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破雷英雄:第四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05-12 9:59 已读 10293 次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破雷英雄

作者: 八峰

 

第四节

 

“你们不觉得这房间里少了什么东西吗?”周源停下了脚步、似乎在自言自语。他又拿出黎汉兴先前给他的讯问记录翻看起来,哎,汉兴,你看这里的记录—— 前天你和胡局长带人来勘查现场时,曾经询问过楼下的门房杨老头,据他说当晚张晓林和往常一样,七点多不到八点就骑自行车回来了,身上还背着个军用挎包,他跟杨老头打了个招呼就上了楼—— 可是这个军用挎包呢?前天你们警队来这儿搜查的证物记录里没有,我们今天也没有发现,它去了哪里呢?还有,桌子上有拧开了笔帽的钢笔,却没有记事或写文字报告的笔记本什么的,我检查了几个抽屉里面和床铺上,也没有发现—— 那么、张晓林的记事本或者说笔记本又去了哪里?” 

“哦,我真的没注意到这一点,” 黎汉兴脸一红、挠了下头,“不过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个问题。

“假如是谋杀,那就好解释了—— 凶手进来杀了张晓林、拿走了他的挎包和笔记本。”定国在一旁说道。

“是的,我们的观察也符合这种解释: 张晓林当晚回到宿舍,正坐在床边缝补那件单衣,突然有客来访,他便放下单衣和手中针线、起身开门——来的是个熟人,两人还坐下抽了烟;来人突然动手打晕了张晓林,然后移开窗前的花钵、打开窗扇将张晓林掼下摔死,然后拿走了他的挎包和笔记本逃之夭夭。。。 ”周源推测起来。

“等一下—— 能肯定进来的是个熟人吗?那杀人动机又是什么?”黎汉兴仍然有些怀疑。

“当然能肯定,首先、这房间里没有任何打斗的迹象;其次、我检查过烟缸里的几个烟蒂,是两个抽烟习惯完全不同的人留下的;至于说动机、我猜测此人深夜来访的目的就是要从张晓林这里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也是他不想让张晓林暴露出去的东西;所以这应该是个知道张晓林在调查什么、而且知道张晓林正在进行的调查会威胁到自己、对自己不利的人。”周源解释道。

“可是、我们当初来的时候,门闩是从里面插上锁着的,我们不得不撞开门进入,如果是谋杀,那凶手作案后自己又是怎么离开三楼这个房间的呢?总不会也是跳楼下去的吧?”黎汉兴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这个嘛,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的——走吧,咱们下去到楼房后面尸体坠落的地方去看看。”周源建议道。

 

离开张晓林的房间,三人下楼、顺着楼房靠近一元路公交车站一侧的小巷,绕到楼房的后面,来到了张晓林坠落地面的现场。尸体虽然已经早已运走,但仍有一个民警仍然在巷口值守着现场,砖石地面上已被先前来此勘查的民警用白色粉笔划出了张晓林坠落地面后尸体的位置和姿势,地面上仍然可见一些早已干汩的斑斑血迹。

周源看了一下地上标出的位置,又抬头仰望了一下三楼张晓林的窗户,然后顺着楼房后面的小巷向西走到楼房西北角的拐角处,发现楼房拐角的西侧有一根三四寸粗细的下水铁管从地面一直向上连接到三楼屋檐下雨水导槽的拐弯处、也即楼房西北两侧雨水铁槽汇合处在西面一端,而在下水铁管上和沿着铁管两侧的墙壁上竟然有清晰的被人手掌摩擦过的痕迹和被鞋底蹬蹭摩擦过的印迹,侦探脸上浮现出了笑容、招手叫来了黎汉兴和定国。

