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山城连环案: 第一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11-15 11:19 已读 1290 次 4赞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山城连环案

作者: 八峰

 

山城连环案

 

第一节

 

一九八五年五月二十一日,时值初夏,重庆市江北县的大竹林镇。早上六点刚过,清晨的白雾逐渐散去,露出一片绿郁葱葱的山林和田野。从东边冉冉升起的太阳也渐渐释放出来它灼人的温度。号称川东第一大河的嘉陵江在此地由北向南蜿蜒流淌,江水碧绿清澈,几艘杨起了白帆的木船正缓缓行驶在平静的江面上。

距离大竹林镇东面约两里路远的嘉陵江边、一片蒿草丛生的荒野里,背着竹篓路过野地的村民杨老四在一条没脚踝深的草丛沟壑里发现了一具男尸,脑后一片血肉模糊,大嚇之下他拔脚狂奔、一路跑回了镇里向大竹林镇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长何军致不敢怠慢、连忙带了两个民警随杨老四赶到江边守护发现男尸的现场,同时也向江北县公安局报了案。

约莫半小时后,江北县公安分局刑侦科科长李云生带着几个民警开车赶到了江边现场进行勘察。

“喏,死者就在这里,看样子好像已经死了一两天了。”带路的何所长指了指那具爬伏在草丛里的男尸。

三十多岁的李云生皱起了眉头,他戴上手套蹲下身来,慢慢转动起死者脸面朝下的头颅。他发现死者约莫有四十几岁的年纪,后脑勺左侧被硬物重击后形成了一块裂开的凹陷,血液和脑浆已经干汩发黑;死者上身穿了一件半新的军装,下身是一条蓝色咔叽面料的裤子,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的方头皮鞋。警察们搜查了尸体衣服上的口袋后发现他身上没有任何证件与钱财,而尸体旁边也没有什么行李物什。

科长,这人死了有多长时间了?助手小蒋在一旁轻声问道。

尸体皮肤已经变色发胀,趴卧朝地的面部和领口敞开的胸部等处已经出现了不少的尸斑,我估计他被害应该有一天以上了。李云生头也不抬。

他身上没有证件或者钱包啥的,口袋里只有这几样小东西——小蒋说道。

“嗯,这人随身的证件和钱包啥的一定是在遇害之后被凶手全部劫走了——说不定还有他的行李。”李云生点头对助手说道,看了看小蒋从死者上衣口袋里搜出的几件东西:一包红塔山香烟、一个打火机、还有一只晶莹墨绿、看上去像是玉石雕制的烟嘴。

在距离尸体倒卧处左侧两三米远的草丛里,小蒋发现了一块粘有黑红色血迹的石头,他小心翼翼地拿起来捧在手上对李云生说道:科长,还真像你说的——这是个谋杀案,那个男的可能就是被凶手用这块儿石头给砸死的。”

“嗯,这两天没下雨吧?”李云生接过那块沉甸甸的石头放在鼻子跟前闻嗅了几下,闻到了一股明显的血腥气味。

“没有,”助手小蒋点点头:“我刚才发现这石块儿时,还有苍蝇在上面盯呢,那石头上黑红色的斑块应该就是血迹——这应该就是凶器吧?”

“是的,石头沾血的一面形状尖锐,跟死者后脑上凹陷的创口基本上吻合——我想这石头就是杀人的凶器!”李云生小心翼翼地把石头装进了助手打开的证物袋里。

警察们从不同角度对男尸进行了拍照,又在尸体周围的草丛和地面上仔细搜查了一番,然而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足迹和其他可疑的痕迹。

 

你们认识这个被害人吗?他是不是住在这附近的什么人?李云生摘下手套、点燃一根香烟、吸了一口朝站在一旁的镇派出所长和报案的村民问道。

“不认得,”何所长与杨老四都摇摇头。

“肯定不是大竹林镇上的人——我在这个镇上生活工作了快二十年,镇上的成年男性我基本上全都认得,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何军致补充道。

