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逍遥自在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我,来尼泊尔做生意,发现当地男人地位真高,娶3个老婆还不干活

送交者: 牛员外[♂☆★★★★湖边健走★★★★☆♂] 于 2022-11-26 21:08 已读 1225 次 2赞  

牛员外的个人频道

+关注

我叫杨峰@风清扬的旅行日常,现在在尼泊尔。


曾因生意不顺,跟朋友来到尼泊尔,结果生意没做成,又因疫情回了国。这一来一去,认识了一位尼泊尔姑娘。


姑娘非要嫁给我,以为爱情降临,于是我再次来到尼泊尔。哪知没几天,姑娘因父母反对与我分道扬镳。


为了梳理自己的心情,我开始游历尼泊尔,谁知无意中打开了神秘的宝藏。


不管是“脚踩香饼”,还是“犀牛逛街”,这里的生活习俗和各类信仰,都让我大开眼界,也因此喜欢上了这个神秘的国度。

(和犀牛一起“压马路”)

1987年,我出生在人杰地灵的湖北荆州,我所在的毛市镇号称“面点之乡”。我家兄弟三个,我排行老二,兄弟仨包括我的亲戚朋友,大都以从事面点为生。


可能因为我排行老二的缘故,上不用帮衬父母,下不用照看兄弟,所以养成了我比较随性的性格,这也注定了我日后漂泊的人生。


2010年,我结婚以后,跟妻子两个人刚开始做裁缝生意,后来有了两个孩子,又回归老本行做早餐。再后来,有了一定积蓄,我们就到成都从事早餐生意。


一开始,夫妻两个相濡以沫,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三四年之后,我们就买了车买了房。生意好,自然想着做大做强,于是盘了一家更大、位置更好的铺面。

(我和一个姐姐在尼泊尔)

正要大显身手的时候,却因为环保检查等原因,导致生意变差,进而影响心情,致使我们经常因为生活中的琐事闹矛盾、吵架。


渐渐地,夫妻之间的感情变淡了,时间久了,她选择了离开。


我放下生意,跑去找她,可没想到她却跟别人好上了,就连她妈也劝我们离婚。就这样,我们联系得越来越少,2019年办理了离婚,孩子留给了我。


离婚后那段时间,情感失落,生意又十分落魄,所以就想着把自己流放。


正好有个朋友邀我一起去尼泊尔做生意,我正无所事事,就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了我妈妈,跟随他来到了陌生的尼泊尔。


初到尼泊尔,是2019年9月,我在这里考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在这边想做好生意,没有想象之中那样简单。

(这儿的大象和人是朋友)

后来觉得做服装生意很好,可总觉得自己并不具备那样的能力。因为之前一直做早餐,俗话讲“隔行如隔山”,可能就是这个道理。


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一段时间,到年底,疫情突然到来,海关基本关闭了,自己就更无事可做了。于是,我又飞回了国内,回到了成都。


刚开始,我见别人跑车赚钱,就跟着跑,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一个月下来,尽是违章,钱没多赚,反而赔了不少。


想着再从事老本行,可一个人无法操持,就跑去做早餐的弟弟那里,接着干早餐。


但心里始终有个“坎”,觉得以前自己大小是个老板,一年少说能赚20多万,可如今沦落到要给别人打工,实在无法接受。

(尼泊尔美女)

之前在尼泊尔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当地女孩,她说喜欢我,很向往中国,不介意我有两个孩子,要嫁给我。


但那时我心情郁闷,根本没当回事。那会儿她又联系我,国内事业不成,我索性就又飞到了尼泊尔。


再次回到尼泊尔,已是2021年5月。5号到的尼泊尔,第二天早晨女孩就迫不及待来见我。


由于疫情严重,她见了我一面,就匆忙走了。也因为疫情,她怕我在外面吃不好、住不好,就想让我搬到她家住。于是把我们的事告诉了父母,谁知这竟成了我们散场的导火索。


她们信仰的宗教不允许跟外界通婚,她父母极力阻止女儿跟我交往。


无奈爱情最终敌不过命运的安排,这之后,我们联系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她要嫁人了,我们的联系就彻底断了。

(我与帕斯帕提那神庙的苦行僧)

看来,老天有意考验我,让我事业上不顺,感情方面也屡屡受挫。为了梳理自己的心情,我决定去尼泊尔各地旅行。


在旅行中,我发现尼泊尔有很多奇特的地方和风俗,就一边旅行一边拍摄,做起了自媒体。结果受到很多网友的喜欢,这更加激励我,疯狂游历尼泊尔,同时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快乐。


尼泊尔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从北到南,海拔由8000多米降为160多米。


在北部博卡拉的雪山,得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下到山脚就得立马换成格子衫。如果你到南部的奇特旺,就会马上体验到热带雨林般的湿热难耐。


尼泊尔加德满都当地的理发馆虽然很普通,但很有地方特色。我头发虽不长,却偏爱来这里消遣,原因就是为了花钱买个“不痛快”。

(每次理发后,我头都嗡嗡的)

