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小说:中国网络IP大起底,斗罗大陆、庆余年,谁有潜力比肩漫威宇宙?

送交者: 墨默[♀☆★★焦点--版小二★★☆♀] 于 2021-06-15 15:58 已读 79 次  

墨默的个人频道

+关注

原标题:中国网络IP大起底,斗罗大陆、庆余年,谁有潜力比肩漫威宇宙?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 连清川

现在,关于《庆余年2》的卡司问题,成了“两党”的“剧烈”竞争。“原著党”对2019 年完结的第一部卡司,有着诸多的意见,他们认为,改编的时候,应该更加忠实于原著。而“剧党”就对原剧的卡司非常满意,强烈的要求能够全数召回原剧组。

对于制作方来说,这可能构成了一个“甜蜜的烦恼”。原著党对于任何一个改编剧来说,都是非常强大的基础力量,如果改编大面积地引起了原著党的不满,恐怕会引发抵制;而剧党又是续播能否成功的一个重要保障,如果失去剧党,光靠基础粉丝力量,恐怕无法支撑起播放量的整体数据,乃至整个IP的长远发展。

可是无论如何,对于其操盘手腾讯来说,这种未播先热的现象,也反映了这部作品的阶段性成功。

是的,《庆余年》已经从一部小说,进阶成为了一个大IP,这是没有争议的事情。


▲新华·文化产业IP指数报告(2021)文化产业综合表现TOP50(图/网络)

6月1日所发布的《新华·文化产业IP指数报告(2021)》,也确认了这个事实,在“文化产业综合表现TOP50”榜单中,《庆余年》排名第三,而前两名是《斗罗大陆》和《流浪地球》。

这个指数是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根据2019年1月到2020年12月,6个大类的文化产品进行跟踪和大数据采集所评选的榜单,覆盖了包括电影、网络连续剧、移动游戏、网络文学、网络动画和网络漫画,一共追踪了120个文化产品和113个IP,进而公布了排名前50位的产品。


▲图/网络

如同《庆余年》一样,在互联网时代发展到今天,IP已经成为一个中国文化产业无法忽略的重要产业结构。

IP是从英文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延伸出来的,如今更多用来指称文化产品独特性的一个代词,它其中虽然也包含着强烈的知识产权的含义,但现在外延已经大大拓展,包括了更多领域的多元衍生,如影视化、游戏化、动漫化等等。

从某种程度上说,知识产权更像是一个传统概念,而IP却天然具有了互联网基因。互联网IP更是脱离了原本知识产权的法律概念,凝聚了市场检验和淘汰,以及用户的长期追随与情感投入。今天,如果脱离开与互联网相关的游戏、网剧、动漫,仅仅基于传统传播的内容,已经很难形成真正有意义的影响力。

IP当然并不算是什么新东西,它是一个舶来词语,但在中国自己的历史语境中,事实上早就成为一个惯习化的认同。

例如,对于诗词,我们会更加认同李白、杜甫、苏东坡,对于小说,我们会自然想起四大名著。在中国历史上,无论在诗词还是在小说领域中,包括在曲艺方面,我们都曾经群雄璀璨,星光熠熠,我们为什么只记住了这样的一些名字?因为我们认同他们的想象力、创作能力和感召力,带给我们永恒的审美愉悦。

这就是IP的力量。

从这个角度上说,现在的IP,无非就是更换了一种形式与渠道,带给我们长久的期待与审美的文化产品。

但今天这么说,却已经又不尽然。因为形式和渠道的转变,在今日互联网形态的市场格局中,显得无比重要。有时候,它甚至成为了IP构造成功或失败的重要因素。

传统IP的产生都是本能的、散点的,甚或是自生自灭的。

李白、杜甫、苏东坡,四大名著,他们的确有让更多的世人能够理解和阅读自己作品的欲望,但他们并没有一个专门的方法,能够去运营和营销自己的作品。进而在更大的时间和空间维度,去积累更多的用户情感。

比如李白,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任何一个辑本,敢说已经穷尽了他的作品。而他自己,也只不过把能够收集到的作品,在临终之前交代给了自己的本家叔叔李阳冰而已。

