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破雷英雄:第三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05-11 9:47 已读 10404 次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破雷英雄

作者: 八峰

 

第三节

 

第二天、五月十五日,风轻云淡、阳光明媚、又是一个晴好天气。

早上八点,周源和定国在宾馆一楼的餐厅吃过早饭后,黎汉兴开车来到了惠济宾馆。他接上了周源和定国之后,三人一起驱车来到了张晓林自杀的现场、也即是他居住的地方——位于汉口一元路附近的一栋老旧的欧式风格的三层楼房,门牌号是一元路六十七号。

黎汉兴把吉普车停在路边一颗高大的梧桐树下,他告诉周源和定国,这栋楼房现在属于武汉市司法局,一楼是司法局的几间办公室和库房,二楼和三楼是宿舍;大部分住户都是司法局的干部和家属,也有几户是公安局的干警,张晓林就是其中之一。 出事之后,奉胡局长的命令,张晓林的宿舍房间以及楼房后面小巷里发现坠落尸体的地方都被严密保护起来。

周源观察了一下,发现楼房临街的一面有一道砖砌基座并安装了铁栅栏的围墙,进入院子的铁门开着半扇,旁边还有个门房,黎汉兴告诉他门房昼夜都有人值班,看门的老头姓杨。

进入铁门后迈上一个三级台阶便进入楼内,几个人先简单地查看了一下一楼,然后便顺着楼梯上了三楼,张晓林的房间就在三楼的西北角,门口有一个值班看守的民警。黎汉兴跟他打了个招呼后便与周源和定国进入房间里勘察起来。

你们当初是怎么进来的?周源一边检查着被撞坏的门闩一边问道。他发现门扇里面一侧门闩处装有插销,而门框上的插销孔环已经被撞得脱落了。

我们来时,房间门扇是从里面给插上了的,我们推了几下推不开,就只好从外面把门扇给撞开了。黎汉兴解释道。

房间里面积并不宽大,木板地面,陈设也很简单。一张五屉书桌紧靠着东墙,桌子上摆着一支笔帽打开的英雄牌钢笔,还有台灯、热水瓶和茶杯等物什。周源戴上手套、先走到桌前,看到烟灰缸里有三个烟头,其中两个是被用劲掐灭在烟缸池里,另一个则是平摆在烟缸一侧的凹槽里自然熄灭的。

 “有意思。。。” 侦探拿起几个烟头对着光亮细细地查看、嘴里自言自语起来。他又看见烟灰缸里还有一个被揉成了一坨的小纸团,便小心翼翼地将纸团展开一看,原来是一张薄荷口香糖的锡箔包装纸。周源又逐一打开桌子的抽屉,仔细检查了里面的东西。

靠着房间的西墙是一张单人木床,床铺的床单、被褥和枕头都叠放整齐,床头柜上丢着两包未拆封的‘黄金叶’牌香烟和一包冠生园饼干,旁边还有一些零钱硬币和一张小小的发票。周源逐一查看之后又把目光转向了床铺—— 床单上丢着一个打开的针线包和一把小剪刀,还有一件蓝色衬衣,领口和胸前的扣子被扯掉了两个,一枚针眼上穿着丝线的钢针还插在被扯掉衣扣针脚处的一个被撕裂的豁口上。

你们看,出事之前,这个张晓林还在缝补着这件单衣,其前胸的扣子被扯掉了两个—— 领口处这颗扣子被扯掉的时候还把针脚这儿的布撕开了一个豁口—— 扯掉他衣扣的人用的劲儿可不小;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周源看着那件衣服疑惑地猜测道。

“嗯,这至少说明——他在自杀之前还在缝补着这件单衣。”定国看了下说道。

“是啊——这可不像是一个行将跳楼自杀的人的行为。周源皱起眉头、又蹲下身子查看起床下的几双鞋子。

随后侦探走进了小小的卫生间里,在洗漱脸池旁看到有两根带血的棉签和一个被撕开了的创口贴包装纸。

接着他又走向房间北墙上唯一的窗户,看见窗台前面的地板上码了一层砖头,上面铺了一层油毛毡,几钵漂亮的花卉显然被人从油毛毡上挪开移到了旁边的地板上。周源单腿跪地,犀利的目光仔细地扫视地面各处,发现在那油毛毡之上除了有花钵底座压出的痕迹和灰尘浮土外,还留下了一个新鲜但并不完整的脚印,他立刻招手让定国过来用照相机拍摄了下来。

