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擒狼记: 第四十一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09-27 11:12 已读 1549 次 4赞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擒狼记

作者: 八峰

 

第四十一节

 

十一月二十三日深夜,凌晨一点,寒风瑟瑟、月冷星稀。位于西安以东五十公里、陇海铁路上的临潼火车站里戒备森严,站台上军警密布,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两节特殊的车厢被挂在了一列开往北京的军列编组尾部。前一节车厢是指挥、通讯和警卫专车,而末尾的一节则是一辆经过改装的囚车,乘客是被押运的罪犯和看守他们的军警人员。

刘绪岚、周源和林益中站在月台上、督促着士兵们把崔英浩、金顺姬以及从郭渠村枪战现场俘获的两名灰雨小组成员和从西安城内抓获的另外三名朝鲜潜伏特务押上囚车,分别关进囚车后部经过加固改装的四间分开的封闭囚室内。该节车厢的中部是值班警卫的看守台、有两排座椅;而囚车的前部则是警卫休息室。十二名全副武装的军警两人一班、每班两小时、轮流看守锁在几间囚室里的犯人,而两个值班军警的岗位便是车厢中部的看守台。台桌上有一部直通前面指挥车厢的电话,还配备了两部884便携式呼叫机。看守台和警卫室里还有按钮为红色的触发式警报器,一旦有情况被按下后、尖厉的警报声便会立即响彻整个囚车和前面的指挥车厢。

登车检查完毕后,刘绪岚向车站和省公安厅相关人员发出了指令,不一会儿列车便发出一声凄厉的鸣笛、徐徐驶出了临潼车站、朝东北方向疾驶而去。

指挥车里,王建和小张放松地仰靠在座椅上、笑着对正低头查看一份资料的刘绪岚说道:“好啦,这下总算是大头下地了吧——明天一早咱们就到北京了!哎,刘组长,你说的话可要算话哦,交差之后、你可要带我们哥几个在北京好好转转、还得带我们去吃正宗的北京烤鸭和涮羊肉啊!”

好啊,交了差,我一定带你们去东来顺和全聚德好好搓一顿;我们局长都说了——他请客!”刘绪岚莞尔一笑、把秀发捋向耳后,又扭头看着正打开一本杂志翻看的曹行虎说道:“行虎,你去给总部发个电报吧,这是我拟好的稿子,不然、老头子不放心、又要熬通宵等候了。”

好的,我马上去,曹行虎站起来接过电报稿纸看了一下,有些诧异地跟女组长确认道:“怎么?改到丰台了?不是到京西吗?”

是的,我们和人犯到丰台下车,然后改乘汽车,具体路线由那边引导,总部都已经安排好了。刘绪岚点点头。

曹行虎走进了指挥车前部的电台室,向值班的报务员交代了任务,看着她用指定密码发完电报、又收到了二部反谍局的回电确认后才离开了电台室。 等他返回到指挥车中部,却没有见到刘绪岚和周源的踪影,而王建等人已经靠在椅背上或趴在小板桌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刘组长呢?曹行虎向正在翻看一本杂志的陈延河问道。

哦,组长和周科长说是去后面的囚车检查一下。

哦。曹行虎点点头坐下来,打开自己座位上的一个皮包查看了一下,然后靠在椅背上、慢慢地合上了疲倦的双眼。

此时,距离从临潼发车已经过了五十分钟,列车正行驶在被夜色笼罩的关中平原上,车轮发出一阵阵富有节奏的隆隆声。曹行虎昏昏欲睡,朦胧中突然有人轻轻触碰他的肩膀,副组长猛地睁开眼睛、原来是陈延河:“曹组长,刘组长刚才呼叫、要你马上去一下囚车,她在那边等你。”

哦——去囚车?曹行虎看了一下手表、皱起了眉头:“什么事啊?”