对于现代IP来说,其实最初的发展经历,也不过就是如此本能。

网络小说是从地摊文学到零星的博客,然后到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网和红袖添香这样的网络化写作开始;电子游戏从街机开始,到PC游戏,再到移动游戏;漫画开始于小人书;动漫开始于动画片;电影虽然早就存在,但一部一部电影拍摄,是以前那些电影人的制作状态;电视剧也不外如此。

谁也不曾料到世事变迁,白云苍狗,IP产业能够发展到如今的状态。

就以网络小说为例。早期的网文是从一部一部各自为战的、毫无关联的小说中开始的。然后从中诞生了鬼吹灯系列、盗墓系列,人们突然发现,系列化的、关联性的、以作者为核心的网络小说,成为了万千粉丝追捧的对象。于是,早期的互联网IP就如此诞生。


▲小说《鬼吹灯》封面(图/网络)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IP化。网剧的兴起,约莫在2008年前后。原本的电视剧生产控制在电视台的手里,掌握着核心写作资源与拍摄资源的电视台,极少关注到网络小说。而随着爱优腾网络视频播出通道的崛起,网络小说开始进入了影视化。

从这个时候开始,IP化才开始真正觉醒。随着网络电视剧制作脱离传统机构,而以网络独立制作和播出开始,网络小说于是成为了网剧的主要内容来源,游戏、动漫、电影也都快速跟进。

当小说、影视、动漫、游戏等成为一体化的文化结构之后,我们从“作品”时代迈向“IP”时代,IP化才算真正建立起来。而IP建设,从本能跨入了自觉。

在本次“新华指数”发布的榜单中,腾讯以27个参与IP位列第一,游戏《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网文《庆余年》《诡秘之主》,影视《八佰》《我和我的祖国》,动漫《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等产品都榜上有名。

阿里巴巴和快看漫画,分别以4个和三个IP分列第二、第三名,其中亦不乏脍炙人口的产品包括《哪吒之魔童降世》《少年的你》等产品。


▲电视剧《庆余年》海报(图/网络)

就从以上的产品而言,尽管有的产品并未跨越多种产品形态,但无一例外,都依靠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力量,进行创制、传播、宣发、二创、运营等方式,才能达到如今的规模。

最近,腾讯以“新文创”为话题核心,在上海开设了一系列的“新文创周”活动,网文、动漫、影视等业务一一亮相,大阅文升级、三驾马车模式持续,各业务相互勾连,“新文创”恍然已经蔚为大观。

而IP在其中的位置十分亮眼,几乎在每个类别的阐述时,IP都会成为一个关键词,也是腾讯所强调的“好故事生生不息”的具体承载。

这不能不说是腾讯在新文创产业上的慧眼独具。以我的认知来说,腾讯在IP产业上的进展,已经成为了整个产业当仁不让的排头兵。事实上,新文创虽然对于普通用户是一个相对陌生的词语,但腾讯副总裁程武,以及腾讯的文化业务部门,已经在这个领域上,耕耘了整整十年,可谓筚路蓝缕。

如前所述的那样,在IP产业爆发之前,网络文学、影视、游戏、动漫都是各自为战的,并且各自都形成了自己的运营模式,各个方向上都有优秀乃至赚钱的产品出来,但彼此之间的互动性很差。

而真正要形成巨大影响力的,就意味着必须打通其中的关节,从而形成关联性和互动性。而这个模式,其实也是在西方首先发端的。

在1990年代,Lara Croft: The Tomb Raider已经成为一款美国的全民游戏。但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它也就是一款游戏。后来,由安吉丽娜·朱莉主演的电影《古墓丽影》一上演,立即成为全球性的票房狂欢。在那之后,IP相互通畅的局面就形成了。


▲《古墓丽影》从游戏(左)到电影(右)(图/网络)

这种模式被中国的同行完美复制到了中国。

金庸早就是家喻户晓的武侠作家,并且其作品早就为国人所熟悉,而邵氏所改编的电影也拥有庞大的拥趸。但是只有在今天其影视、游戏和动漫覆盖了更多人群的时候,才变成了国民IP;《流浪地球》更是如此,作为刘慈欣的一部短篇小说,它并不是刘慈欣作品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但是经过电影化,也变成了国民IP。

因此,我相信,到了今天,腾讯已经充分自觉地意识到了,一个IP产品是有可能通关全局的,而这种系统化的运营和制作,才是使一个产品深入人心,乃至深入各个层次的人的关键节点。

