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异化问题~哲学上经常说:走着走着就异化了

送交者: maddogs[♂★★★认真的青铜★★★♂] 于 2021-09-06 21:18 已读 1374 次 7赞  

maddogs的个人频道

+关注

一则笑话:

说一场海难之后,一个水手跟一头母猪漂流到了一个荒岛上。过了好几个月,水手终于盖好了草棚,学会了抓鱼,过上了温饱的日子。
所谓温饱思淫欲,可是水手环顾四周,就只有母猪在身边。随着一天天过去,水手愈发欲火攻心,于是这一天,他一咬牙一瞪眼,就朝着母猪走了过去。
母猪似乎也预感到什么,拼命地挣扎。水手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按住母猪。慌乱中水手的脚踢倒了一个冲到沙滩上的玻璃樽。
玻璃樽里飞出一个唇红齿白,眉清目秀,长发飘飘,肤白胜雪,丰乳肥臀,蜂腰长腿,酥胸半露,面如桃花,风情万种的超级大美女。
美女对水手说,她是仙女,她很感谢水手放她出来,可以满足水手一个愿望。
水手喘着粗气,看着美女,咽了口口水,脸一红说:

你能帮我把那头母猪按住吗?


这个笑话说的就是资本主义的问题。本来货币,保护私有财产,甚至投票选举都是为了促进经济发展,促进生产力提高,促进科技进步的手段。鼓励大家赚钱甚至一定程度的拜金,也是为了解放生产力,增加主观能动性,提高全社会人的生活水平。

但是,资本主义却把这些给异化了。把保护私有财产神圣化,把资本增殖等同于社会进步。

就像水手把按住母猪等同于幸福快乐一样。一旦教条,结果就荒谬可笑。

再好的文明和规矩,走着走着难免异化,我们想想资本的初衷,就是增长,这毫无疑问是充满活力的。
但屠龙者必然称为恶龙,我依稀记得Oee喜欢资本,觉得资本社会在接下来很长时间里都会是世界的趋势,如果按他预计的300年内,关于那么长尺度的未来我不知道,所以我也一直无法回答他。我只是隐隐觉得资本不会无限扩张,因为阶级固化后,资本不会永远如鱼得水的收割别人,尤其是金融资本,这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可以源源不绝,所以我哪怕身处金融领域,也隐隐觉得这个故事不会恒定不变,至少不会在同样的那群人手里接着跑上300年的时光。(资本越收割,就会越贪婪,这是没办法改变的实事。)

说300年有点远,我们毕竟只争朝夕。回来说,哲学思想告诉我:没有什么制度是终极的,也没什么无限可分的。
制度优秀与否还很大程度上依附于人这个实体,所以“败家子”问题历来是难以解决的问题(此败家子只是理念上的继承者,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哪怕是理念,其实也早就会随时代变化无常,这就是异化。)

屠龙少年是异化,由平凡走向伟大;称为恶龙,也是异化,由巅峰走向没落。(想想易经中的:飞龙在天、潜龙勿用、亢龙有悔、群龙无首,这种变化图,其实就是说的一个道理,没有人或事会持续在高维徘徊,或高或低,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是一个基本的哲理)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杭州那个青年——马云。(首先,我明确下:我自己在他的境遇里,未必比他做的好。资本家是人格化的资本,资本化的过程里:我也不觉得我自己可以作为出淤泥而不染的一颗青莲,内心再有爱,在资本面前,那是一种无尽的堕落面前,只要没成佛,我看都难以抗拒。

马云当年呵斥偷井盖的贼,那是1995年,我绝对相信他是那个屠龙者。
屠下了传统的实体商业模式,他成了新兴的电商,这是登顶的时刻,这里我观察他还没瞬间变成“恶龙”,但当进入了资本渠道,打通了“金融”这个任督二脉,那他不管愿不愿意,我个人观察而言:他是阻止不了自己称为恶龙的。

