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清幽闲适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民间故事:书生与狐仙

送交者: 九梦儿[♀☆★★声望品衔11★★☆♀] 于 2024-06-03 19:45 已读 3252 次 2赞  

九梦儿的个人频道

+关注
明朝万历年间,河南洛阳一带有个叫杜若阳的狂生,放荡不羁,嗜酒成性。每每酒后自比李白在世,肆意高谈阔论,谈古论今,也因此得罪很多人。



一日,王县令公子成亲,请了同书院里的书生吃喜酒。杜若阳多吃了几杯,看着眼前丰盛的席面,开始高谈阔论起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此话刚好被王县令听见,不悦的上前询问道:“杜公子可是对席面有意见吗?”


杜若阳正要说话,被好友李文轩抢了话:“王伯父,王缪是您唯一的公子,他成亲怎能像小门小户一样失了面子,杜兄是喝多了酒,随口念了句诗而已,还望王伯父见谅。”


“我……。”杜若阳正要说自己没喝多,被李文轩直接拉走了。


“王伯父,杜兄喝多了,我先送他回去。”


杜若阳被李文轩拉出了王家,不满道:“李兄拉我干嘛,我酒还没过性呢!”


“你在喝下去,王县令估计会想办法诛了你满门。”


“怕他干嘛,我又无门可灭。”原来杜若阳爹娘早逝,自己也没娶妻生子,靠着在书肆帮忙抄写书籍为生。


“杜兄的性子要是不收敛些,恐生事端。”李文轩见他这样说也只能摇头,想着以后还是少和他一起,免得连累了自己。



杜若阳却不知王县令对他怀恨在心,差点惹来杀身之祸,还是我行我素。


重阳节时,几位文友邀杜若阳一起郊外出游,午时路过一处凉亭,大家纷纷拿出自己带来的吃食,只有杜若阳带了几壶酒。


“杜兄真是嗜酒如命,也不怕在这野外喝多了,被狐妖虏去。”一文友戏谑道。


“听说狐妖貌美,不正好成就一桩风流美事。”杜若阳见没人喝酒,便自个独饮,几壶酒下肚,竟然呼呼大睡起来。众人叫不醒,又背不动他,只能丢下他,让其在这醒酒。


杜若阳睡醒后,天已微暗,见此地只自己一人,便摇摇晃晃下山,忽然听到旁边的树林里有喝酒划拳的声音,还能看到一片火光。


“这大晚上的谁会跑到树林里来喝酒,这风格比我还狂放,我倒要去会会他们。”心里想着,杜若阳就循声而动,向树林里的一片火光走去。


越往前走,酒的香味就越浓,这个香味似乎胜过他以往喝过的任何酒,这更让他加快了脚步。


奇怪的是,明明听着近在眼前的声音离得很近,可是不管怎么走,总是离杜若阳有那么二三十步,闻着酒香,杜若阳大喊一声:“好酒啊,既是好酒,当与友分享之,何必拒人于客外呢。”


他这么一喊,果然火光近在眼前,三两步就迈到了跟前,这时才看到眼前有两个人正围着一块石头推杯换盏,地上生着一堆柴火,石头上摆放着两个酒坛和熟肉、烧鸡。只是这两人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他以为是两个穿着虎皮豹裙的彪形大汉,不料竟是两个书生打扮的人,一人着青衣,一人着灰衣。只是看起来比他年长。


“怎么,莫非小兄弟你也好酒?”灰衣人咬了口鸡肉对杜若阳道。


杜若阳拱手一礼道:“两位兄台,小弟本是好酒之人,夜游到此,闻酒甚香,想这皓月当空,夜风如水,在这秋林中痛饮,不失人生一大快事啊,特来讨扰,就是想交个朋友。”


青衣人笑道:“正好,我们兄弟也喜欢交朋友,这酒我保你从未喝过,正巧,还有空碗,来坐。”说着就摆上空碗给杜若阳倒了一碗。杜若阳乐滋滋地端起来刚要喝,青衣人道:“慢,今日有酒有肉,有月有风,又有朋友,就是还少了样东西。”


杜若阳道:“什么东西?”