“我就住在镇子西南边的团结村,也不认得这个人。”报案的村民也连忙说道。

“嗯,那可能就是外来人员了?这样吧,何所长:我让小蒋跟你回去——查查你们派出所的记录、特别是近期外来人口的登记资料,看看能不能确定死者的身份。还有,要在镇上马上展开排查,特别是旅社客栈这种地方,看看这两天镇上有没有来过什么陌生人和形迹可疑的人物——特别是那些有犯罪前科的。”李云生对派出所长说道。

安排好之后,江边现场的勘察和取证工作也基本完成,刑侦科长便指挥起民警把无名男尸抬上了汽车、连同采集的相关证物一起准备运回江北县公安局做进一步检验。

 

话分两头,正当李云生率领着手下刑警在大竹林镇江边勘查无名男子被谋杀的现场时,周源和定国也来到了江北县城。他们俩在湖南长沙破解了‘传国玉玺案’后返回了成都,随后又赶到重庆来参加了省公安厅组织在渝召开的一个刑事侦查经验交流会,会后两人决定乘此机会到隶属重庆市管辖的江北县探访一下多年未见的战友李云生,电话上约好了今天中午在一起聚会吃饭。

老战友重逢,自然是格外高兴。此时的山城又正值枇杷成熟的季节,一串串金黄色的枇杷果把树枝压得低头弯腰,令人垂涎欲滴。中午十二点半,李云生领着周文二人来到了江北观音桥的德庄火锅店里,三人选了一副临街靠窗的桌椅坐下。

“请你们二位吃饭,我自然要点咱们山城的名片之一:麻辣火锅,而德庄火锅正是这一行中的佼佼者。”李云生点好菜后、笑着对两位战友说道。

“嗯,成都也有不少的火锅店,但据说这重庆的火锅名头更大,德庄的名头我也听说过,今天就亲自体验一下啰。”定国咽下口水说道。”

过了一会儿,两个服务员推着一辆小车送上来了各式配菜,肉片、猪红、牛肚、鸭肠、粉丝,满满地摆了一桌,另一个服务员则将一只热气腾腾、加入了底料用高汤熬制的火锅汤锅放进桌子正中一个环形凹入的煤气灶上,点燃了灶火,几分钟后,火锅里的红汤便翻滚起来,一股浓浓的麻辣鲜香气味顿时弥漫开来。

“嗯,味道真好,不过也确实够麻够辣的。”周源尝了一筷,立刻被鲜香辛辣的味道呛得连忙用餐巾纸捂住了口鼻,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他急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冰镇啤酒。

“嗯,我也是觉得好辣,跟在成都吃过的火锅不太一样!云生,你倒是说说:这重庆火锅和成都火锅到底有什么不同?”定国问道。

“嘿嘿,这重庆火锅与成都火锅的不同之处呀,就在于火锅底料用的油脂——重庆火锅用的是牛油,而成都火锅用的则是清油,牛油是动物脂肪炼成,味香不说,还能保持汤料温度更高,所以牛油火锅更辣更冲也更香,而清油火锅就要差多了。”李云生不无自豪地介绍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李云生让服务员撤下了火锅与碗盘,端上来了新鲜的枇杷和重庆有名的老荫茶。闲聊之间,李云竹有意无意地跟二人说起了上午在大竹林镇江边发现的被谋害的无名男尸,周源顿时来了精神:哦?照你这般描述,这个受害人应该是个外地来客吧?是做生意的?还是探亲访友的?

嗨,还不清楚,”李云生摇头叹了一口气:“我们已经排查了大竹林镇上的几家客栈和旅社,都没有这样一个陌生人入住过,或者有登记信息却又失踪了的;所以我猜想那死者是个外地人,可能是在江边遇上了歹人被谋财害命,可惜现场收集的证据有限,进一步追查又不知该朝哪个方向具体展开?所以,想请两位老兄帮忙、不吝赐教!刑侦科长目光诚恳地看着两位战友、老老实实地道出了真实的想法。

嘿嘿,我说嘛——你老弟请我们吃这顿火锅的动机不纯,原来是怀揣着这个目的!定国放下筷子开起了玩笑、话语中带着几分尖刻。

哈哈,火锅当然不能白吃,这个忙咱们肯定是要帮的,反正现在回成都去也没什么棘手的案子要办。周源一如既往地兴奋起来,他搓了搓手、眼睛里放出光来。

 

注: 故事中人物情节等均为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偶然。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11_15 11:20:13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