不知道,组长没说,只是让你马上过去一下。”陈延河摇头说道。

曹行虎站起身来、快步朝车厢尾部走去,车厢后门的警卫士兵替他打开了后门,通过呼叫、由囚车里的一个警卫士兵替他打开了囚车车厢的前门。进入囚车车厢后他快步来到了车厢中部的看守台,看见周源和刘绪岚正在低头翻看着一个棕色的本子。

呵,行虎,你来得正好!快看看这个——这是我们从被捣毁的灰雨行动小组西安据点里查获的,是今年十一月以来、朝鲜第十七侦察局专门为营救崔英浩和配合灰雨小组行动而制定的一套密码,还有相关的联络记录。我们刚才也跟被抓获的那个王老板、就是老金确认过了,这可是个重要的发现!有了这份密码和记录,你这个电讯专家就可以帮助我们破译朝方的电文、查出隐藏的内鬼!

哦?曹行虎听闻后连忙凑上前去低头查看刘绪岚递上来的本子。

这时、陈延河急匆匆地从指挥车那边跑过来了:“刘组长,刚刚接到北京发来的急电,谢处长让你马上过去一下。”

好,我马上就来,刘绪岚站起身来对副组长说道:“你和周科长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过去一下就回来、咱们再接着讨论一下。”

说完、行动组长跟着陈延河匆匆离开了囚车。

来,曹组长,抽支烟吧?周源拿出烟盒从里面掏出一支香烟递给正低头看着手表的曹行虎。

啊?抽烟?哦——不用了,谢谢你!曹行虎似乎有些精神恍惚地婉拒道。

哎——来一支嘛,你不是喜欢抽云烟的吗?我这可是正宗的‘阿诗玛’哦!周源坚持道。

哦,谢谢你,周科长,真的不用 —— 对了、周科长,我那个装有译码手册和笔记的挎包留在指挥车那边了,我得赶紧过去拿一下。”曹行虎说着站了起来。

是这个包吗?周源举起左手、笑着向副组长亮出了手里拎着的一只黑色皮包,“刚才陈延河过来的时候就替你拿过来了!”

啊?他拿过来了?他什么时候——, 唉,这个小陈啊!曹行虎有些尴尬地说道。

你那手册和笔记本都在里面吧?东西没丢就好。周源说道。

嗯,东西都在。。。。。。 不过,我还是得过去一趟。曹行虎又低头看了一下手表、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转身朝通向指挥车一端的车门走去。他匆忙走到门口、抓住门把使劲推拉、却怎么也打不开通往指挥车的那扇紧闭的车门;“怎么回事?这个门为什么打不开?我要出去!”副组长急得满脸通红。

曹组长,你忘了——这是武装押运重要犯人的囚车,两头的车门都是封闭锁上的,从囚车这边打不开指挥车的门,只能从那边用专用的钥匙打开。”周源走过来说道。

那你赶快叫指挥车的人过来打开!我有急事要过去!曹行虎急得满脸通红、额头上浸出细密的汗珠。

好吧,周源瞥了副组长一眼、拿出884步讲机呼叫起来:“喂,指挥车吗?我是周源,请马上打开一下囚车这边过来的车门。。。 ”

周源连续呼叫了两遍,步讲机里传来的却是一片杂乱的信号噪音。

怎么搞的,信号不好?”侦探皱起眉头调试着手里的对讲机。

啊——来不及了!我、我要上厕所!厕所在哪里?”曹行虎叫嚷了起来、脖子上冒起了青筋。

厕所就在车厢尾部的右边啊——”站在看守台旁边的林益中用手指了指、又低声嘀咕了一句:“原来是尿憋急了。。。 ”

快让开!”曹行虎推开林益中、发疯似的向车尾冲去,然后抓住厕所门把拼命扭动拉推起来,“怎么回事?这个门怎么也打不开!?”

曹组长,里面有人嘛——刚进去的;你要真是内急,茶炉旁边那儿有个水池,你就在那儿解决吧,没人会在意的。林益中走过来好意劝道。

快闪开!你知道个屁——这车上有炸弹!我们都得死!曹行虎眼睛瞪得血红、一把推开了林益中、猛地扑向车厢中部的看守台,趴在地上伸出两手向座椅下面乱摸。

曹组长,你是在找这个东西吧?周源在他身边蹲下来、手里举着一个装置向大半个身子都钻进了椅子底下的副组长问道。

啊—— 曹行虎叫喊了起来、眼睛里露出极度的惊恐:“那是个炸弹!马上就要爆了!赶快、赶快把它扔出去!”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09_27 11:12:30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