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时光里的答案(四十七)

送交者: 快乐罗宾汉[★★声望品衔9★★] 于 2022-07-18 15:19 已读 9309 次 3赞  

快乐罗宾汉的个人频道

+关注
47 曲子里的玄机

我深深吸了几口气,让乱蹦乱跳的心平静下来,然后开始默写琴谱。当我把主旋律默写得差不多时,谭天买了粽子,包子,面包,牛肉干,瓜子一大堆吃的回来。他进门时的脸色如常,没有紧张不安,我倆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刚才的事。


看着谭天把买回来的东西一样样摊开摆在我面前,我开玩笑说:你这是要跟我开茶话会吗?我们两人吃不了这么多东西啊。


你要愿意,我们可以秉烛夜谈啊,谈一晚上肯定能吃完。这听上去像句玩笑话,可是他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


我心里又一惊,谭天今天热情得太出乎意料了。上次在食堂吃完饭,我等着他说去上自习,他没说。今天不仅要一起吃饭,还想跟我夜谈。上次吃完饭后,他消失了几个月,那过了今晚后他是否又会再消失呢?我对他的忽冷忽热心有余悸,不置可否的没有接话。


谭天看我半天没有说话,有点尴尬的解释说:主要……因为我不知道你爱吃哪样,就都买了一点。再说你们女生不是都爱吃零食吗?吃完饭了还要吃点这个吃点那个的。


咦?你怎么这么了解?听起来很有经验啊?听他对女生的喜好了如指掌,我无名泛起一股醋意,揶揄他说。


谭天立刻听出了我的不悦,急着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有个妹妹嘛,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说吃饱了,过了一会又开始翻各种零食吃,用她的话说是装饭的胃饱了,装零食的胃还空着。你们女生大概跟牛一样长了好几个胃。


听他这么解释我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实在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把自己的心思统统暴露出来了,于是故作姿态的说:我是例外,只有肚子饿又没饭吃的时候才会吃零食充饥,平时很少吃。不过你既然买了,我可以赏光吃一点。 


得了便宜还卖乖。谭天佯装数落我,你吃哪个?粽子还是包子?


粽子,我最喜欢吃粽子了。不过话音一落我就后悔了。粽子里的肉通常都带点肥, 我平时吃的时候都会把肥的部分扔掉,这会儿在谭天面前我如果把肥肉挖出来扔掉,他是不是又会觉得我很娇气呢?


我慢慢小口的咬着粽子。学校小卖部的粽子里肥肉尤其多,没几下我就咬到块大肥肉,我含着那块肥肉,吐也不是咽也不是,面露难色。一大块肥肉油滋滋的含在嘴里让我的胃直犯恶心,犹豫了好一会,我最终还是把肥肉吐了出来。谭天自顾自的吃包子,没有抬头,但是我知道他肯定看见了。


我表面镇定的默不作声继续吃粽子,心里却如水桶七上八下。上次那根葱我吃掉了,可他还是一样觉得我很娇气啊,之后不明原因的很久都没出现。今天我吐掉了这块肥肉,是不是雪上加霜呢?


我们两似乎都因为这块肥肉而沉默着,没有了刚才互相调侃的轻松氛围。


阿嚏……阿嚏……” 我突然打了几个喷嚏。当然这跟肥肉无关,没有穿外套坐了半晌,我实在有点冷了。不过这喷嚏打得倒是很及时,至少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尴尬。


刚才不是让你穿我的工作服吗?你还非逞强说不冷。谭天立刻站起来拿了他的工作服披在我肩上,快穿上。我前两天刚洗过,干净的很。


衣服上带着一点洗衣粉的清香,还混合着谭天身上的气味。我一边套上他的工作服,一边小声的嘟囔说:我又没嫌你衣服脏。


谭天嘿嘿笑了一声,上下打量着我。他的工作服很大,穿在我身上衣服快到膝盖了,手也在袖子里露不出来,简直像裹了个大麻袋,甚是滑稽。


你像个唱戏的。谭天一边帮我挽起袖子,一边说。


我不会唱,只会写。我挥舞着另一只长袖子嬉笑说。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作曲。你的琴谱补得怎么样了?写这谱子干嘛用的?


只剩低音部分了,下回去钢琴教室再补。学校不是在征集百年校庆原创歌曲吗,我打算拿这首曲子去参赛。


那你可得好好写,选中了的话我去听你表演。谭天笑着帮我挽起另一只袖子说。 


听到谭天主动说要去看我表演,我心里一阵狂喜,不是因为表演时我可以出风头露一手,给他留下什么深刻印象,而是他许了我一个我们会再见面的明确日期。哪怕这个日子还有些遥远,但至少是具体确定的,我太害怕那种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再见面的煎熬。


我满含期许的朝他笑了笑:好呀,一言为定!