譬如,对于我自己来说,习惯于阅读传统小说,对于网络小说是一个完全的局外者。但同时,我却是一个影视产品的爱好者,每年都会观看大量的国内外影视产品。我又是陈道明的粉丝,所以当《庆余年》出现的时候,我就自然被网罗成为了《庆余年》这个IP的用户。

腾讯旗下的所有文化业务模块,包括阅文集团、腾讯影业、腾讯游戏、腾讯动漫等等,已经结构了一个足够庞大的基础设施,能够使IP产品在其上如鱼得水。

当然,IP的运营并不因为基础设施结构的完整,就自然能够实现。一个IP产品的诞生,往往受它原生形态的影响,会极大地制约彼此之间的关联性。例如,尽管《王者荣耀》已经是国民手游,而且有了包括纪录片、动漫等产品,如何能够实现文学化和影视化,却是一个巨大的课题。

2011年,程武提出“泛娱乐”概念,首次拉开了将网文、游戏、动漫、影视综合运营的序幕。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各个板块之间的发展,有了更多的协调性,但还说不上真正意义的统合运营。2018年,这一战略升级为“新文创”,标志文娱系统的全面打通,而IP成了行业流行语,其它文化公司迅疾跟进,于是IP行业快速成为焦点。


▲腾讯副总裁程武宣布腾讯将从“泛娱乐”向“新文创”战略升级(图/网络)

显然,这一拨变动,已彻底改变了IP的生产机制,整个内容产业结构,都从本能的、分散的生产,全面进入“IP化”、产业化和标准化进程。

在网络小说完全兴起之前,网络作家的生存环境,可以以恶劣来形容。因为完全依靠读者的购买,所以多数的网络作家都曾经“痛说革命家史”,他们在成名之前历经了多少的艰难困苦。

而现在,这种自生自灭的环境得到了根本性的转变。自然,想要在众多的创作者之中脱颖而出仍然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但是通过数据监测、专业性的运营协助、即时化的分配机制,许多的创作者,能够快速地被发现和培育,并且能够通过整合力量,进行多品类的IP运营,这对于其中真正有才华的人来说,是天翻地覆的机会公平。

因为平台所提供的机制,就是公平的。

尽管游戏和影视的创作有比较高的门槛(也都在不断持续降低),但是小说、漫画等形态,已经提供了充分的机会,能够让这些创作者容易被人看见。

这也意味着,网络原生的IP将会日渐成为主流。

在这次榜单中,原生于传统写作或源头的作品,依然有强大的力量,包括金庸、刘慈欣,都是传统写作的范例。但他们的比例正在下降,而且可以想见,未来的下降趋势将更加明确。

作为一个执迷于传统阅读的人而言,我是深深被这些网络创作者的想象力、故事创造力与时代的触感所震惊的。

《流浪地球》《庆余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少年的你》,这些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除了《流浪地球》是从传统科幻IP之外,其他全是从网络IP中生长出来的。


▲电影《流浪地球》海报(图/网络)

在新华社发布的指数中,网络文学为主的原生IP竟然占比超过一半。这一方面既呈现了网络原生IP的占比已经占压倒性优势,而另一方面说明,以游戏,漫画等形态的原生IP还有庞大爆发空间。

尽管这个指数榜单已经成为中国IP产业的一颗明亮星星,但是从中仍然透露出IP产业的“成长的烦恼”。

首先从指数本身而言,其颗粒度还有待细化。从评选的指标而言,对于数据目标,例如使用人数,使用时长,公众认可度等,还需要更加细致的分类与深度的解析。

举一个不那么恰当的案例。美国杂志《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每年都会出一个全美大学排行榜。这个排行榜不仅会给出当年美国大学的年度排行,而且会给出年度学科的排行。而在他们的评判标准之中,论文与科研成果不过是其中的部分指标,他们所研究的指标,包括了教师薪金、师生比、平均毕业率、科研经费、毕业生去向等等多维度的指标。

这个排名,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IP,来自全世界的学生和家长,都要参考这个指标进行择校。

新华的这一份IP指数,如果能够长期运营,进而成为用户选择文化产品的参考指数,那么,它本身也会成为一个IP。

而更加重要的是,指数应该有机会能够成为指导IP产业发展、甚至更高质高量发展的标准和方法。


尽管包括腾讯在内的众多IP生产和孵化公司,已经有了一套相对完整的基础设施,并且已经自觉地进入了产业化的运营,但是,中国能够成长为世界性的IP生产基地和输出国吗?

