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快乐笑笑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稀豆粉、甜沫、面茶,失散多年的糊糊三兄弟

送交者: abc098[♂★★★声望勋衔13★★★♂] 于 2020-11-24 15:17 已读 93 次 1赞  

abc098的个人频道

+关注


面茶,在北京早点界的地位有些尴尬


豆汁焦圈,炒肝包子天生一对;豆腐脑、豆泡汤和糖油饼又忙着搞三角恋,唯独剩下面茶,搭稀的嫌重复,搭干的又太噎,愣是把自己活成了一团浆糊。


可浆糊也有浆糊的坚持。


糜子研磨成粉,粗粮的细腻,正如铁汉柔情。在面糊上均匀的撒上一层芝麻盐,再勾上几圈芝麻酱,托起碗底吸溜一口,柔滑的谷物清香,裹胁着麻酱的醇厚滑进嘴里,后味生出一丝咸香。


来自西北的古老粮食和中原的麻酱,就这样在嘴巴里愉快地打了个照面。



撒芝麻盐,勾麻酱,面茶看起来就很诱人


面茶和茶有什么关系?


就算把面茶吃个底儿朝天,也看不出它跟茶有什么瓜葛。不过这唯一的“线索”,恰好出卖了它的来历。


一碗其貌不扬的糊糊,是满族人从他们的蒙古邻居那里得到启发,又与汉人的饮食习惯结合而成的产物。尽管如今的面茶与蒙古奶茶相去甚远,但这种将食物的制作技术因地制宜进行调整的融合思路,却一直在面茶的身上得以延续。


它被中原移民带到边陲小城,家乡的味道得以在千里之遥重现;又随皇室辗转异地,普及民间,成为现在的百姓吃食。都说“他乡遇故知”是人生四大幸事之一,可对于舌尖来说,在他乡遇到家乡味,又何尝不是一种惊喜

喜欢abc098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