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美妇上门教女红,却遇假小姐失身,寺庙上香报得大仇

送交者: 炫笔伏逼[♂★★★★不闻风知★★★★♂] 于 2022-06-24 21:02 已读 345 次  

炫笔伏逼的个人频道

+关注

宋朝景德年间,山东有个名叫唐琼兰的妇人,长得貌美如花,身姿婀娜。五年前,唐琼兰的丈夫外出经商至今杳无音信,她独自一人在家守活寡。


因为没有经济来源,唐琼兰的日子过得穷困潦倒,街坊邻居见她生活困苦着实可怜,纷纷向她施以援手。


可是邻居的这些资助,对于唐琼兰的生活来说,仍是杯水车薪。她觉得这也不是个办法,决定要寻个营生来维持生计。


唐琼兰会一手好剌绣,邻居张大婶就介绍她到刘员外家教他的女儿刘秀瑛做女红。刘员外家离她家不近,走路需要三刻钟左右,中间还要经过两条长街。


身为妇道人家,唐琼兰当然知道女子是不能轻易抛头露面的,但为了生计,她只能咬咬牙,硬着头皮到刘员外家教女红。


一进刘员外家,管家阿旺带着唐琼兰进入了院中,她打量四周,但见院内游廊曲折,紫藤穿石绕檐,花开串串,偌大的院子,十分静谧。


“你站在这儿稍等片刻,我喊老爷出来。”阿旺说罢,转身走进了屋内。


没多久,只听见屋内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阿旺搀扶着刘员外走到院子里。刘员外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唐琼兰一番,说道:“你多大了?学剌绣有多长时间了?”



唐琼兰回道:“奴家年方二十二岁,学剌绣有六年了。”


刘员外点头说道:“每日你且在刘府教小女秀瑛学习女红,银子不会少给你的,但你不准到处乱走,更不能跟小女过于亲近,否则刘家就不用你了。”


唐琼兰闻听此言,虽然刘员外的话比较苟刻,但一想想只要有银子能满足日常的开销,再苟刻也得做啊。


阿旺朝她挥了挥手,她便紧跟着阿旺,随他走到刘家小姐的闺房门口。


“小姐,快开门,我带绣娘来了。”阿旺话音刚落,只听得“吱哑”一声,门被打开了。

唐琼兰抬头一看,一个俊秀无比的女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笑盈盈地看着她。


唐琼兰猜想这肯定是刘秀瑛了,当即向她作揖行礼道:“刘小姐,我就是绣娘唐琼兰。”


她偷偷瞟了瞟刘秀瑛,虽然长得倒是眉清目秀,不过,身材高高大大的,自己与她站在一起,竟矮了大半截!


刘秀瑛客客气气地邀她入屋坐下,唐琼兰就从包袱里一一取出了材质底布、卷绷、绣花针、绣线、绣花剪子等物,耐心地传授她绣花活。


不过奇怪的是,刘秀瑛对绣花倒像是不太感兴趣,反而对唐琼兰这个人更感兴趣。除了简简单单问几个关于绣花的问题外,刘秀瑛对唐琼兰的生活情况似乎更加关心。


有时,唐琼兰手把手地教她如何将绣花作品绣得更漂亮,她还摸了摸唐琼兰的玉手,甚至还搂着她的腰。



唐琼兰开始有些不习惯,但一想想,反正两个人都是女儿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可是久而久之,唐琼兰却愈发觉刘秀瑛有点不对劲。这日,刘员外带着阿旺等几个家丁出门办事去了,只留下唐琼兰和刘秀瑛在家中。


唐琼兰像往常一样,耐心地向刘秀瑛讲解绣花的知识,刘秀瑛一直盯着唐琼兰看,突然,她一把抱住唐琼兰,说道:“大娘子,你夫君五年未归,一定没意思吧,就要我来陪陪你。”


唐琼兰大惊失色,指着刘秀瑛,手不停地颤抖,道:“你,你不是个女人吗?竟做这种无耻之事。”


“谁说我是女人,我可是个真男人,如假包换。”说罢,刘秀瑛哈哈大笑道。


原来,这刘秀瑛从娘胎里出来时,的确是一个大胖小子,名叫刘海龙。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刘海龙的容貌不像男人,却愈发长得俊秀,平日里他在家里的脂粉堆里呆久了,连言行举止都像个女人。


因此,他连自己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索性改了名字,取名刘秀瑛,穿起了女人衣衫,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女孩子的模样,家里人也拿他没办法,索性把他关在屋里,对外宣传刘员外生的是个女儿,免得传出家丑。