谭天顿了一下,他似乎有点疑惑我如此郑重其事的用了一言为定这个词,不过他还是附和说:嗯,一言为定。你会的东西还真不少。 


我说过啦,本姑娘雕虫小技会很多的,不是随便骗人的。我脑袋一歪调皮的说,其实作曲跟写文章有相通之处,而且某种程度上比写文章更容易。因为对于你自己写的文章,有时候不知道有没有写好写透,但是曲子的话弹一弹,听一听就知道了,对音乐的审美观大部分人都差不多。哎,你知道吗?我还发现它们和编程之间也有很多相似处。


哦?和编程还有相同之处?说来听听。谭天很好奇。


比如它们三者都需要首尾呼应:文章不必说了,曲子的话结尾的音通常要回到那个调的主音,编程有开始就必须有end从句结尾;它们都必须按一定的逻辑顺序组成,而且有固定搭配,比如词有固定组合,而音符呢,也是一些固定音程的音配在一起会特别好听,代码更是必须配套出现;


文章会有一定的重复强调,一首曲子里也会有反复,代码里有loop循环;文章里有排比,曲子里会有几组开头音符相同尾音稍做变化的小节,而这些就类似程序里会出现多个If命令;文章有高潮,曲子有副歌,它们对应到程序里就是function这个主体部分。你看它们是不是印证了诸艺同源,一通百通这个道理?我把我的想法娓娓道来。


哇塞,你好厉害啊,感觉是武林高手突破了!谭天朝我竖起大拇指。


嘻嘻,当我想通这些的时候还真有那么点武侠小说里打通任督二脉的感觉。我得意的扬了扬头。


照你这个说法,将来说不定可以通过编程让电脑来写文章,作曲子。谭天思索一番后说。


我想了想后说:是有这个可能的,不过要把它按哪个风格编或是暗藏动人的细节和玄机还是要靠人脑创造。


哦?你还能在曲子里暗藏玄机?都是些什么玄机?谭天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


那可是秘密,有机会你自然会发现。嘻嘻。我故做神秘的说。


谭天半信半疑的笑着看看我,貌似觉得我在故弄玄虚。我没有在意他的质疑,我心里在说:谭天,如果我们有将来,我会专门为你写一首曲子,然后告诉你这深藏已久的玄机在哪里,到时候你就会恍然大悟了。


那天谭天和我聊了孔孟庄,聊了唐诗宋词,也聊了数理统计和编程,还聊了系里家里的各种琐事。我说了编程时遇到的困境,谭天帮我想出了几个解决思路;他诉说课题报告写作的难处,我帮他草拟提纲改成了他理想中的样子。我很喜欢这种精神契合,思想上火花四溅的感觉,彷佛我们的心灵更向彼此靠近了一点。


我们就这么天南地北的聊着,真像是开了个茶话会。快到熄灯的时间,谭天虽然仍旧意犹未尽,但还是决定送我回寝室。


不过在离宿舍楼还有百来米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你回去吧,我在这里看你走过去。


我有点纳闷,都一起走了这么多路了,为什么不直接送到楼下呢?不过看他没有继续挪步的意思,我只好说:好的,谢谢你的粽子和零食,我今天都吃撑了。但是我迟迟都没有说再见,因为我很怕我这一转身是不是真要到校庆演出时才会再见,那可还有两个多月呢。


谭天脸上的表情我捉摸不透,似乎有那么点依依不舍,但又带着点随意,他催促我到:你快走吧,不然真要被关在外面了。停顿了一下后他又笑了笑说:有空我去听你弹琴。


听他这么说我仿佛吃了颗定心丸,能够确定他至少不会再失踪太久,于是我说了声再见转身飞快的向宿舍楼跑去。跑出了几十米后我又回头看看他,只见他仍旧站在那里笑着冲我挥手。我很开心他没有离开,能目送你离开的人一定也是舍不得你离开的人,我从心底里回了一个微笑给他。


在宿舍楼关门的最后一刻,我挤进了门。杨豆豆见我回来了,立刻前来质问:林溪,你跑哪里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看你书包也没拿,也没回来拿碗吃饭。快说,是不是约会去了?


杨豆豆的一连串连珠炮问题让我心虚的不知如何招架,就开始先糊弄的叫屈:我的小姑奶奶,你不要见风就是雨好不好?我弹琴写谱子去了。


你怎么弹到半夜?钢琴教室不是要关门的?杨豆豆还不依不饶,比侦探还严谨。


我跟管楼大爷说了我因为要交稿子需要多练会儿,他同意让我来关门。我情急之下扯了个谎,然后赶忙打马虎眼说,哎,不跟你说了,我去洗漱了,一会儿要熄灯了。


我不是有意要骗豆豆,可是我不知道我跟谭天这算不算约会。我们是在路上遇到的,没有约定。我们算是在谈恋爱吗?虽然刚才他好像想有所举动,但他什么也没说明。而且平时没事的时候他从来不会来找我,这次见过之后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再见,如果是谈恋爱总应该会约定经常见面吧,所以应该不算吧。目前这个模棱两可的阶段我自己还不知道算什么,更不想跟任何人说起我们的事。

喜欢快乐罗宾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快乐罗宾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