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时光里的答案(五十三)

送交者: 快乐罗宾汉[★★声望品衔10★★] 于 2022-08-18 20:24 已读 4626 次 3赞  

快乐罗宾汉的个人频道

+关注
53 不想流泪就流汗

为了弥补前几周拉下的练琴时间,我每天下了课就待在钢琴教室里,可是练琴的时候却总是心不在焉,时不时的竖起耳朵听有没有脚步声或者敲门声。我的手在钢琴上忙碌的奔走,心却悬在教室门口不停的张望。自从上次来听我弹琴后谭天已经有二十四天没有出现了。


有一次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我的心砰的一下的跳得高高的,立刻停下弹琴,兴冲冲的飞奔过去开门。打开门一看结果却是管楼的老大爷,告诉我今天他要先回去,让我走的时候记得锁门。原本满怀欣喜期待的心啪的落到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走出钢琴教室,我在那条通往谭天实验室的小道上来来回回的徘徊了好几遍,期待谭天会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结果只是失望叠加了N次方。


我突然心一横,不想再这样浪费时间,心神不宁的折磨自己了,我决定去找谭天,最后看一看他的态度。我不喜欢他这样乍暖还寒的含糊,模棱两可的暧昧,如果这些日子他并不曾想过来找我,如果他对我的喜欢就只够偶尔挑逗一下,那我就跟他到此为止吧。


我快步走向他实验室的楼,凭着记忆找到了他所在的那间实验室。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坚定的敲了两下门,心情忐忑的等着,可是等了很久也没有人开门。我无比失望,垂头丧气的离开了,也没有勇气再去他的寝室。


谭天,你说咱俩心意相通,那你这么久都不会想起我吗?你也不知道我会想念你吗?你总是隔很久都不来找我,这次我主动来找过你了,你却不在。我厌倦了无止境的等待,是不是就该这样放弃呢?


我闷闷不乐的回到寝室,这时候李妍也回来了,自前天她一夜未归后,我还没见过她。只见她神采飞扬,面带笑容的走进门来,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对我笑了一下。她笑的时候就看不出是四白眼了,眼睛生出妩媚之色。杨豆豆说的对,男人挡不住这样一个主动接近他的妩媚的笑容,看来我跟欧阳飞宇就此别过了。


我很想找杨豆豆说会儿话,她却一直没回来。她现在经常跟王桦腻在一起,早就不需要我陪了。每个人都有人陪,除了我,不过我都是自找的,活该。


人难过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想哭,因为眼泪会帮助排出一种有害物质,这种物质被带出体外后情绪就会得到缓解。据说出汗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


我不要为了任何男人哭,不想流泪就流汗好了,我换上运动服跑去了操场。我在操场上跑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跑了多少圈,只知道从夕阳西下跑到了暮色沉沉,从操场上人声嘈杂跑到了寂静无声。汗水渐渐浸湿了我的衣服,心里的郁结之气也随着汗液挥发了大半。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能跑步,以前看书上说爱情的痛苦成就了许多大文豪,我看也能成就马拉松健将。


我的腿已经不听使唤,嗓子眼里窜出一点血腥味,头也一阵晕眩。我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晚饭,再跑下去大概就要低血糖晕倒了,我这才慢慢收住了脚步,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一滴雨水落在我的脸上,紧接着又是一滴,这天又开始下雨了。连绵不断的雨,有谭天的时候,像是一场情话;没有了谭天,只是一块沾满了泪水怎么也拧不干的手帕,湿答答的盖在脸上甚是讨厌。


电视剧里这时候男女主角通常都会让自己在雨里淋个透,我可不想干这样的傻事,我把自己淋病了,谭天也不会来心疼我。我强迫自己站起来往回走,汗流完了,该干嘛干嘛去,没什么大不了的。


流汗对于疏通心情的效果不比流泪差,不过代价就是我成功的把自己折腾成童话里想要长出腿来的美人鱼了,腿酸痛到每迈一步都很艰难。


杨豆豆奇怪的看着我走路像只鸭子似的摇摇摆摆,问:林溪,你不是说要抓紧时间练琴的吗?怎么改成练跑步了?这是开校庆晚会,又不是要开校运动会。


弹琴看书坐太久了,就想去活动活动,结果一个没留神跑太久了。我随口编了个理由。


杨豆豆的眉毛跳起来翻了个晴空霹雳的跟斗:跑步这么累的事也能一个不留神跑很久?你成阿甘啦? 