是军用胶鞋的鞋底纹印吗?定国一边拍照一边问道。

不像,倒像是某种运动鞋的底纹,而且是右脚的,周源说着掏出小卷尺测量起来,“脚印残缺不清、但按照前脚掌的宽度和长度、估计是四三或者四四的尺码,所以应该是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人—— 但肯定不是张晓林了,我刚才查看过他床下的鞋子,都是四一码的。”

周源站起身来扭头回顾,看见房间靠西北的墙角摆着一个小容积的海尔电冰箱,便走上前去打开了冰箱门,见里面还冷藏着一些水果、几瓶酱菜和两包卤豆腐干。

回到窗边,侦探看见两个铁格窗扇都向外打开着,他仔细查看了一下窗扇、然后头也不回地问道:“这上面没有检测到任何指纹吗?”

“没有,”身后的黎汉兴摇头答道。

这时定国也走了过来、身子依靠着窗台把脑袋探出窗外查看:“如果真是自杀,那张晓林就是先移开了窗前的这几钵花卉,然后再从这里纵身跳下去的了。”

“是吗,你闻闻,”周源指着窗前地上的几钵花卉:“这盆金橘和这盆海棠,叶子上都有喷洒不久的驱虫剂—— 一个要自杀的人怎么会还顾及要给房间里的花草喷洒药水?还有床上的那件单衣—— 缝到了一半,突然停下来去跳窗自杀!?这些完全都不符合逻辑!再加上油毛毡上的那个残缺的脚印,基本可以肯定—— 张晓林不是自杀,而是被谋杀的。

谋杀的?黎汉兴皱紧了眉头,“可是,这屋里并没有发现什么打斗的痕迹啊?”

凶手应该是一个熟人——他进屋后还抽过一支烟,周源指了一下桌子上的烟缸,“我检查了烟缸里的三个烟蒂,是两个抽烟习惯完全不同的人留下的;我想,凶手是乘张晓林不备之时、突然下手、先击昏了张,然后才把他从窗口掼了下去,造成坠楼自杀的假象。”

侦探又从口袋里掏出卷尺测量了一下窗户的高度与宽度,又探头到窗外,仔细查看窗户上方两侧的屋檐,他发现窗外右侧上方与屋檐相接的铁皮雨水导槽的外缘上有一处被扳坏的痕迹。

“汉兴,你去找一根结实的绳子来。”周源对刑侦科长说道。

几分钟后,黎汉兴拿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麻绳回到房间,周源用绳索的一端系住自己的腰部,将另一端交给黎汉兴和定国:“我要爬到窗外去查看一下——你们俩可要抓紧绳子这头儿啊,不然我也会跟张晓林一样跳楼了哦。”侦探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爬上了窗台,他双手紧抓着窗框,慢慢站立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身子的重心转移到窗外。

“当心啊!”定国紧张地叫了起来,两手拉紧了系在周源腰间的绳索,黎汉兴也从窗户里面紧紧地抓住了周源的脚腕。侦探将身子紧贴在窗框外的墙壁上,一只手紧紧扣住窗框里面凸起的上檐,另一只手慢慢地向上伸展试图抓住与房檐相接的导水铁槽。几分钟后、他在定国与汉兴的帮助下跳下窗台回到了房间里面。

“你爬上去干嘛!玩命呀?”黎汉兴埋怨地说道。

“嘿嘿,有你们俩拉着,我还怕啥?”周源笑了笑。

“怎么样?你爬在那外面有什么发现吗?定国问道。

“当然有—— 那雨水导槽是铁皮制的,用八寸长的大铁钉铆在房檐下的砖墙上,很结实,足够承受一个人体的重量。不过,外侧上缘有一部分铁皮被人给扳坏了、而且是新鲜的痕迹——有人曾经用手扳着它、身体贴着墙向西边移动过。” 周源一边说着一边又在房间里度起步来。

“你是说,有人像你刚才那样用双手抓住雨水铁槽、把身体吊在窗外?为什么?是想从外面进入这个房间吗?”定国语气怀疑地问道。

“现在还不太清楚,我也只是想验证一下刚刚萌发的一个猜想。”周源说着又在房间里度起步来。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05_11 9:48:01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