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山城连环案: 第十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11-26 9:50 已读 1256 次 2赞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山城连环案

作者: 八峰

 


第十节

 

中午时分,一辆吉普车把周源和定国送到了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在二楼刑侦科的一间办公室里,他们与姚亮、黎建斌等人汇合了。

几个人刚刚吃完午饭,李云生也从井口镇赶来了,姚亮主持召开了一个简短的碰头会,总结案件侦破的进展、讨论确定下一步侦查的重点。

李云生首先报告了两个重要情况:“第一,今天早上江北县局收到了云南省公安厅的协查回报,帮助我们确定了在大竹林镇江边发现的无名男尸的身份,死者姓名梁怀山,四十三岁,云南省临沧县人,曾经是云南玉溪卷烟厂职工,后来辞职做了个体户;此人曾有涉毒记录,云南省临沧县公安机关也怀疑其与当地贩运毒品的团伙有关系,但由于缺乏实在证据,所以一直没有对他采取行动。第二,根据负责监视井口镇临江旅社里那三个云南客人的小组汇报,他们昨夜监听到了住在临江旅社308号房间的云南客人孟某与某个神秘女子‘花姐’的通话。双方好像是在就近期一桩毒品交易的失败而相互指责,其中还提到了死去的那个云南人梁怀山和在四逸村被杀的谢友良;整个通话过程被监听组录了音,那个花姐最后还警告了几个云南人,说他们在井口镇临江旅社的住处已经不安全,最好尽快转移。”

“哦,太好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几个云南人果然是有猫腻!”姚亮高兴得捶了一下桌面,震得桌子上的茶碗杯盖交响。

“录音带你拿来了吗?”周源擦抹了一下溅落在桌面上的茶水,语气平静地问道。

“带来了。”李云生从一个塑料袋里取出一盘磁带,放进了桌子上一台双卡式三洋录音机里播放起来。

显然,录音中对话双方说的都是暗语,一方是个女人说普通话的声音,被称为‘花姐’、另一方的男子则被称为‘孟哥’。云南人孟哥语气激动,主要是在指责通话的对方——花姐手下的人不守信义,竟然杀害了前往大竹林镇送货的云南人梁怀山、夺走了其所携之多达六公斤的货品,对此孟哥表示绝对不会罢休、一定要按道上的规矩收回货款并进行报复清算;而通话中花姐则再三道歉并坚定地声称是梁怀山之死是一场意外,被害的云南人是五月十九日夜晚下船后在江边被大竹林镇附近四逸村的流民谢友良在江边偶然碰见、谢乘梁不备时夺财害命,并非是由她手下人所杀害的,而她已经处置了那个谋财害命的谢友良,并找到了梁怀山所携带之旅行包和里面的六公斤货品、安好无损,只待双方商议安排好碰头地点,即可按商定之价格交付货款;电话中,花姐一再强调她绝无杀人夺货的意图,除支付货品款项外愿意做出适当赔偿并仍然期待与云南方面长期合作,最后她还警告说临江饭店可能已受到市公安局专案组的监控,要几个云南人尽快转移到‘二号’地区,她可以协助安排。

听完了录音,周源沉吟了一下说道:“现在情况比较清楚了,我想整个事情应该是这样的:五月十九日晚,云南人梁怀山随身携带了多达六公斤的毒品按预先商定好的路线前来送货,乘船在下游竹林镇码头靠岸,经码头工人指点后走上了江边小路、赶往西边的大竹林镇,却偏偏遇上了当晚正在嘉陵江边闲荡的谢友良,梁向谢询问起去大竹林镇上的路径,而谢见梁身着打扮阔绰、便萌生了歹意,将其诱骗到江边小路旁草沟附近、乘其不备捡起地上石头猛砸梁的后脑,将其杀害,然后抢走了梁身上的钱财、皮包和随身携带装有六公斤毒品的旅行提包;然而这件事很快就被赶到大竹林镇来接货的那一对男女查知,他们在五月二十一日夜晚九点多钟找到了四逸村谢友良的家中,找到了毒品后便将谢杀死灭口,然后在赶往江边码头搭船的途中、路过那片竹林时听到了陶小芹呼救的叫声,便又出手杀死了黄大军,救下了那个女孩儿,然后赶到江边渡口,搭船过江连夜赶到了井口镇,在临江饭店住了一夜后感到不安全便在次日早晨转移;而随后赶到临江饭店的几个云南人极有可能就是为花姐供货的云南毒贩,出事之后,他们前来追查毒品与货款的下落,同时也是想向交易的对方兴师问罪。他们今天刚刚到达井口镇住下,这个花姐就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临江饭店的客人房间里,说明他们之间早已建立了通讯联系的管道,而且还有人在暗中给他们通风报信。”

是啊,花姐在电话中提到临江饭店已经受到市公安局专案组的监控——她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还知道是市公安局专案组设下的监控?李云生问道。

当然是有知情人给她通风报信。周源啜了一口热茶说道。

“知情人?你是说,是我们公安内部的人吗?”李云生怀疑地问道。

还不好说,但不得不防。侦探皱了皱眉头。

电话上那个花姐还让让几个云南人赶紧转移到‘二号地区’——这个二号地区又会是哪里呢?一旁的姚亮问道。

“只要盯紧了那几个云南人,我们就会知道这个二号地区在哪里;”周源停顿了一下又扭头看着姚亮:“对了,你那边情况查得怎么样?有那一对男女的任何消息吗?”

“哦,有的,”姚亮连忙掏出一个小本子翻开:“我会同沙坪坝分局和他们交警大队的同事连夜追查了所有在五月二十二日早晨和上午到井口镇去接送过客人的红色出租车,除去司机性别与接送时间不符合者外,找到了车牌为渝B29076的司机贾某。根据他的描述,他曾于当天早上八点钟左右到井口镇的临江旅社接过两个客人,一男一女,两人的年龄、穿戴打扮与形貌特征完全符合嫌疑人特征描述;但是这两人并没有到沙坪坝来,而是在磁器口镇的中心街口就下了车,司机也不知道他们下车后去了哪里。我估计磁器口可能有他们的一个藏身之处,所以我准备带人再去磁器口做重点排查。”

“好的,不过千万不要打草惊蛇,一定要便衣暗访,先从旅馆酒店开始,通知当地派出所时也只让他们帮助提供当地居民和临时住户的登记情况,不要轻易向他们透露我们行动的目的与计划。”周源叮嘱了一句。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11_26 9:50:22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