就指数本身而言,已经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即IP产业已经受到广泛关注,并且试图在寻求更加标准化与系统化运营。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在指数的评价标准中,专门有一项全球认知度,在寻求全球性竞争的可能性。

不过,如果真正要达到中国IP的国际影响力,恐怕仍有一段长路。

首先,在格局上,我们与国际上先进的IP生产商之间,有很大的距离。目前,两个宇宙,已经成为全球性的IP巨头:漫威宇宙和DC宇宙。

这两个宇宙手上都有着数量庞大的独立IP,但是这些IP之间又能够彼此连接,成为一个有机的联合体。他们的产品基本上是全覆盖的,包括影视、动漫、游戏、周边,并且通过异业合作,正在逐渐向全产业延伸。

这是格局化IP的终极之路。

而这种IP,需要的是兼容并蓄,博采众长。以漫威宇宙为例,它从最初斯坦·李的漫画,延展到了希腊、罗马、北欧神话,后来延展到了克苏鲁神话,现在,正在向中国神话传说领域发展。


▲漫威宇宙(图/网络)

形成一个宇宙,已经不再是创作者个体的事情,而要建设一个产业化、结构性的生产机制。如果仅仅从内容资源上说,中国的资源已经足够丰富。

《庆余年》是建立在文明重启的角度上的,在其中,中国的古典诗词、哲学内容,成为了主人翁的工具,但我认为,如果能够把中国古典文化、哲学、政治、军事融入进去,成为其内容的核心组件而不是工具的话,《庆余年》就可以变成一个宇宙。

但,这当然不是猫腻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情,更需要平台的力量。


《王者荣耀》也一样,已经具备了宇宙的雏形,也成为中国第一个能够把中西文化元素结合在一起的手游。但是如何演化成为一个多形态的、全通路的、宇宙化的IP,需要团队化和市场化的运行机制,也需要腾讯新文创的进一步努力。

另外,目前新华指数上的IP产品,基本上都是大众化IP,而缺乏文化性、深度性和思考性的IP,从某种程度上讲,相对在思维结构上偏简单,无法吸引更高要求的用户的深度介入。

美国作家丹·布朗的IP,可以作为一个对比。在丹·布朗的小说中,都市传说、西方历史、基督教历程,全面展开出来,使人们在阅读这样的悬疑小说的时候,同时在理解和了解西方政治史和宗教史,这就上升成为文化性IP了。

《权力的游戏》是另外一个案例。它所吸引的,不仅仅是西方的用户,也包括了中国的用户。人们在跟随电视剧进行探险的时候,其实在受到西方神话传统、神魔传统和政治传统的深度影响。

《哈里·波特》系列、《魔戒》系列,都是这类文化性IP的经典。


▲《权力的游戏》海报(图/网络)

中国文化IP要影响到本国的高层次用户,甚或能够进而影响全球性的用户,成为全球性IP,也必须做系统化升级。

我自然对此有信心与期待。

中国的文化传统是整个世界的富矿。相比《权游》,我们有《左传》这样的传统;相比《魔戒》,我们有《封神榜》这样的神话系统;相比《哈里·波特》,我们有《西游记》这样的怪奇故事。

中国数千年的文学传统,到了今天面临着巨变。每个时代,都有着自己的IP生产模式与方法,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杂剧,明清小说,一代代的传统便是如此下来,并且产生了无数的经典。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会产生一个超级的、经典永流传的IP,那必然就是网络IP。因为它就是今天内容生产的主流模式。

新华社所发布的这个指数,应该算是产业发展至今的一个阶段性总结,尽管它并非第一次发布。从本能与分散的网文、游戏、影视、动漫,发展到自觉的整合性运营,以及腾讯“新文创”的十年长远布局,都是互联网文化原创中躁动的灵魂,试图承继与超越旧有结构的奋进和呐喊。

但是,如何去吐纳千年文化根基所薪传下来的元素,如何去将它们演化成不朽的经典,所需要的,既是创作者的辛勤、才华与创造力,也在于IP运营者与平台,如何建设强大与机制化的生产制作能力,以千钧霹雳之力,把他们打造成世界级的文化瑰宝。

喜欢墨默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