以我为数不多的认识那些大佬的经历: 江胡时代的20多年,法无禁止便可行。那会的人有多大胆,那他们的地里就有多大产,所以他们往往自居为“先行者”,甚至认为自己某些方面是中国制度的弄潮儿(某种意义上,他们的观点并不全错。)
这就是中国“野蛮生长”的年代,这点意义上说,他们观点至少部分意义上是对的。

毕竟那些年土共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能有私人,民营企业走在前头摸河,(往往都是摸着国外的模式过河),那大家也相安无事。
而野蛮生长都有一个终点,当实体经济,虚拟经济都放缓的时候,真正厉害的,永远是金融。(这就是现代的炼金术)

这就好比:让资本增殖最容易的绝不是做实业,资本增殖最容易的一定是钻法律空子,打道德擦边球,或者干脆就是用合法的手段去践踏公平和正义。

尤其是当创新驱动力不足,生产力发展需要更大投入的时候,资本几乎必然从做蛋糕往分蛋糕上迈进,必然走向某种“破坏”全社会福祉的方向。

这就好比美国的资本家不愿意产业自动化而更愿意产业链外移。因为前者时间长,见效慢,风险大,因此干脆雇佣廉价劳动力来做。

再比如,美国严重的毒品问题。很多人吸毒就是因为医生乱开止痛药。而止痛药背后却是整个医药公司的资本在以最大增殖的逻辑在推动。

其实资本主义社会,尤其是“美国”,他实现了邓小平嘴里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美国永远也实现不了“再带领一部分人共同富起来”。(自发的经济模式,靠市场自我纠正的逻辑,是不可能获得公平的。)

所以今天的中美社会极其相似:当今的社会是,是两个波峰的社会。穷的穷死,富的富死,而很多人在两个波峰间徘徊。(这是流动的,但流动性很差,就是所谓的锁死了阶级,阶级固化,富则恒富,穷则恒穷。以前资本野蛮扩张的时代,是以不断扩张为前提的,兼并,颠覆,殖民,门槛,等等手段获得的不平均优势。)

而共同富裕,是富的带动穷的。但要注意,富的阶级是一直在变化的,而穷的阶级也是一直在变化的。(富的那群人不会永远富的,或者不会靠着内线交易,制定规则绑架国家,获得财富。就算他们想要维护优势位置,也是要不断地在明显政策倾斜的前提里,去自己拼回来的。) 6park.com

总有最富那批人,但他们是无法长期阶级不变的,因为会有个无形的手变相再去分配他们,无论是生产资料,还是社会资源,比如媒体的引导,税收的倾斜。(大财团想私有化,其实就是想一代代享受原始的福利,把财富和影响力通过各种复杂的社会关系传递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切断他们世袭财富的道路的,至少税务上,宣传上,是要剥夺他们优势地位的。)
因为系统中总会有新的穷人和富人进入和转换,所以可以简单理解为中间绝大部分人是共同富裕的。

2010年马云是这样的


2020年的马云是这样的


这两个人的眼神一样吗?

一个温柔的像鹿,一个凶狠的像狼。

贴主:maddogs于2021_09_06 21:35:36编辑
贴主:maddogs于2021_09_06 21:35:58编辑
喜欢maddogs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maddogs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 对的。 - maddogs (66 bytes) 09/09/21
(^-^) shoppersVIP 给 maddogs 献上一支玫瑰花! - shoppersVIP (88 bytes) 09/07/21
(^-^) 木头强强强强 给 maddogs 送来一只宠物犬! - 木头强强强强 (128 bytes) 09/07/21
👍点赞。 (无内容) - 空行菩提 (0 bytes) 09/07/21
(^-^) shoppersVIP 给 雨地 献上一支玫瑰花! - shoppersVIP (88 bytes) 09/07/21
😂👍带跑偏了 (无内容) - maddogs (0 bytes) 09/07/21
我们 - 雨地 (21 bytes) 09/07/21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