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时光里的答案(三十七)

送交者: 快乐罗宾汉[★★声望品衔9★★] 于 2022-05-09 19:41 已读 9168 次 2赞  

快乐罗宾汉的个人频道

+关注
	37 空中小姐

爸妈热情的招待了杨豆豆,让她随意些就当自己家。我从小就很希望自己有兄弟姐妹,自己一个人在家孤单得很,有她作伴家里还热闹些。

隔天我带杨豆豆去我外婆家玩。外婆家的老房子是好几处连着的院子,背靠着秀丽旖旎的青山,面对着风景如画的碧湖,一步一景美不胜收。这里承载了我童年大部分的回忆,不过可惜的是这处院子快要被拆迁改造了。

走出外婆家的院子,迎面碰到过节回家来看爸妈的张鹏。

张鹏看见我很开心,眼睛一眯,咧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他的皮肤偏小麦色,衬托得牙齿特别白。我小时候因为爱吃巧克力,长了不少蛀牙,隔三差五的就牙疼。那时的张鹏已经换齐了牙齿,看着他那口能去做牙膏广告的洁白牙齿我就特别羡慕。

爸妈为了防止我的蛀牙继续扩张,后来禁止我吃巧克力。张鹏见我眼巴巴的馋巧克力一副可怜相,于心不忍,于是就从家里拿了偷偷的给我吃,但是吃完后立刻督促我去刷牙。为了能继续吃到巧克力,我非常配合,每次都认真仔细的刷牙,一改以往马马虎虎糊弄交差的坏习惯。

当然我俩那点小伎俩怎么能瞒得过大人,很快就被识破了,不过爸妈见我很听话的刷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重要的是从那以后我渐渐养成了吃完任何东西都要漱口刷牙的习惯,待到换了牙后竟然也是一口白如编贝整齐的牙齿,没有一点儿蛀牙。每次有人夸我牙齿好看时,我心里都想这得归功于张鹏。

我正想一会儿去你家找你呢,这次国庆节我难得不用飞。张鹏率先开口说。

好啊,那一会儿去我家吃饭吧。这是我同学杨豆豆,你们以前见过的,她这几天放假住我家,我正准备带她到处玩玩。我把杨豆豆正式介绍给张鹏。以前张鹏来送东西时,他们打过几次照面,但没说过话。

杨豆豆见到张鹏很兴奋,一下跳到他跟前说:张鹏哥,每次你给林溪送吃的,我都没少沾光,我得谢谢你呢。 豆豆向来嘴很甜,而且一直对张鹏印象颇佳,有当面致谢的机会不容错过。

大概除了我,没人叫过他哥,张鹏被豆豆这一声叫得有点不好意思,脸噌的红了起来,客气的说:就是一点小零食,没什么好东西。你是小溪的好朋友,招待你是应该的。 

杨豆豆看到张鹏这么容易就脸红了,乐不可支的抿嘴一笑,偷偷丢我一个眼色,意思就是:这个男人比女人还害羞。

张鹏一定是察觉到杨豆豆在笑他,为了扳回点面子若无其事的找了个话题说:你们在找地方玩啊,要不明天我带你们去机场参观一下?很多平时进不去的地方,我可以带你们去看,还可以参观模拟飞行室。 

我一直觉得开飞机是件很神秘的事,听到能参观飞行室十分兴奋,跟杨豆豆对看了一眼,她也明显很感兴趣,于是说:那太好了,不过这会打扰你工作吗? 

没事的,我明天休息,专门带你们过去玩,不妨碍我工作。张鹏不在乎的说,明天我到你家去接你们俩。

好的,谢谢鹏(张)鹏哥。我和豆豆异口同声的说。

第二天一早张鹏穿了一身飞行员的制服准时来到我家。带着黑底金线肩章的白衬衫熨烫得没有一丝皱褶,下着同样挺刮的黑色西裤,系了一条跟西裤同色的领带。头上则是带着金色穗子和帽徽的黑呢子大盖帽。天气还有点热,他把制服的外套脱下来搭在了手上。

当他风度翩翩的出现在门口时,杨豆豆见了满脸崇拜,一惊一乍的叫到:张鹏哥,你穿制服好帅啊! 

