禁也是对陈家的做事方式嗤之以鼻。听闻王耀阳要准备秋维,李蓉蓉也是放弃了让王耀阳母亲做鞋子的打算。毕竟嘛,那可是人生大事。或许是惜才好奇的原因,李蓉蓉依仗自己所学,与王耀阳交流了一番心得。


这一交流不要紧,确实发现了王耀阳的不同之处,便对王耀阳长了几分心思。有事没事经常来王耀阳的家里坐坐,久而久之,外面也是传出一些闲言碎语来。当然,久坐家中的王耀阳自然没放在心上。直到参加数个月后的秋围之后,刚回到家里就被人堵到了门口。堵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那陈家小姐陈潇潇。只见那陈家小姐一脸的戾气,而在其身旁是一名尖嘴猴腮、倒似一名纨绔子弟打扮模样的年轻人。从其表情上不难看出,应该是陈潇潇的追求者。


那陈家小姐站在大街上,不分青红皂白地说这王耀阳无耻之极,四处散播陈家不忠不义的谎言,导致现在没有人愿意和陈家做买卖。“哼,你们陈家的不忠不义还用别人去说吗?你与我有指腹为婚的约定,那此子又是何人?”“哼,那也不过是他们之间的约定,与我无关。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如今这副落魄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陈家小姐此言一出,一些看热闹的人便起哄起来。眼看着自己的脸挂不住了,其身旁的那名男子则是撂下一句威胁的话,便是离去。


王耀阳推开院门,迫不及待地见到了自己的母亲。本以为这段时间母亲没人照料,母亲肯定会瘦很多,结果发现母亲不仅仅没有瘦,反倒精神了很多,只不过或许是刚才那陈潇潇堵门,让行动不便的母亲有点担心而已。王耀阳回来后,母亲给自己烧了王耀阳最喜欢吃的东西后,神秘兮兮地取出了一双精致的鞋子来。王耀阳一看就知道,这鞋子就是给李蓉蓉做的,毕竟上边的那些金线银丝太亮眼。可王耀阳只关心母亲的身体,可母亲淡淡一笑,说这段时间自己一直是李蓉蓉陪的,自己还教李蓉蓉一些针线活。母亲还说自己最懂女孩子,这李蓉蓉对王耀阳是有意的。王耀阳似乎没有听进去一般,简单地吃了几口菜,收拾了收拾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也不知道为何,自从自己回来之后,母亲老是念叨着为何李蓉蓉不再登门。这一晃就过去了数天,母亲反倒坐不住了,非要逼着王耀阳带着鞋子去找一下李蓉蓉。


王耀阳无奈,刚走出院门,就听到热热闹闹的吹打之声。接着,自家的院门被推开,走进来一群人。这群人穿着花花绿绿。穿着很是喜庆,为首的直接喊出了王耀扬的名字,让王耀扬接榜,说是王耀扬高中二甲亚元。也就是说王耀扬考中了举人。正当王耀扬还在呆愣当中的时候,母亲蹒跚地走出了院子,手中用红布包裹了几两银子,递给了那报喜之人。互相间说了几句恭维的话,这群人才算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耀扬家的门槛几乎被人踏破。这些人有前来贺喜的,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有,一些甚至从来没有见过面。低说是曾经是王举人的朋友,也是上了门,带了不少贵重的礼物。更让王耀扬没有想到的是,这其中竟然还有陈财主。陈财主这次算是做了精心的准备,带了不少名贵的礼物,身边甚至还有打扮妖艳的陈潇潇陪着。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了,王耀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甩出了十几两银子,说这是当初为母亲治病向他借的,多出来的呢,就算是利钱。这陈财主还不死心,陪着笑脸问起与陈潇潇之间的亲事何时办理。而王耀扬则说待自己考中进士再谈吧。作为商人的陈财主,闻言也只能灰溜溜地离开了。而母亲张氏,则是直接将那双鞋子塞给了王耀扬,让王耀扬带着鞋子去找李蓉蓉。如今的王耀扬可不同,那可是二甲举人。带着红布裹着的鞋子,来到了李员外的家。起初家丁不认识,当王耀扬爆出自己名讳的时候,家丁丝毫不敢怠慢,便是禀告给了李员外。李员外闻言急忙迎了出来。但是当李员外问起这二甲举人来此的目的的时候,王耀扬丝毫不掩饰地说,自己来此是给李蓉蓉送鞋子的,鞋子是母亲给做的。


这李员外自然不是傻子,这三寸女人鞋可不是说送就送的,心中便明白了王耀扬来此的目的。脸上堆满了笑意,将王耀扬迎了进来。原来这李员外听说,女儿最近老是待在一个穷秀才家,心中便产生了不满,毕竟名声在外,那可是不好听啊。所以将女儿禁足,如今人家穷秀才亲自找来,还摇身一变变成了举人,这也让李员外感叹自己女儿的眼光,所以干脆就直接和王耀扬谈起了婚事。这一下子把王耀扬整懵了,但是,想起母亲这段时间就是李蓉蓉照顾的,再加上李蓉蓉的身份,自己可算是高攀了呀。所以也就默认了,就这样,王耀扬与李蓉蓉喜结连理。三十岁那年高中进士,也圆了自己父亲的梦想。至于那陈财主,因为得罪了王耀扬,纵然是王耀扬不吱声,也没有人敢与其做生意。后来陈财主家道中落,女儿因为耍性子嫁给了一个赌徒,最后被卖给了青楼。


 


 

喜欢九梦儿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九梦儿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