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山城连环案: 第十一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11-27 10:44 已读 1719 次 5赞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山城连环案

作者: 八峰

 

第十一节

 

第二天,五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江北县公安局派人送来了云南省公安厅的第二次协查回报:原来,住在临江旅社的三个云南人均为云南省临沧县人,而且都有涉毒贩毒的前科。其中留着八字胡须的光头叫孟达康,是临沧地区贩毒团伙的头目;留着寸短平头身材高大魁梧的叫吴仕强;而身材矮小精瘦、留着长发的叫刘华良,吴刘二人都是孟达康的手下,已经死去的梁怀山也是这个团伙的成员。孟达康七十年代末在中缅边境跑木材生意时与缅甸毒枭阿朋差建立了联系,曾多次在边境小镇镇康和孟定口岸一带从境外偷运摇头丸、海洛因等毒品,然后再通过地下管道贩卖到贵州、四川和广西等地。云南省警方希望利用这次孟达康等人出现在重庆的机会,将三人一举拿下、逮捕归案;为此云南警方愿意派出警力赴渝协助侦查。

 

当日下午,周源把李云生带来的那盘在临江旅社通过监听获得的电话录音拿到了沙坪坝公安分局技术科,让一个值班的女民警以各种速度反复播放,并采用了杂音屏蔽技术过滤,听了足足有二十分钟,侦探终于满意地站了起来,感谢了帮助他处理磁带的女民警,然后笑着问她:“请问你是本地人、重庆人吗?”

“是的。”女民警笑着答道。

“好,那你觉得电话里这个花姐的口音是本地人吗?”

“嗯,是的,她说的是很标准的重庆话,应该是本地人。”

“哦,那川北凉粉跟张飞凉粉有什么区别吗?”侦探又问。

“什么?”女警察怔了一下、目光诧异地看着周源:“川北凉粉和张飞凉粉的区别?您问这个干嘛?”

“哈哈,没啥,就是好奇、想问问;你刚才没听见吗——在这段录音里,主要是在花姐说话的间歇中,有一些背景杂音,其中就有操着本地话的叫卖声‘张飞凉粉哦,一块钱一碗’,你再听一遍,听到了吗?”侦探笑着用并不标准的四川话学了一遍。

“嗯,真的是,您的耳朵好尖啊!”女警察戴上耳机又听了一遍之后点点头、向周源瞥来敬佩的一眼:“张飞凉粉跟川北凉粉在用料和口味上有些区别,我也说不清楚。”

“好吧,谢谢你!有机会我得去尝尝。”侦探笑着离开了技术科。

 

刚一出来,周源迎头就碰上了急匆匆赶来的李云生,他向侦探招手说道:“有新消息了——刚刚接到负责临江旅馆监视的便衣报告,那几个云南人仓促结账离开了旅馆,有一辆白色轿车把他们给接走了,”

“哦,有跟踪他们的去向下落吗?”周源连忙问道。

“有,负责跟踪的二组发现他们到了沙坪坝,住进了一家名叫‘小天鹅’的酒店,我已经转告了姚亮和沙坪坝分局,要求在这个酒店秘密布控,同时监听他们的房间。”

“好的,那你去落实这件事吧,我和定国现在要去一趟磁器口。”

 

磁器口,是位于渝州半岛西部、嘉陵江南岸的一个古镇,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周源和定国在镇子北边的江滩附近下了班船,沿着江边一条蜿蜒起伏的青石板路朝镇子中心走去。不远处的嘉陵江边、一艘帆船正艰难地逆风行驶,一群上身裸露、低头弯腰、膝盖几乎要顶到胸膛的纤夫正沿着岸边石矶上凿出的小路拉船,沉重而悠扬的号子传入两人的耳畔。

“咱们是去找卖张飞凉粉的地方吗?”定国看着同伴问道。

“是啊,录音里那花姐说话的背景中,有叫卖张飞凉粉的声音,我想那一定是磁器口镇上某处售卖张飞凉粉的地方。”

“可是,这镇子这么大,两三千户居民,咱们该去哪儿去找啊?”定国停住了脚步,他撑了撑腰部,喘着粗气问道。

“嗯,真有些累了,”周源也停下来擦了擦汗,他指了指前面:“瞧,前面那儿有家茶坊,咱们先去喝杯茶再说,顺便也可以打听一下。”