张鹏又被她说得脸红了起来,腼腆的解释说:穿制服到机场进出方便些。

我跟张鹏从小一起长大,彼此非常熟悉,熟悉到清楚记得对方手上有几个箕和箩,脸上哪里有颗痣,但也熟悉到我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一个成年异性来看待。

今天突然被杨豆豆这么一惊呼,我突然发现张鹏还真是挺帅的。他鼻梁高挺,显得眼窝很深,尤其侧脸下颌线条棱角分明,这身制服更是给他多添了几分威严,让女孩子不由生出崇拜感来。

看我也在上下打量他,张鹏颇觉意外和欣喜,越发不好意思,说:小溪,你又不是没见过,干嘛也这么看着我?

嘻嘻,我今天才发现我有个这么帅的哥。我毫不掩饰的赞叹,一会儿还能见到很多漂亮空姐,今天真是要大饱眼福了。

真是个傻丫头。张鹏吃吃的笑了笑。

到了机场后,张鹏找了辆在机场内交通用的小电瓶车,带着我俩在机场各个角落参观。先是去了控制塔,外面看上去并不是很大的塔顶,里面却大有乾坤,360度的玻璃窗把整个机场尽收眼底。然后又去参观了一架训练用的飞机,第一次发现原来飞机肚子下面的行李舱这么大,似乎比坐人的地方还大。驾驶室里的仪表盘更是看得我眼花缭乱,完全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我问张鹏:这么多仪表盘,操作杆怎么记得住哪个是哪个呀?

不用记,都形成条件反射了,熟能生巧罢了,没什么难的。张鹏轻描淡写的说,跟你弹琴一样。

这时候上来一个穿制服的空姐说: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考飞行员可是要过很多道关的,身体一点点不合格就会被刷掉,更别说训练过程中的淘汰率了,能顺利毕业成为飞行员的大概都不到一半。说完她笑眯眯的看着张鹏。

刘欣,是你啊,今天你值班?从张鹏讲话的语调听来,他跟她很熟。

这位叫刘欣的空姐个子高挑,身姿笔挺,脸蛋圆圆的,柳叶眉,眼睛不大但跟她的眉形一样呈柳叶状,英气中又不失温柔。她不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惊艳的美,但是越看越舒服有气质。

你今天不是休息吗?怎么又到机场来了?刘欣的声音清丽温和,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矫揉造作,普通话也字正腔圆,显然接受过严格训练。

我带朋友过来参观机场,她俩还在上学,国庆放假过来长长知识。张鹏指指我俩。

我忽然意识到张鹏跟人介绍我时都说我是他朋友,从不说我是他妹妹,而我却从来都直接跟人介绍说他是我哥。

呀,你肯定是林溪吧?经常听张鹏提起你。我见过你的照片,你比照片上更好看。这大眼睛长睫毛,樱桃小嘴,长得跟洋娃娃似的。刘欣快人快语对我一番大肆夸奖,那语气好像她是我久未见面的姐姐。

刘欣姐好,我被夸得有点难为情,不过还是礼貌的跟她打了招呼,顺便开始打量她的制服。

小女生们对空姐身份总是怀着幻想和憧憬,尤其对她们身上的漂亮制服艳羡不已。刘欣的制服是条裁剪贴身的背心式及膝连衣裙,裙子主体是藏青,配了红色腰带和扣子,内搭白衬衫领口上系了藏青和红色相间的小丝巾。衣服面料挺刮,再加上刘欣身材挺拔,把她衬托得凹凸有致。

你们的制服真好看!我掩饰不住满脸羡慕的说。一旁的杨豆豆也凑过来直愣愣的盯着刘欣的制服挪不开眼睛。

刘欣马上看出了我俩的小心思,体贴的说:你们俩要喜欢,我一会找两件给你们穿着拍几张照?我那里有照相机。你们俩穿了保证更好看。 

女生们对漂亮衣服都没什么抵抗力,更不用说颇具神秘感的空姐制服了,杨豆豆和我毫不掩饰的欢呼雀跃起来。张鹏和刘欣在旁边看我俩高兴得像小孩子一样,也都一起乐了起来。

刘欣不一会就按着我俩尺寸找了几套不同季节的制服,帮我们穿戴好,看我和杨豆豆都不会化妆,她自告奋勇当我们的化妆师。我们三个在换衣间里叽叽咕咕的折腾着,张鹏好脾气的到外面去等了。

