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山城连环案: 第二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11-16 12:17 已读 1822 次 3赞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山城连环案

作者: 八峰

 

第二节

 

午饭后,李云生开车带着周文二人来到了江北县公安局。三人径直来到了法医室里,周源和定国首先查验了尸体和死者遗物,以及刑警们在现场拍摄的照片与勘查记录。

“这尸检报告上说死亡时间是尸体被发现之前的二十四到三十六小时之内?也就是说,此人是在五月十九日晚上八点到二十日早上六点这段时间里被害的?”周源站在尸体旁边翻开检验报告看了一下问道。

“是的,”李云生点点头看了周源一眼:“怎么——你认为不是这样吗?”

“不,我同意法医的分析判断;”侦探点点头,又拿起死者的两只手仔细察看起来,嗯,此人左右手虎口处均无老茧,拇指与食指上也没有经常握笔写字留下的摩茧厚皮,所以他既不像是农民也不像是坐办公室的——倒有些像是长期在外面跑生意的商人;还有,这个人左手中指上应该是经常戴着一枚戒指的——你们在现场勘查时没有发现吗?周源指着死者左手中指的第三指节说道。

戒指?没有啊——”李云竹连忙惊讶地凑上前来低头查看。

你看,死者左手中指第三指节这里的皮肤比其他地方明显要白了很多,而且有被戒指紧箍过的痕迹。”

唉,我们当时没有注意到他手指上的这一特点,那这个戒指可能是死者被害之后被凶手给撸走了吧?李云竹为自己勘查时的疏忽遗憾地摇起头来。

 

侦探又走到摆放证物的桌边、拿起了那只从死者身上搜出来的墨绿色的玉石烟嘴仔细端详起来:嘿嘿,这可是用真正的缅甸翡翠玉雕制而成的烟嘴、价格不菲、要一两千块呢 —— 看来这个死者还有真点儿不简单。

哦?真是缅甸翡翠玉的?李云竹听侦探一说顿时也来了兴趣:这家伙抽的是红塔山牌子的香烟,用的又是缅甸翡翠玉的烟嘴;你刚才说他像是个商人,看来没错——应该是个有钱的外地商人吧?我分析他被害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那天晚上去那江边与什么人秘密相会,结果遇害、随身的东西被抢走;二是他从外地来到大竹林镇、碰上了截道的歹徒,被骗到江边僻静之处被谋财害命。

嗯,此人是个外地人可以肯定,但是不是个有钱的商人还不好说;你说的两种可能,被图财害命的可能性更大,但是现在我们还无法排出第一种可能。

 

周源随后又检查了死者的衣物。他在衬衣领口处缝制的产品标记布条上发现了昆明市第二针织厂的字样,而蓝色咔叽裤的裤腰上标记注明的生产厂家则为云南省大理市东方制服厂;最后在死者皮鞋的里衬上,他看到上面标出的产地是‘云南省蒙自皮鞋厂’。

嘿嘿,你们看,这个人身穿的衣服和脚上的鞋子都产自云南,再加上他黝黑的肌肤和脸上凸出的颧骨——是长期在云贵高原地区生活的人常有的特征;我想此人很可能来自云南,你可以把死者面部照片与相关的形貌特征发给云南省公安厅,让他们帮助协查一下最近失踪的人口以及被通缉的在逃罪犯名录。侦探对李云生建议道。

“嗯,这是个好主意!”李云生立刻招手叫来了助手小蒋,向他交代起来。

这块石头就是凶器吧?侦探又走到一个白色的搪瓷盘跟前、看着里面的一块上面还带着凝固发黑的血迹的石头问道。

是的,这石头上面的血迹经检验后与无名男尸的血液特征一致,其沾满血迹部位的形状也与死者后脑上凹陷的创口完全吻合。”一旁的法医点头说道。

“嗯,云生,咱们去一下你的办公室吧——我们得打个电话回去,跟省公安厅刑侦局和政法学会报的领导请个假。”周源扭头对刑侦科长说道。

“啊,亏得你提醒,我都差点儿忘了:我们王局长要见见你们,然后亲自向重庆市局和省公安厅领导提出请求、要你们二人暂时留渝数日帮助我们查案,走吧——他这会儿一定都等得着急了!”李云生看了下手表、拉着周源的手臂朝门外走去。