看见了吧—— 都是些新鲜的痕迹;有人顺着这根水管从上面下来过!汉兴,去找个梯子来吧,还有,这几个地方都需要拍照取样。周源一边说一边用粉笔在几处划出了标记。

嗯,这儿好像是个新鲜的鞋印!前脚掌还特别清晰!定国指着铁水管右侧墙上一处青苔上留下的鞋底迹印。

“是的,从轮廓形状、底纹和尺码大小来看—— 这个鞋印跟我们在张晓林房间里窗台下花钵油毡上发现的那个右脚鞋印非常相似!”周源测量着说道。

“嗯,看来真的是有人谋杀了张晓林!难道这家伙杀人之后是从顺着这根水管爬下来的?”定国一边对着墙上的鞋印拍照一边说道。

这时,黎汉兴和另一个民警抬着一架木梯子走过来,按照周源的指点把梯子架在了水管旁边的墙上,周源爬上梯子,一边爬一边仔细地观察水管表面和两侧墙上的各种痕迹,一直到了爬到梯子的最高处。

没错,凶手就是顺着这根水管下来的!周源从梯子上下到地面后满意地拍拍手说道。

等一下——这根水管在楼房西北拐角这里、距离张晓林的窗口应该有四五米远,那凶手是顺着这根水管下来的,那他是怎么从张晓林的窗户到达这根水管道的呢?黎汉兴睁大了眼睛地问道。

“还记得我先前在张晓林房间里跟你和定国说过的吗?那个房间窗外房檐下的雨水导槽有一部分被人给扳坏了、留下了新鲜的痕迹;那雨水导槽是铁制的,又用超过八寸长的大铁钉铆在房檐下的砖墙上,非常结实,足够承受一个正常人体的重量。所以我怀疑——凶手在杀人之后、爬出窗外用两手抓着雨水导槽、身体贴着墙向西边移动了差不多四五米左右,来到楼房拐角处,然后顺着这根水管爬下来逃离了现场。”侦探解释道。

“一般人可没有这个本事,”黎汉兴仰首看了看高高的三楼窗口摇摇头,“而且,凶手为什么要冒着被摔死这么大的风险这样做呢?杀人之后悄悄地从房门出去、再顺着楼梯溜下去逃离不是更方便吗?”刑侦科长用怀疑的语气问道。

“是有你说的那种可能,但也许当时楼道里有人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情、致使凶手不能也不敢从房门溜出逃走;而他也不想在受害人房间里滞留得太久,所以才铤而走险——从窗口爬出,抓住雨水导槽向西移动身体、然后从下水管下到地面逃走。无论如何,这种解释也符合你们当初来这儿不得不撞开门进入的事实—— 如果张晓林是被杀的、而凶手是从门里出来溜走的话,那么门闩上的插销就不可能是从里面插上的。”周源说道。

“嘿嘿,汉兴说的有一点是对的:能够从张晓林的窗外用双手抓住雨水导槽贴着墙壁移动悬挂的身体超过四米、又攀着根水管从三楼下到地面————这绝非是等闲之辈、应该是个善于攀爬的高手。”定国笑着说道。

“没错,”周源点头道,“而且我可以断定——从张晓林房间的窗户外面抓着雨水导槽向西移动身体、再经拐角处的下水管道爬下逃走绝不是凶手的即兴之举,而是他预先就计划好的逃跑路线之一;他事先就来过这里踩点勘查。”

“唉,难以置信,不过现在看来,当时的情况可能真的就是这样,到底什么样的人有这种攀高的本事啊?他溜下来之后又逃去了哪里呢?”黎汉兴摇着头说道。

“如果这家伙作案之后是顺着这根铁管下来的,那么他就只有两个方向可走:要么向东,走大概二三十米再向右转走不到十几米就是一元路大街路口;要么向西,那就是顺着这条小巷走进去。”周源点燃一支香烟猜测道。

“我认为他很可能是向东走出去的,因为这样离开现场最快!”黎汉兴说道。

“不太可能,”周源摇了摇头。

“为什么?”黎汉兴反问道。

“你注意到没有,一元路路口这边照明路灯很多,晚上必定是灯火通明,而且路口拐进胡同的这一侧有一家通宵营业的便利店和一家小吃店,而且这边还非常靠近一元路公交车站,凶手作案后如果从这里走出、那被人看见的机率最高。”周源解释道。

“嗯,有道理,那咱们就顺着巷子朝西走走看吧,看能够通到哪里?”黎汉兴点点头说道,三人便沿着楼房后面狭窄的巷道向西北拐弯、继续朝巷子深处走了下去。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05_12 10:00:15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