每次理发师会先处理脸部,之后就是用一种“干洗剂”在头发上简单一抹,接下来重点来了,对方会用拳头不停地在你头上敲打,边敲边拽,直到把你敲晕,才给剪发。


我就爱体验那种被“受虐”的感觉,这就像偶而吃到放芥末的食物,呛得你直流眼泪,过后却忍不住说“爽”。这种体验也不贵,折合人民币才10块钱。


尼泊尔的美食绝对有特色,到这里无论哪一天、哪一顿都少不了咖喱饭,走在路上都是咖喱味。


最常吃的还有当地的奶茶、大饼,就是感觉家家户户都不刷锅,里里外外黑黑黄黄,所以千万不要去细想。


而且很多小吃店绝不浪费粮食,把客人吃剩下的倒回锅里,然后再盛给你吃,这几乎成了每家店不成文的规矩。

(浪费可耻,吃不完就倒回锅里)

你肯定见过按摩店脚踩背的,但你见过“脚踩香饼”的吗?在这里有一家人气很旺的网红店,店的门口总是被人挤得水泄不通,就是为了亲眼见证一种奇葩美食。


那便是把十几张已经擀好的饼摞在一起,然后师傅脱了鞋,露出黑黑的脚,踩在那白白的饼上,就这样一脚深一脚浅,一边踩一边很享受地转着圈,踩好了再下到锅里。


我偷偷问师傅,为什么非要用脚踩呢?师傅十分自豪地回答“这样味道才更好”,至于什么味道,你只要亲口尝一下就知道了。

(这样味道“踩”更好)

来到尼泊尔,就不能不到奇特旺去领略一下动物们的风采。


奇特旺的街不仅是给人逛的,也是给动物逛的。


刚来这的游人都会惊讶,走在街上,突然会出现一头犀牛悠哉地“压马路”。正疑惑时,可能身后又会出现一个巨大黑影猛地朝你袭来,吓出一身冷汗。


原来是一头身高达两米多的大象,载着它的主人。它还会伸出长鼻子“化缘”,你拿出食物递给它时,它也会开心地扬起鼻子,露出嘴巴朝你“笑”,甚是可爱。


在这里,大街上遇见大型动物,实在是不足为奇,而他们也早已习惯了彼此的和谐共处。


当然,除了人人熟知的大象,也有熊、豹、老虎等,还有成群结队的鳄鱼。

(你敢相信吗,这条鳄鱼被我吓跑了)

我曾在奇特旺住过一个地方,旁边有条河,里面有很多鳄鱼,但是经常有人大胆地在河里游泳、洗澡。听当地人说,没准儿你正在游泳的时候,一伸手就摸到了它。


最大胆的一次是,走到距离一条长达3米的鳄鱼仅10米之遥的地方,朝它拍摄。


后面有个姐姐焦急地大声喊“回来,回来”,当我回过神的时候,那本来还在慵懒晒太阳的鳄鱼,一溜烟儿钻进了河里。


除了这些凶猛的动物,还有聪明的猴子。位于加德满都的帕斯帕提那神庙,是尼泊尔最大的神庙,距今有1500多年的历史。这里除了僧人外,还有那攀岩走壁的猴子,因此,这里也被称为“猴庙”。


这里的猴子因为见多识广,个个都成了精似的。


一次,我手里的食物喂完了,有一只小猴子没得到,我摊手示意“没有了”,它竟不走,瞪着滴溜溜、转来转去的眼睛,突然把手伸进我的上衣兜,夺走了那块饼干,然后扬长而去。


彼时,我还没反应过来,只呆呆地站在原地。

(猴子从我手里接过食物)

尼泊尔有着火葬文化,也有下随葬品的习俗,就是把死者生前用过的首饰器物、钱币等值钱的东西,随着烧完的骨灰一同撒入河里。首饰器物一般不会随河流飘走,而是沉入到河底。


仪式刚一结束,早就等在岸边的淘金者,不顾河面飘浮的杂物,就一个猛子扎下去,在河底摸来摸去。运气好的话,就能淘到金牙齿、金首饰......


别人淘金是越淘越富,在这河里淘金的却是越淘越穷。有一个“专业”淘金者,27岁,他有个60岁的老母亲和三个孩子,据说前几年,老婆为了给他减轻负担,就自己离开了。


他一天忙到晚,能赚到200卢比(大约10元人名币),到了晚上,就抱着孩子,和老鼠一起睡在马路边。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到路边小店吃一顿香喷喷的咖喱饭。


要说这些人不务正业吧,但起码还算自食其力。可有一些人,每天什么也不干,就坐在大街上伸手要钱,等着路人施舍。

(低种姓的后代依然只能接受最底层的命运)

这就是所谓的低种姓者,这些人生活在当地社会的最底层,一生都在从事较为低贱的工作。像教师、警察、高级技工等,一般都是高种姓者。


高种姓者因为从事较为高级的工作,自然有高收入,就能接受高等教育,下一代自然会传承他们的衣钵。低种姓者则完全相反,他们的下一代也就继续上一代的境遇。


他们泾渭分明,互相不许通婚,因此经过世代传承,就形成了以高种姓为主的贵族、官员,和以低种姓为主的贫民。他们的信仰也加深了这种烙印。


但是在这里,没有娶不到老婆的郎,只有嫁不出去的姑娘。因为出彩礼的一方是女方。结婚时,女方不但要带着嫁妆,还得给钱,没钱就嫁不出去女儿。

(我的尼泊尔三姐妹齐声说,今生只嫁中国人)