刘海龙经常被关在家里,也备感无聊寂寞,所以硬是缠着要父亲给他找个绣娘教自己做女红,刘员外拿他实在没办法,只得帮他物色绣娘,最终选中了精于剌绣的唐琼兰。


当刘海龙第一眼看到唐琼兰时,就被她的美色所吸引,想方设法找机会与她做苟且之事。


唐琼兰知道对方是个男子后,吓得更是面色惨白,想逃离刘府。可无奈刘海龙力气比她大很多,两人推推搡搡到床边,紧接着,刘海龙强行玷污了她。


事后,刘海龙还威胁道:“这丑事不可对别人说,否则受人瞧不起的可是你!”唐琼兰只得哭着点头答应。


从那以后,唐琼兰变得少言寡语,经常失魂落魄,不愿与别人多说一句话。尤其遇见刘海龙时,眼中总充满着厌恶。刘海龙却熟视无睹,时常和她开玩笑道:“等哪天我心情好了,娶你做媳妇。”


其实这刘海龙是个纨绔子弟,若不是刘员外管教得严,他早就出去花天酒地去了。为了寻求剌激,他就想出找绣娘的法子,间接找找乐子。


唐琼兰的反常举动让街坊邻里无不为她担心,大伙经常聚一起说三道四,是不是唐琼兰想男人想出病了。奇怪的是,此后,她每天白天都去刘家,晚上则是去村郊一座寺庙进香。大家觉得奇怪,便问唐琼兰原因。



唐琼兰一脸苦相,说道:“白天去教女红,哪有时间上香,只得晚上求佛祖保佑,我家那口子早日回来,免得被人欺负。”


众人觉得有道理没往下多问,直到发生一件事,才觉得蹊跷。


这天一大清早,刘海龙正准备下床,突然惨叫一声,捂住胸口痛苦抽搐,没一会儿,便倒地身亡。刘员外吓坏了,忙叫阿旺请郎中来,经过诊断,郎中称死于心脏骤停,有可能是惊吓过度引起的。


刘员外一听此言,觉得很奇怪,刘海龙都被自己关在家里没出门,有谁会惊吓他呢,可是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是谁。


岂料,刘海龙死后不久,村里又一恶人死于此症状,那人是村里一恶霸,平日常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村里不少女子都惨遭他非礼。村里人见恶人意外身故,纷纷拍手叫好道:“看来是老天爷开眼,惩罚起恶人来了。”


直到第三个恶人死后,村里人不淡定了,认为这是某种怪病,专挑恶人传染,引得家家户户闭门不出,生怕做错哪件事,引来杀身之祸。有的村民按捺不住,偷偷来到村外寺庙,寻思求老和尚看看。



老和尚看了一圈并未发现端倪,不禁皱眉道:“这些人皆是正常死亡,不像是遭妖物陷害,莫非另有隐情?”其中有一人欲言又止,老和尚道:“施主有何时但说无妨。”


那人不是旁人,正是前阵子暗中观察唐琼兰的好事者,那人称她每晚都到寺庙进香,却不知是何原因。


老和尚突然面色一变,道:“我去了解一下原因,如果真有人惩恶扬善,倒也不是件坏事。”说罢,他急忙离开。


当晚,唐琼兰又跑来寺庙进香,她走进大殿,掏出三根香点着。


奇怪的是,香竟倒插在香炉内,她冷冷地说道:“求您帮我杀光所有歹人,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突然,案上一团青烟升起,唐琼兰的丈夫凌洪的鬼魂出现在她的面前,凌洪面无表情,向她点了点头,随旋就往门外飞去,消失不见了。


正在这时,老和尚突然冲进大殿,飞身跃起打掉三根香,怒瞪唐琼兰道:“想不到果然是你,这下跑不掉了。”


唐琼兰大声叫道:“放开我,难道我烧香拜佛也犯法么?”老和尚道:“你拜佛自然无事,可你拜的乃是鬼仙,利用此法害人性命就不对了。”



原来,世间除了阳庙,还有阴庙。阴庙里供奉的是鬼仙,唐琼兰的丈夫凌洪五年前外出商的时候,不幸遭遇了一伙强盗,不仅身上的财物被抢了个精光,还被劫杀抛尸于荒野,凌洪的魂魄脱躯而出,长年累月游荡于山间阴谷,吸收日月之精华,化为了鬼仙。


阴庙通常存在于暗处,据说想见鬼仙要在阳庙中进香时,把香倒过来插入香炉,才有可能遇见。自从唐琼兰被刘海龙玷污之后,她每日都去寺庙哭诉,上香时插倒了香,竟遇到了化为鬼仙的凌洪。


凌洪告诉她惩罚恶人之法,所以唐琼兰这才夜夜进香害死村里的恶人。唐琼兰向凌洪承诺,用五年阳寿求他害死这些恶人。


老和尚双手合十,说道:“施主,若人人皆以暴制暴,那人世间便再无好人了,施主与恶人又有何区别呢?你放心,善人自有善报,恶人自有恶报。”


唐琼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回家后收拾行囊离开村子,开始了新的生活。而村里自从刘海龙死了之后,竟少了许多作奸犯科之辈,村风也越来越淳朴。

喜欢炫笔伏逼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