灰衣人道:“我看,是少了诗吧,若是再有诗那是甚妙呀。”


杜若阳道:“我当什么呢,原来是诗呀,这有何难,小菜一碟啊。”


青衣人道:“对,就是诗,这位小兄弟,你大话不要说的太满,我先声明,今天,你若是对得出来我们兄弟的诗,那咱们就是好朋友,酒管饱,你若是对不上,那你就请自便吧,恕不远送。”



杜若阳心里说:这两个呆子还挺有意思,说翻脸就翻脸呀,真是一对怪人。嘴上道:“好,那就请两位兄弟先开始吧,小弟洗耳恭听便是。”


青衣人道:“咱们以酒为题作诗,全诗不能出现酒字,但要句句有酒。”


“好,即是兄长提出,便由两位兄长先来吧。”


青衣人接口道:“那便我先来吧!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再一杯。我醉欲眠卿可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灰衣人和杜若阳二人连连称好,三人你一首我一首,最后杜若阳小胜,青衣人佩服道:“想不到小兄弟之才在我等之上,今夜这美酒赠英才,咱们不醉不归,来。”


两坛酒三个人你一碗我一碗,很快喝了个底朝天,杜若阳却还意犹未尽:“酒虽好,却是不能尽兴,我这酒虫才刚起,却已无酒。”


灰衣人道:“小兄弟如若还能饮一坛酒,我把我的侍女送你。”


“莫说一坛,两坛我也照饮。”杜若阳狂妄的拍着自己的胸脯。


“青儿,拿酒来。”灰衣人一声大喊,林中出来一女子,一身青衣,粉面桃腮,煞是好看。


“这是我的侍女青儿,这坛酒喝完你就可以带走她。”



杜若阳这时才看到女子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酒坛,比他们刚刚喝的大了一倍。


杜若阳性子极倔,看到大酒坛,二话不说抱着畅饮起来。很快一坛见底,自己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等他醒来已是三天后了。见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身边还有一位穿着绿衣的妙龄女子。


“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公子忘了,奴家青儿,你喝完一坛酒,我家主人把我赏赐给你了。”青儿不但貌美,声音更如黄莺出谷一样好听。


杜若阳这才想起,那晚他喝了太多的酒,喝完就人事不知了,他见青儿实在貌美,便和她做了夫妻。


众人听说杜若阳喝酒赢了美人,纷纷来家里查看,看到青儿美貌后,纷纷称奇,此事让杜若阳声名大噪,行事更是张狂。


一次酒后,在外高谈阔论朝廷之事,被一直嫉恨他的王县令抓了小辫子,抓回公堂打了几十板。


“杜若阳,你言辞不当,涉嫌谋逆,你可服。”


被打了板子的杜如阳,不服的看着王县令道:“你无凭无据,凭什么打我板子。”


“凭我是官,你是民,你不服我便打到你服为止。”


“我杜若阳生来没怕过谁,你要打要杀随便。”



“喔,谋逆罪可是要株连九族的,听说你那位赢来的娘子,长得细皮嫩肉,甚是好看,不知她能承受几板子。”


“狗官,你有本事朝我使。”


“来人去把那位青儿姑娘带来,把他给本官丢牢里去。”


“王大人,我为我的行为道歉,你放了青儿,我知错了。”杜若阳怕了,以前他是一个人,可是他现在有了牵挂之人。


“晚了,来人带下去。”


杜若阳被关在大牢里,浑浑噩噩过了几天,他不知道小青怎么样了,他后悔当初不听李文轩所言了。


直到衙役喊他可以出去了,他还以为自己是做梦,出了牢狱,只见小青在门口微笑着等他。


“青儿,你没事吧,王县令有欺负你吗?”


“我没事,王县令因为贪污,被撤职下了大狱。”青儿给他讲起他进了大牢后的事,原来青儿根本不是凡人,他和青衣人、灰衣人乃是狐妖,县令的人怎么可能抓的住她呢!她去县衙偷了县令贪赃枉法的证据,送去了巡抚那里,才救了杜若阳一命。


杜若阳想想有些后怕,要是青儿是凡人,这次肯定被他连累。


此后杜若阳做事说话变得谨慎起来,别人喊他喝酒,他也只是适量,再也不像从前豪饮。



有朋友见他如此,就笑话他:“你这进去吃了几天牢饭,莫非是和老鼠相处久了,变得胆小老鼠了。”


杜若阳却振振有词地说:“当初一无所有,有狂放的底气。如今了家室,应该多为家人着想。”


结语: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祸。做人与做事,千万别太过,要学会适可而止。饱谷总弯腰,智者常温和。行走人世间,低调没有错。


过度的狂妄和不节制的行为最终都会导致不幸的。
喜欢九梦儿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九梦儿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