“哼,我说嘛——他这个火锅可没那么好吃,原来是早有预谋的!”跟在后面的定国小声地嘟哝道。

 

离开江北县公安局王局长的办公室后,李云生又开车把两位战友送到县政府的招待所里开了一个房间,放下了行李之后便应周源的要求,一起驱车来到了大竹林镇附近的嘉陵江边,在镇派出所长的陪同下再次勘查发现无名男尸的现场。

周源在现场转了一圈,又步行朝近几十米外的江边走去,向东西两侧查看了一下,他发现距离尸体趴卧的沟壑不远处有一条蜿蜒的小路沿着江边向东西两侧延伸。

你们查过了大竹林镇上的旅社客栈了吗?前两天晚上、特别是事发当天,有没有与死者特征相符的男子入住?侦探扭头向刑侦科长问道。

查过了,”李云生点点头、脸上露出几分沮丧的神色:“镇上大小共有四家旅社客栈,我们逐一捡查核对了他们的客人入住登记簿,都没有这样一个特征的男人入住过。”

“嗯,那你说,江边这个地方前不沾村后不着店,距离最近的大竹林镇也还有差不多两里路远——这个被害的无名男子如果是个外乡人,他怎么会在晚上跑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他又是怎么来的呢?”侦探看着远处的江岸问道。

“唉,不知道啊,”李云生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事儿是有些蹊跷,他既然是个外地人,如果是坐公共汽车来这里的——可大竹林镇的公共汽车站就在镇子中心乡政府的旁边,他不可能在镇子中心下了车后又带着行李跑到镇子东面靠近江边的这块偏僻野地里来吧?所以我想此人有可能是坐船过来的。”

“坐船?这大竹林镇的江边有客运码头或者说渡口码头吗?”周源眉毛一挑。

“有的,这大竹林镇啊还有两个渡口码头呢,”一旁的派出所长何军致连忙接过话题说道,“在上游靠近镇子西南的团结村那儿有一个渡口码头,叫‘大竹林镇码头’、主要是到对岸井口镇的过江渡船;从这里向东走两三里的下游还有一个船码头,叫‘竹林镇东码头’,少了一个大字、多了一个东字,主要是停靠从沙坪坝、磁器口那边过来的班船。”

既然是竹林镇的码头,怎么修建在了下游几里之外的地方?定国诧异问道。

嗨,是文革期间修建的;当时搞‘三线建设’【1】,政府在大竹林镇下游三四里的那边沿江修建了一个综合工业区,就把市区过来的客运码头也修建在了那里。有些旅客想抄近路到大竹林镇这边来,下船之后就只好走江边的这条小路过来。”何军致解释道。

“嗯,这就好解释了——我想这个外地人、很可能是个来自云南的商人,一定是当晚乘坐市区过来的客船到了下游的竹林镇东码头,下船后沿着靠近江边的那条小路步行往大竹林镇这边走来,结果遇上了凶手,歹徒见财起意,走到这里便乘外地人不备时捡起石块猛砸其头部,劫走了外地人随身携带的财物与行李,然后把尸体丢弃在距离小路不远的这条长满蒿草的沟壑里;这样看来,劫杀他的很可能就是本地的歹徒。”周源点点头道。

“照你这么说,凶手跟这个死者并不相识,只是偶然相遇?你根据什么判断这个凶手是本地人呢?”李云生蹙眉问道。

我刚才看了一下,在事发现场靠近江边那片地上到处都有砸死无名男子的那种青色石块儿,而除了必须经过这条小路的人,只有本地人才会在夜晚游荡到此;从歹徒随地捡起一块石头当作凶器杀人的行为来看,这个谋杀并非是事先计划或者策划好的,应该是歹徒见财起意、陡然起了杀心、突然动手——捡起地上的石块砸死了那个倒霉的外地人、劫走了他随身的财物和行李之后逃之夭夭;周源停顿了一下又问道:“你们去下游的客运码头查过五月十九日晚上到达下游竹林镇码头的班船吗?”

“哦,那倒还没有。”李云生摇摇头、脸色尴尬起来。

“那赶快派人去查,带上死者的照片,看能不能有些收获!”侦探立刻催促道。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11_16 12:17:43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