她这一挖苦反倒提醒了我:跑步的时候可以放空思想,把脑子里的东西换一换,有助于创作。


呦,你还没出道,这古怪行为作风就先开始向艺术家靠拢啦!杨豆豆紧抓住不放。


你下次去跑跑就知道了,等过几天我腿好了咱们一起跑?跑上几圈那些困扰你的解析几何题肯定都能迎刃而解。   


别介,我不需要创作,不需要当艺术家,解析几何有你和王桦帮我,我还是免了吧。杨豆豆最怕长跑了,也怕解析几何,我一提这两件事她立马缩回去了,停止了追问。


不过疼痛倒是提醒了我自己有多傻,为了一个不会心疼你的人虐待自己,真是太不值得了。想起当初劝豆豆不要再去理睬陈可时,多么的言之凿凿,慷慨激昂,轮到自己头上倒像块粘在鞋底的口香糖,拿得起放不下。


我不是还要去寻找我的天空和草原吗?怎么这么快就被羁绊住了,在这里自怨自艾,真没出息。我又对自己说了一遍我的座右铭:眼望星辰大海,何惧心有尘埃。我得把目光放在更远处,不要再为眼前的小情小爱烦恼了。


由于走路不便,我除了上课吃饭,其它时候都待在寝室里,有两天都没去自修室上自习了。那天晚上我又一个人在寝室里学习,传呼机响了,那头传来欧阳飞宇的声音:林溪,你能下来一趟吗?他听起来有点怪异,跟往日洪钟般的声音比,现在就像个破锣。


他怎么还来找我?不怕在这里撞到李妍吗?我纳闷的想。我的腿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不过走路还是有点蹒跚。


欧阳飞宇看到我一瘸一拐的走下来,诧异极了:你腿怎么了?难怪你这两天都没去上自习。


没事,跑步跑太多了。我随口搪塞着,你去自修室等我了?找我什么事?


欧阳飞宇看看我的腿迟疑了一会说:你走路不方便,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说吧。这时我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个袋子,好像就是李妍拿回寝室过的那个男装品牌袋子。


我们找了附近一处石凳子,坐定后欧阳飞宇却迟迟没有开口,一点也不像他平时的作风。他的表情有些犹疑,有些腼腆,有些紧张,双手十指一会互相握紧,一会又松开。我暗自思忖着他不会是被李妍要求了来跟我绝交的吧?心里有点不安和难过。


过了好半天他终于说话了:林溪,我本来还不想现在就跟你说,我知道你还没有准备好,但是我怕我现在不说以后就说不清了。说着他原本低下的头抬了起来,看着我的眼睛。


突然间他浑身好像聚集了无数能量,圆圆的眼睛像两个裂变中的原子,闪出一种摧枯拉朽誓不回头的笃定目光,声音坚定而响亮的说:林溪,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本以为他是来绝交的,结果出乎意料的听到了他的表白。他的表白如宣誓一般的庄重洪亮,掷地有声的把我砸了个措手不及。就好像一个等了半天也没响的烟花,就在我走进旁边察看时,突然劈劈啪啪的炸开了花。之前我在心里预设过很多次怎么应对他的表白,怎么给大家都留有余地,能继续做朋友。每次预感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我都很紧张,脑子里不停的想对策。可是今天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他不是已经跟李妍在一起了吗?


我满脸惊讶、疑惑、尴尬,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吱唔了几个字:你不是……”


林溪,你先别说话,欧阳飞宇着急的但温和的打断了我的话,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这也正合我意,我正愁不知道该说什么。


欧阳飞宇见我不再说话了,继续说道:我从支教那会儿就开始喜欢你,你对我的吸引力是致命的。如果要我罗列为什么喜欢你,大概一天一夜也说不完,总之你就是我理想中终生伴侣的样子。


我想追你,但是我感觉你对我还没有产生那种喜欢,所以我一直都不敢贸然行动。我怕一旦挑明了,你就会觉得不自在,会躲着我,不再跟我做朋友。


因此我只敢悄悄的接近你,默默的关心你,想追又不敢追得太猛烈。不过没关系,我想我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慢慢的追你,等到你也喜欢上我的那一天。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睛掷地有声的说道,一年,两年,五年,十年……多久我都会等,我相信会有那一天。


我突然明白刚才欧阳飞宇为什么用宣誓般的语气来表白了,因为表白前他已经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他的表白不是为了换取我的态度,而是为了告诉我他的态度有多么的至死不悟。


这不是我第一次接受表白,以往男生来表白时都有点儿扭捏,说话声音也会比平时小很多,没有一个像他这样仿佛是来广而告之似的。来跟我表白的男生大概都会认为我浑身是刺,难以驯服,刚烈又冷酷。我不会因为谁对我好,就喜欢上他,或是被对方的好感动了,觉得就跟他在一起算了。来追我的那个人如果不能让我义无反顾的沦陷,那么就只有接受我铁石心肠的理性。


