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应届年轻人看不到希望?

送交者: maddogs[♂★★★认真的青铜★★★♂] 于 2021-09-11 1:06 已读 799 次 7赞  

maddogs的个人频道

+关注





很多很多年前,我有1000亩地,分给10个农民来种。


他们每年能从这块土地产出100个比特玉米。


我和他们三七分成,一人一年拿走3个比特玉米,我总收益70个。


后来他们日子越来越好过,开始咣咣猛地生孩子,每一家一户能生数个,隔壁村的女人也下嫁到了我们村不少,逐渐地我可以支配100个农民来种这块地,其中有不少是老农民的孩子们。


人口变多,产量也提升了10倍,每年我能从这块土地产出1000个比特玉米。


我和他们三七分成,一人一年拿走3个比特玉米,我总收益700个。


我的收入翻了10倍,这下可把我给乐坏了。


但是农民们看我拿了那么多,而他们的收入却丝毫没有变化,手里持有的比特玉米每年还会贬值10%,他们集结在一起成立了工会,联名上诉希望我提高他们的收入。


想想自己收益多出这么多,于是便很爽快的答应他们每人每年可以拿走5个比特玉米,这下他们不再闹腾了,大家相安无事。


后来人口越来越多,村子里已经有1000个农民可以供我使用,但地只有1000亩地,于是我便把隔壁村落荒地和未开发区域的鱼塘都承包下来,还引进了可以提高生产效率的农耕机器,最终达到了1W亩地。


同样地,1W亩地,分给1000个农民来种。


他们每年能从这块土地产出1W个比特玉米和5000条比特鱼。


我和他们五五分成,一人一年拿走5个比特玉米,我总收益5000个比特玉米和5000条比特鱼。


这下他们又双双不乐意了,认为我拿的实在太多了,每年要多分他们每人2条鱼。


我表面上答应他们这一切要求,但暗地里却开始敲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这样下去每次我提高土地产量的同时,他们也会趁机要求我多给他们一些,可是蛋糕不可能无限做大,唯有限制他们能瓜分的蛋糕体积,才能更加高效的壮大我自己。


我意识到问题出在3点:


1他们有了劳动工会,我不能让他们团结在一起对付我。


2他们知道我的地皮年产值,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到底赚了多少。


3搞愚民教育,统一思想,让他们只关心个人利益,任何宏观叙事从个体角度出发管中窥豹。


于是我针对这三点问题迅速出击。


首先是工会,干掉一个强大的组织最佳手段不是硬碰硬,而是从内部制造矛盾分裂他们。


我开始把自己的权力下放,从这1000个劳动力中任命1个千夫长,10个百夫长,100个生产队长,千夫长主要负责百夫长工作汇报,百夫长监工生产队长,生产队长负责队伍产量。


生产队长每年可以获得10个比特玉米,5条鱼。


百夫长每年可以获得100个比特玉米,50条鱼。


千夫长每年可以获得500个比特玉米,200条鱼。


干部有权参与我每年所定生产指标的分红。


为了加剧这111个我任命的干部和其余基层农民之间的矛盾,我又立了以下规矩:


干部原则上不可以世袭,但退休时无人可替代时能让其子女暂代;干部之间能者替之,可以兼任多个管理岗位,基层员工多劳多得,所有岗位实行末尾淘汰制。


基层农民视不视我为开明领主我不知道,但是视干部为洪荒野兽这是真的,他们彼此之间不再计较集体利益的得失,而是如何干掉上级,坐对方的位置。


其次是转移注意力,把我的真实收益隐藏掉,告诉他们一个每年都需要达成的生产指标,这也关系到管理岗位的分红收益,而且由于指标定的低,农民反而觉得可以拿到更加高额的回报,从而希望我每年不要把指标定的太高。


他们开始把注意从我每年能赚多少钱,转移到了他们每年能从我给他们划分的蛋糕里能分取多少红利。


他们不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1%的人拿取的高额收益是从99%的人降低低额收益那里换来的。


不患贫而患不均,很快他们内部出现了为了提高自身业绩,可以朝九晚九一周干六天的奋斗农民,他们还很年轻,没有娶妻生子只顾及多劳多得,收入也是其他成家立业的农民许多倍,由于这些被其他人称为工贼,被干部夸奖为先进代表的农民出现,工会在我预料之中开始土崩瓦解。


优秀的奋斗农民越来越多,那些把心思放在家庭的中年农民,身体不行了,产出逐年滑坡,很快便被我末尾淘汰出局,以“向其他村落输出人才”的名义将他们劝退。


最后是愚民政策,在地里干完活回家也别闲着,这个月从我这里挣了多少钱,下个月就赶紧在附近的集市给我消费出去,除了生活必需品外,要把所有钱在娱乐消遣,牌酒烟茶,吃喝嫖赌上给我花得干干净净一分不留。


千万不要在投资自己上留下结余。


眼光越狭隘越好,多多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八卦新闻,关心隔壁老王拱了老李家的儿媳妇,关心李大婶跟王麻子玉米地里有奸情,放纵自己的私欲,唯独不要在意的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产业,也别有自我提升的念头。


下一步是以新替旧。


来了我村就是我村人,这是我吸引隔壁村落年轻人过来努力的口号。


越来越多其他村的适龄青年来到我村发展,我的总收益呈指数级上扬,而他们却压根不知道我如今变得多么富可敌国。他们这辈子努力妄想达到的指标,只不过是我门阀蛋糕里的一小颗草莓罢了。


钱已经多到我对钱没有兴趣的地步了,但我从来不打算给他们修建医院,学校,图书馆,养老中心。那些配套建筑要花很多钱,会开他们的民智,还存在着一个非常重大的隐患:


我需要给他们的养老兜底。


可是,他们应该在35岁中年农民危机到来前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而不是赖在我这儿不走,我这里不养被榨干的废电池,只吸取新鲜血液,这才有利于我收益短期内最大化。


没错,我从不追求这个村长远的发展利益,因为等钱挣够了我会离开这片土地,把我的所有资产,转移到国外一个岛屿上。


那个岛屿不收富人的税,资金不受其他国家监管,全世界的领主可以放心把钱储蓄在这里,这样我的徒子徒孙们便可以永享富贵,生下来就会在一个叫棕榈湾的地方日日夜夜轰趴。


最后来,我也实现了这一切,成为了当地只手遮天的存在。


尽管这些农民后代的后代,发现这辈子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留在这片土地,自己辛辛苦苦在城里苦读20年书,到头来发现此生都会被生产队长的子女们压得死死的,而村外又没有其他发展机会,他们很多人放弃挣扎,要么天天拍百夫长马屁假装努力,要么回老家直接躺平啃老。


你问我关不关心国家大事,我当然关心,这牵涉到我触碰的红线,资产去向,家族延续,如何游走在多国之间操纵汇率,做空股价,投机楼市,收购优企,垄断金融资本,腐蚀官僚阶级,改变政界风向,掌控媒体喉舌,搞货币霸权等等。


我关心的,他们天天也关心,看似同一件事,实则不是一码事儿。


他们看不到任何希望,因为村落的壮大,和他们毫无关系。


钱,都去了那个不交税的岛。



贴主:maddogs于2021_09_11 1:15:47编辑
喜欢maddogs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