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梨园谋杀案: 第二十三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08-04 10:15 已读 7544 次 3赞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京剧团谋杀案

作者: 八峰

 

第二十三节

 

说说吧,你和薛丽是怎么谋划这件事的?周源开口问道。

你前面说的都对,但这件事与薛丽无关,都是我一个人策划、一个人干的!康林冷静地说道。

“你一个人干的?那么杀害王小瑛呢?也是你一个人策划、一个人干的吗?周源紧跟着追问道。

“什么?杀害王小瑛?不,我、我没有杀她…… ”康林摇头否认道,却垂下眼帘躲避着周源的目光,声音也越来越小。

正在这时,茶室的玻璃门被猛地推开了,一个穿着墨绿色风衣、秀发披肩的漂亮女子冲了进来冲了进来,她不顾两个便衣民警的阻拦,径直冲上了二楼,来到角落的桌前,推开试图阻拦她的吴茂森,一把抱住了康林:你们不要再逼他了,杀死刘荣是我的主意,是我要他去做的!

“薛小姐,你不用替他包庇了,康林已经承认了,我们也了解掌握了很多证据——杀死刘荣,嫁祸马小钧,这是你们二人一起合谋、共同实施的犯罪。周源冷冷地说道。

“刘荣凭借其手中权力,故意扣压我的调动和转正材料,还屡次调戏欺负于我,我忍无可忍,才策划了计谋,杀掉了这个人面兽心的坏蛋。女演员激动地说道。

“那王小瑛呢?你们为什么要设计杀害她呢?

“王小瑛… 我、我们没有杀她… … 我们为什么要杀她呢?” 薛丽一下子降低了声调,脸色发白、竭力平静下来说道。

“因为你们要灭口。周源干脆地说道,一面从口袋里掏出三张单据存根递给了薛丽与康林,你们再看看这个吧:一张是十月十三日上午九点,薛丽到福林街工商银行支行取出人民币五千元的票据存根;还有一张,是薛丽十月十四日上午从同一家银行的不同账户里取出现金四千元的存根;这第三张嘛,是康林十四日上午从福林街工商银行支行取出现金六千元的存根。此外,康林还从他父母那里借了五千元;加在一起,总共两万元——正是王小瑛向你们勒索的数目。 康林在十三日中午去锅炉房打水时偷偷把包好的五千块钱给了在锅炉房后竹林边偶然碰到的王小瑛,却被锅炉房的陈师傅看到了正在竹林边见面说话的你们二人,他还对背着一个女士小包前来打水的王小瑛感到有些奇怪——我想,王小瑛就是把那个鼓鼓的塞满现金的信封放进了她当时背着的那个坤包里,而且我还了解到:康林曾于十二日的下午在这间茶室里应约与王小瑛见过一面—— ”

“你们不要问了!是的,是我杀的王小瑛!她要挟我还勒索我,我就把她杀掉了!事情是我一个人干的,与别人无关!”康林霍然站起,他粗暴地打断了周源,十分激动地说道。一旁的薛丽则眼泪翻滚、嘴唇也哆嗦起来。

“都是你一个人干的?嘿嘿,康林,看来你还是不愿意如实坦白。那我来问你——你是怎么杀了王小瑛的?

“我用旧电线做了两个电极,把它们插到了二楼女生淋浴室的插座里,王小瑛洗澡时一打开水龙头、那电极通过水流就造成短路、她就触电身亡了。康林坦然答道。

“哦?那你告诉我:你做的那个电极另一端是两脚的还是三脚的插头?那个墙上的插座是在淋浴室里的什么位置?你把做好的电极与连接导线又隐藏在了什么地方?电极是放置在淋浴室里的哪一个隔间里?周源发出了一连串尖锐的质问。

“啊?这个… 电极… 是,是藏在,藏在…  ”康林涨红了脸,竟然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额头上浸出来细密的汗珠。

“你总不会都忘记了吧?还有啊——你那天是什么时候潜入女生宿舍二楼的淋浴室里放置你制作的电极的?

“我是,我是,上午,不、中午—— ”康林越发支吾结巴起来。”

“好了,康林,你不要再说谎话了!”周源冷冷地打断了武生演员:“杀死王小瑛的凶手不仅熟悉王小瑛的个性特点、而且非常了解她的生活习惯,譬如在大排练之后总是要第一个进淋浴房里洗澡;而且此人还懂得电工技术,能制作和安放那个杀人的电极。我这里倒是有一份成都市戏曲学校七九年对某优秀学生的奖励评语,其中特别提到该学生不仅才艺出色,而且热心助人,利用自学的电工技术,在成都华西电器开关厂的王季堂工程师帮助下、主动帮助戏校剧组完成了排练舞台灯光可调控制器的制作、安装和调试,为戏校节省了购买设备大笔资金——而这个优秀的学生,就是薛丽小姐。”

侦探一边叙述、一边把目光移到了低头沉默的薛丽身上。

“不错,是我——但是你们能因为我懂得一些电工技术就断定是我杀了王小瑛吗?”女演员平静了下来,她竖起柳眉、冷冷地反问道。

“哦,不不,并不是仅仅因为你懂得些电工技术——你不光是利用自己学来的电工知识制做了那个电极,你还在十四日下午亲手把它放进了二号宿舍楼二楼淋浴间第一个隔间里的导水槽下面。”侦探说道。