两个人走进了茶馆,这是一栋临江搭建的茶楼,门口长着一株躯干高大、枝叶繁茂的老黄角树。黑瓦白墙的茶楼有上下两层,窗格门扇和房柱梁榫都是古木雕琢,桌椅也是明清风格、古色古香。周源和定国上了二楼,选了一副临江靠窗的黑漆方桌坐下,步履轻快的茶小二殷勤地端上来一碟水煮花生,放下两只青釉细瓷的盖碗茶盅,拎起大铜壶给两人沏泡了香气浓郁的茉莉花茶。

“嗯,好茶!”定国端起茶盅、揭盖闻嗅了一下、又低头啜了一口茶汤,不禁叫起好来。

两人点起香烟,放眼窗外眺望远处,但见青山环抱,绿水逶迤,江面上碧波荡漾、白帆点点,令人感到心旷神怡。

“服务员,”周源招了招手。

茶小二颠着小跑过来:先生,有啥子事嘛?

“请问一下,这镇子里哪里有卖张飞凉粉的地方啊?”

“哦,张飞凉粉啊,有的有的,你们顺着这条街往里头走,到了中心街十字路口那边就有两家,往右边拐再往天安巷里头走还有一家。”

喝完了茶,二人离开茶坊,按着茶小二指示的方向,沿着青石板铺就的狭窄街道朝镇子的中心街区走去,果然热闹非凡,店铺、饭馆和酒肆一家挨着一家。街上的人群川流不息,叫卖声此起彼伏。在中心街十字路口,果然有两家售卖张飞凉粉的小店,然而周源查看了一番,并没有进去,而是拉着定国向右拐弯,朝天安巷里面走去。

不到一百米,侦探忽然停下了脚步:“你瞧那边儿,张飞凉粉店!”

顺着他的目光,定国看见左前方果然有一家凉粉店,黑色的匾额上‘阆中张飞凉粉’几个描金大字分外醒目,凉粉店的旁边是一家卖烟酒副食的杂货店,靠近门口的柜台上安放着一部黑色的转盘式电话机。

 

“走,进去看看。”周源扯了一下定国的衣袖,两人迈步跨进了凉粉店的门槛。

腰系围裙、身材矮胖的老板娘满脸堆笑地迎上前来,“请坐请坐,两位老板,吃点啥子嘛?有凉粉有啤酒还有凉面——”

“来两碗张飞凉粉吧,要微辣的。”周源坐下后看着柜台后墙壁上挂着的竹板菜牌,伸出了两根手指。

“要得要得,张飞凉粉儿两碗——微辣咧!”听着老板娘用一口尖细的川音叫喊出的吆喝声,周源和定国都会心地笑了。

“哈哈,绝对就是这个地方,这老板娘的吆喝声跟录音里的那个声音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定国笑着从竹筒中抽出来两双筷子。

“没错,但有问题的,可能是隔壁那个杂货店,那个电话机是装在它那边的;这个地方隐于闹市、是个绝佳的藏身之所。”周源接过筷子小声说道、目光却扫视着周围。

一会儿功夫,老板娘便端上来了两碗张飞凉粉,浅口的墨绿瓷碗中白色的凉粉晶莹剔透,一条条都被切成了半寸来宽四五寸长,佐料十分丰富,除了芝麻、豆豉和辣椒红油,还有黄豆和香菜,定国迫不及待地夹起一筷送入口中,果然是入口爽滑,麻辣清香。

“其实,这张飞凉粉就是阆中凉粉,不过是川北凉粉的一种,皆因为东汉时蜀国大将张飞曾经镇守阆中七年,故今日之人为了要标榜出名,竟然把张翼德的赫赫威名与这普通的凉粉扯在了一起,嘿嘿,不知道那张翼德泉下有知会怎么感想!”周源看着筷子头上夹起的一条凉粉摇头感叹起来。

“那一定是心怀感激啦——替他扬名嘛!”定国调侃道、又摇头叫了起来:“咿呀,好辣好辣!” 他吃了几筷子后竟然两腮发红、吐出舌头不断唏嘘,额头上津津冒汗。

周源吃了一半也不得不放下筷子、拿起茶杯喝水,一面摇头感叹起来:“嗯,真辣!这‘微辣’便是如此,想必那正常的辣你我是消受不了的!”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11_27 10:44:56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