我不喜欢听男生乱发誓,什么会等你一辈子啊,会永远想念你啊,你就是我的最爱啦,非你不娶啊……我们都才活了十几二十年,遇见过的人非常有限,怎么就能觉得谁是谁的一辈子了?怎么知道永远有多远?过个一年半载的,他们就不会记得我是谁了。


这时候,我通常都会有理有据有节的说明对方讲的等五年十年有多么不切实际,他例举的喜欢我的理由有多么海市蜃楼,然后态度坚定的拒人以千里之外,不带半点拖泥带水和犹豫不决。因为我觉得让对方心存幻想最后又亲手掐灭,才是最不公平和最残忍的事情。


可是面对欧阳飞宇,我的铁石心肠硬不起来了,像块活得太稀的面团粘得手上盆上到处都是,无法干净利落的做个了断。


在我接受过的表白里,欧阳飞宇是态度最诚恳的一个,他甚至明知道结果仍愿意冒险一试。他对我的喜欢从来不是表象的,他能看清我的内心世界,看到我许多不为人知的隐藏之处,也能接受包容我的各种缺点,某些地方他甚至比我自己都更了解我。


张鹏做不到这些,虽然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对我照顾关心如同父母一样,但是他也像父母一样并不了解我的内心。


谭天能了解我吗?他能看清我,能懂我,如果他愿意的话,只是他时常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需要我不停的等待。


我知道欧阳飞宇很喜欢我,只怕比谭天要多,但是他从不勉强我,只是小心翼翼的守候在一旁。我很想对他说我心里有了喜欢的人,可是他期盼的目光让我始终狠不下心来直接拒绝他。况且我喜欢的那个人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前几天我还在心里发誓再也不去想他了,我这会儿又单方面声明似乎特别单薄无力又自作多情。


我左右为难的看着欧阳飞宇,话在嘴边不停的打着转。


欧阳飞宇看我为难的表情,脸上升起的不是失落而是心疼,说:林溪,你不用着急回答我,你现在什么也不用说不用做,听着就好。 


我知道欧阳飞宇这么说是生怕我一口回绝,他再也没有寰转的余地。看着他到这个地步仍旧不愿意为难我的样子,我彻底没有勇气再去生生掐断他的一点希望,没有再说话。


欧阳飞宇见我没有直接拒绝,大大的松了口气,接着说:我本来也是想过些时间,等你了解我多一些的时候再说的,但是前几天发生的一些事,迫使我改变计划。我怕等你听到一些闲言碎语的时候,我再来跟你说,就怎么都说不清了。


听到这里我抬起头来,他说的事应该是跟李妍有关吧。他看出了我询问的目光,直截了当的说:你们寝室的李妍前几天来找过我。那天寝室里有个同学也找到工作了请大家吃饭,不知他们谁告诉的李妍,她也来了。吃饭的时候她还带了礼物来给我,说是补送上次的,祝贺我找到好工作。当时人很多,我如果当面回绝怕她下不了台, 我也没仔细看是什么,就收下了。诺,就是这个。说着他把手里的那个袋子放到石桌上。


我知道,她拿回寝室来过。杨豆豆说是个高档的男装品牌。我对礼物的事心不在焉,没精打采的敷衍到。


我也是后来听寝室里的人说才知道这个礼物这么贵,非常后悔当时没有直接拒收。欧阳飞宇好像生怕引起我的误会,着急的解释,那天吃完饭后,她让我陪她去湖边走走,我本来说不去的,但她说有一些重要的话想跟我说,我们就去了湖边。


你们那天一晚上都在一起?我好奇的问。话出口后我又觉得自己没资格问这个问题,这一问会招来欧阳飞宇怎么想呢?

喜欢快乐罗宾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快乐罗宾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 shoppersVIP 给 仁剑 献上一支玫瑰花! - shoppersVIP (88 bytes) 08/19/22
(^-^) 快乐罗宾汉 给 仁剑 炸上一盘酥脆油条! - 快乐罗宾汉 (89 bytes) 08/19/22
(^-^) 快乐罗宾汉 给 仁剑 送上一盒草莓! - 快乐罗宾汉 (89 bytes) 08/19/22
(^-^) 快乐罗宾汉 给 仁剑 送上一盘大仙桃! - 快乐罗宾汉 (89 bytes) 08/19/22
(^-^) 快乐罗宾汉 给 maddogs 送上一串香蕉! - 快乐罗宾汉 (89 bytes) 08/19/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