“我那天下午一点半离开宿舍后就在排练厅里练习并参加了大走台,很多人都看见我的!苏团长都可以作证!走完台后我是到下午快四点半时才从行政楼回去的,走到楼下看见吴太婆时她才告诉我说楼上淋浴房出事了——我怎么可能有时间跑回宿舍楼里去安放那个电极而不被人看见呢?”薛丽争辩道。

“是的,你是下午一点半离开了二号宿舍楼去了排练厅,但大走台是下午两点半左右才开始的;而在那之前演员们是按照角色类型分组练习,你负责青衣花旦组,在分配交代了练习任务之后,你要殷晓霞替你照看一下,说是要去一下洗手间并再去拿几份唱词过来,接着你便从后台侧门离开了排练厅;你绕过行政楼、从大院东边那排库房的后面、沿着一条紧靠围墙、边上还种了一排杨槐树的僻静小路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二号宿舍楼东侧靠近围墙的下面,再顺着仅靠楼房外墙的一棵杨槐攀上二楼东侧端头的窗户、推开事先虚掩上的窗扇爬进了楼道走廊里,成功地避开了一楼吴太婆和几家住户的眼睛;这时、由于二、三楼层的演员都去参加分组练习了,没有人在宿舍里,而打扫二、三楼淋浴房的刘嫂也离开了宿舍楼;你有充分的时间可以从容进入到二楼西侧的淋浴房里安装好那个杀人的电极,然后循着原路溜回排练厅;我测试过这条路径:安全隐秘、整个过程不会超过十五分钟;差不多就是你离开排练厅后又返回来的时间,确切地说——是在两点十分到两点二十五分那段时间里。怎么样?薛小姐,我说的这个过程没有错吧?”侦探停下来,瞥了一眼脸色变得煞白的女演员。

“你。。。 这些,都是你的推测——你们有什么证据?”薛丽柳眉紧蹙、咬紧了牙关。

“证据?当然有;”周源继续说道:“首先,我向殷晓霞和姚晶都核实过,分组练习时你的确是在两点十分左右离开了,大约十几分钟后才回来;其次,我们仔细勘查了二号宿舍楼走廊东侧端头的窗户及其附近;在窗外厚积灰尘与青苔的窗台上沿和墙壁上发现了新鲜的被鞋底蹬蹭摩擦过的痕迹;在窗外一楼地面的水泥地上及其周围的草地和灌木丛里,发现了被踩踏折断的灌木枝茬和几个留在泥地上的鞋印;而在接近二楼东侧端部的窗口的一颗碗口粗细、高直挺拔的洋槐树上,发现了留在几处杈丫和树皮上的人为蹭擦痕迹,还有一根夹在被折断树枝断茬里的青色绒线!”侦探右手从口袋里伸出、拇指与食指之间捻着一根细细的绒线,“而这根青色绒线正好与你那天下午参加排练时身穿的青色绒线衣左臂肘部的一处被扯坏的破口相符——连殷晓霞她们都注意到了你回来时绒线衣上被挂扯脱线的地方,而这件绒线衣此刻就在我们的证物袋里。”

“你们,你们搜查了我的房间!?”薛丽吃了一惊、迅速瞥了侦探一眼。

“是的,就在你们上午开大会的时候;”侦探点点头,“我们还找到了这个——”他又拿出一个包来打开,里面是钳子、活动扳手和电工刀等几件工具,“我想,你就是用这些工具制作了那个杀死王小瑛的电极;而这几样工具则是你前天晚上从你舅父王季堂家里偷偷拿来的。

“你不用再说了!薛丽站了起来,她嘴唇哆嗦,肩头微微地颤抖,身体晃了一晃,一旁的康林连忙扶住了她,是我…… 是我从舅舅家里偷拿了工具、插头和接线板,制作了那个电极,然后在下午大走台排练之前、利用分组练习的机会,悄悄溜回宿舍,进入淋浴室,把电极安放在了前面一个隔间地下的导水槽里,上面再用铝制的网孔盖板盖住。

“嗯,为了确保王小瑛会使用你在导水槽下面安放了电极的第一个淋浴隔间、你还把第二个、也就是后面那个靠窗的淋浴隔间里热水管开关的梅花环形把手卸下来拿走了,是这样的吧?周源看着目光茫然的女演员问道。

“是的。薛丽脸色苍白、无力地点了点头。

“薛小姐,我还想问一下:你们既然已经筹集到给王小瑛的两万元封口费,而且已经给了五千,为什么还是决定要杀死她呢?周源看着神情憔悴的女演员最后问道。

“我了解王小瑛,她是个贪得无厌的人,这两万块钱也只能封她口一时,以后她肯定还会继续敲诈我们的,留着她最终还是个后患,所以,我就下决心杀了她。 这事与康林无关,从策划到实施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听着女演员说完,周源身上突然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房间里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周源扭头示意了一下,吴茂森和小杨上前给薛丽和康林分别戴上了手铐,和楼下的便衣民警一起,将二人带出了雨前香茶室,押上了已经停靠在路边的两辆吉普车。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08_04 10:16:13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