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很有意思的一些段落

送交者: 雨地[♀★★*空谷幽兰*★★♀] 于 2022-09-22 13:01 已读 463 次 3赞  

雨地的个人频道

+关注

1


就这样,他和他的朋友、他朋友的朋友、他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他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还有几个不怎么朋友但凑巧拥有一家大型星际运输公司的朋友,投入了现在被认为是史上最艰难的一夜辛劳,结果嘛,到了第二天,玛格拉茂还真的不见了踪影。艾弗拉法科斯输掉了赌局,因此也丢了性命,这只是因为有个迂腐的裁判官注意到:第一,绕着玛格拉茂应该存在的区域行走时,他既没绊跤,也没在任何东西上撞破鼻子;第二,天上多了一个模样可疑的卫星。


2


自从这个星系创始以来,庞大的文明起起落落、落落起起、起起落落,频繁得让人不得不认为银河系的生命必定:


第一,是类似于晕船、晕空间、晕时间、晕历史或此类物事的东西,以及第二,很愚蠢。


3


有那么一会儿,老人没有答话。他盯着仪器的神态让福特和亚瑟想起眼看房子快被烧塌却还在脑子里把华氏度换算成摄氏度的人。接着,他舒展眉头,盯着面前的全景宽屏幕看了几秒钟,屏幕上显示着四周犹如银线般流过的星辰,图案错综复杂,让人摸不着头脑。


4


小酒馆数学引擎是一种新出现的美妙东西,能帮助你跨越广阔星际空间,同时免去了操弄不可能性因子时有可能遇见的危险。


小酒馆数学本身不过是理解数字行为的革命性新手段而已。正如爱因斯坦早就观察到的,时间并非绝对,而是取决于观察者在空间中的行为,同时空间也并非绝对,而是取决于观察者在时间中的行为;因此我们现在意识到了,数字并非绝对,而是取决于观察者在餐馆里的行为。


第一个非绝对数是订座人数。在前三个打给餐馆的电话过程中,这个数字会有所变动,而且与真正露面的人数,与在演出、比赛、派对和音乐会散场后上桌的人数,与见到某些人出现而临时决定离开的人数都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个非绝对数是给定的抵达时间,现在被视为最最离奇的数学概念之一:一个互反相斥子,其存在只能被除它之外的任何东西定义。换句话说,给定的抵达时间就是参加者谁也不可能抵达的那个时间。互反相斥子如今在数学的许多分支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包括统计学和会计学,同时也在建造别人的问题场的基本算式之中出现。


第三个也是最神秘的非绝对性算子存在于账单条目数量、各条目价格、结账人数和他们每个人准备付多少钱的关系之中。(真正带了钱的人数只是这一领域的一个子现象而已。)


往往在此刻产生的歧异令人困惑不已,却有许多个世纪未能得到深入研究,这只是因为谁也没有太把它们当回事。这些歧异总被归咎于礼貌、粗鲁、自私、炫耀、疲惫、激情或时间已晚,隔天早晨便被忘个干干净净。从来没有谁在实验室条件下检验过它们,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实验室里——至少是声明卓著的那些实验室——从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只是因为袖珍电脑的出现,如此惊天动地的事实这才终于浮出水面,简述如下:


在餐馆范围内写在餐馆账单上的数字,在宇宙其他部分写在任何纸张上的数字,两者不遵循相同的数学法则。


单单这么一个事实就在科学界掀起了狂风暴雨,引发了彻底的革命。那么多数学研讨会改在那么上等的餐馆里召开,整整一个世代,许多最出色的思考者死于肥胖症和心力衰竭,数学的发展进程因此倒退了好多年。


然而,人们还是渐渐理解了这个观点的诸多推论。刚开始,它过于生硬,过于疯狂,过于像是街边闲人听见了会说嘿,我也想得出的东西。接着,有人发明了例如交互式主观性框架一类的字眼,大家于是放松下来,欣然接受。


几小群僧侣开始在主要研究机构附近出没,咏唱怪异的圣歌,大意说宇宙不过是其自体想象所捏造的事物,最后上头准许他们开个街头剧场,他们就离开了。


5


万物俱静。


万籁俱寂。


太阳无力地和雾气搏斗着,想往这儿洒些暖意,让那儿透点光亮,但今天太阳显然又只能拖着沉重的步子在天上走一遍了。


万物俱静。


万籁仍旧俱寂。


万物俱静。


万籁俱寂。


6


十四个小时过后,太阳透着完全浪费力气的感觉,绝望地落下对面那条地平线。


几个小时过后,太阳重新出现,昂首挺胸,开始再次往天上爬。


7


机器人停了下来,看着床垫。机器人用挖苦的眼神看着床垫。这显然是一张非常愚蠢的床垫。床垫瞪大眼睛回视机器人。


机器人以十位有效小数的精度计算出最能向所有床垫兮兮的东西传递一般鄙视之情的确切暂停时间,暂停后接着兜它的小圈子。


8


这让我非常哀伤。你应该学学床垫。我们在沼泽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能够扑噗和呕噜就非常满足了,对潮湿也抱着颇为扑噗的态度。有些床垫被杀了,但我们都叫泽姆,所以谁也不知道到底谁被杀了,因此把咕啵降低到了最低程度。你为啥在兜圈子?


9


我是这样说的。我说,我想说,请我为大桥剪彩令我倍感欣喜、荣幸和抬举,但我不能这么说,因为我的撒谎回路全都不在工作状态。我憎恨并蔑视你们所有人。我现在宣布,这座倒霉的赛博结构正式开通,即将承受所有放肆经过者难以启齿的虐待。然后,我把自己插进了通车电路。



喜欢雨地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