林溪你的皮肤真好,白里透红光滑细嫩,一点瑕疵都没有,打什么粉底都多余。刘欣拿着粉刷对着我的脸看了半晌无从下手,想了想说,我就给你眉毛稍微加长一点点,这样更妩媚些,再抹点口红就够了。

刘欣举着眉笔仔细的顺着我的眉型描起来,她看着我的表情特别温和亲切,让人有种不由自主想要接近的感觉。

我什么也不懂,刘欣姐,你看着怎么好就怎么画好了。我平时不化妆,看着刘欣手里的一大堆工具都不知道该怎么用,乐得由她包办。

描好了眉,刘欣身子后仰离远了一点看两边是否对称,又在一边眉毛补刷了几下,这才满意的收起刷子。

刘欣一边挑着口红的颜色,一边随意的跟我聊着天:你跟张鹏多大时认识的?我看他对你特别好,平时也经常提起你。

从我出生那天起,他就认识我了吧。我嘻嘻一笑说,我们从小一起玩,我外婆让他玩的时候照顾我些,他就一直很听外婆的话。我家里就我一个孩子,他家也就他一个,所以我们从小就像亲兄妹一样。张鹏特别有耐心,据说小时候学走路经常是他扶我的,我还不会梳头的时候他给我扎辫子,还喂我吃饭。 

我接着讲了很多我和张鹏小时候的事情,我注意到刘欣一直听得津津有味的,还时不时的发问。讲到那些好笑的往事,跟着我一起大笑起来,说以后有把柄嘲笑张鹏了。 

短短的接触,刘欣留给我的印象十分好,倒不是因为她给我们找制服拍照,而是我觉得她性格爽朗,干练有主见,但又不失温柔,做事周到细致,跟我特别合得来。

我脑筋一转,突然起了个念头,问:刘欣姐,张鹏在女同事里人缘好不好?

当然好呀,尤其受中年女同事喜欢,她们都觉得他憨厚老实,细心会照顾人,做女婿肯定很好。刘欣半开玩笑的说道。

那年轻的呢?有喜欢他的吗?我对刚才的答案不甚满意,继续追问。

刘欣脸微微一红,说道:怎么?你这小丫头替你哥操心对象啊?不用担心,喜欢他的姑娘多着了。 

我就是想等着看刘欣的表情,果然如我所料的脸红了。刘欣比我大好几岁,我的这点花样在她那里肯定一览无余,但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总是很难掩藏。往往当事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那颗跳动的心早已昭然若揭。

我心里暗暗高兴,表面上仍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招呼杨豆豆过来化妆,心里在琢磨着怎么才能让刘欣跟张鹏能有进一步的机会呢。张鹏傻乎乎的,大概还不知道刘欣喜欢他呢,我要怎么撮合一下呢?

刘欣很耐心的帮我俩搭配各色制服摆了多种造型,张鹏则不厌其烦的帮我们调光拍照。我呢在摆造型之余默默观察他俩,越看越觉得就是天作之合。

等我们在机场玩得差不多了,刘欣也到了下班时间,张鹏让她跟我们一起搭车回市区,刘欣没有扭捏爽快的答应了。上车时我特意把副驾驶的位置留给了刘欣,自己跟豆豆挤在后座上。

上了车,张鹏说:小溪,我们先把刘欣送回家,然后再去你家。

不用不用,你把我跟杨桐在大剧院附近放下来吧,我们去看电影。我赶忙找了个借口推辞,因为这样张鹏才有机会单独和刘欣相处,说不定可以一起去吃个饭。

杨豆豆在一旁莫名其妙的说:看啥电影啊?你刚才怎么不说?

我扯了扯豆豆的胳膊说:到了电影院再说呗。然后丢给她一个少废话的眼神,豆豆非常心领神会的闭上了嘴。

张鹏也对我的突然决定很意外,不过只当是我突发奇想,并没有往别处想,只说:那一会儿回去你俩当心点,别玩得太晚了。你到家了给我传呼机上留个言。

行,没问题,你放心吧。那你送刘欣姐回家啊。我特意嘱咐了一句,刘欣姐,再见,今天谢谢你。不等张鹏和刘欣回答我就把豆豆拽下了车。


贴主:快乐罗宾汉于2022_05_09 19:42:10编辑
喜欢快乐罗宾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快乐罗宾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