这和国内的习俗正好相反。在这里,一家人为了把姑娘嫁出去,掏空了家底,到了男方家,还得给人盖房子。


这里的男人可以娶两个,甚至三个老婆,前提是大老婆同意。而且男人享有很高的家庭地位,因为里里外外干活儿的往往都是女人,男人都在那袖手旁观。


我常到一些偏远的农村,看到和泥盖茅草房时,往往是家中的几个老婆在干,男人就在那里看着。他们要么不出去,出去的话那就去“淘金、要饭”。


我经常到一家农户家里,不是帮她们在田里插秧,就是帮她们做家务,惹得大婶总是说中国人好,尼泊尔男人什么都不会,非要把她三个女儿都嫁到中国。


而她的三个女儿因为我的缘故,对中国充满了憧憬,都希望能找个中国男朋友。

(我在尼泊尔农户田里插秧)

来这里久了,发现尼泊尔人虽然穷,但是他们却很快乐,也很会享受。一年365天,节日就有300多个,政府规定放假的有50多个。


以至于很多人来尼泊尔旅游,看到当地举行节日盛会,都以为自己运气好,殊不知这种运气天天有。


而他们不光过自己的节,连圣诞节、元旦、情人节这些舶来品也是照单全收,因此,一年工作的时间竟少的可怜。


可就连这为数不多的工作时间,他们也要尽可能抽出时间去享受过节的快乐。走在街上,经常看到一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一言不合,当街就跳起舞来,拦都拦不住。


一次,我骑着摩托车,忘了带驾照,被当地交警带到了交管局。恰巧碰到一位美女交警跳得兴起,我说可以拍视频发到网上,会有更多人欣赏到。

(这才叫过节)

她立马开心地跟我说,如果点赞量超过50个,就不罚钱。结果,点赞超过了100个,不但一分没罚放了我,还说以后有事尽管找她。


节日这么多,本来是该高兴的,可却愁坏了那些外来的老板。


一位老板跟我诉苦,有一次他实在看不过去,就批评了当地一个员工,谁知这个员工反过来讥讽他,工作不是为了快乐吗?你工作那么幸苦,请问你快乐吗?他竟一时语塞。


可有时节日也会变成祭日,巴格玛蒂河经常举办盛大祭祀仪式,俗称“恒河祭”。有时在活动中,人们会疯狂冲向河里,就会造成踩踏事件,有人就不幸遇难。


这就是尼泊尔人,他们在困苦中洋溢着欢乐,也在欢乐中掺杂着些许痛苦!而他们的母亲河——恒河,承载了上述的一切。

(人们在河边祭祀)

这或许也是很多抑郁症患者来这里寻求治愈的原因。在这里仿佛能洞穿世人的一切,使人看到世上的一切虚伪存善、爱恨纠葛只不过是一场浮云,从而求得心中的一片宁静。


目前,由于疫情的影响,这里和国内的市场还没有完全放开,我在这里主要从事一些代购生意,有时也会带一下旅游团,也做自媒体。


虽然赚的不多,但每当看到那些居无定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们,心里也难掩悲悯,忍不住伸手去帮一帮。


经常见到一些人,随便将帐篷在大街上一搭,就成了房子,破布一铺就是床,然后一家人坐在那里等着“天降福祉”。我跟朋友说,这哪里是过日子,这分明是在熬日子。

(给孩子们发放礼品,是我最开心的事)

更可怜的是孩子,大人们吃不饱、穿不暖,也让自己的下一代跟着受累,每当我拿着一些食物、日常用品给小孩发放时,他们就会一拥而上来抢,这难免让人心生反感。但是被抢完之后,又忍不住再去给他们买一些。


让我欣慰的是,关怀总会带来感化,现在孩子们也会排队等候拿礼品,接到礼品时,都会开心地说声“Tank you”。


回馈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不在于你挣多少钱,而是有多大能力就发挥多大作用。


生活不只有索取,还有舍得,即便是一件平常小事,你舍得分享、舍得付出,同样能收获一份无以言表的乐趣。


忙碌中累了,我就会到博卡拉放松一下心情,这里完全没有加德满都的喧闹、噪杂、污浊,呈现的是一片鲜红、洁白、湛蓝、翠绿的多彩。

(近处郁郁葱葱,远山洁白无瑕)

去到雪山,远眺一望无际的云海;乘坐滑翔伞,像鸟儿一样翱翔在碧蓝的天空;来到谷地,畅享在百花吐艳的满园春色中;踏上小船,荡漾在碧绿恬静的费瓦湖畔......


不知不觉沉了、醉了、迷失了,突然心生疑惑,这还是在尼泊尔吗?


这是一片圣洁而神秘的土地,她吸引无数游客来到这里,爱上这里。爱这里多样的风光,爱这里闲散的时光,也爱这里人们的淳朴、天真,更爱透了人内心深处的虔诚。


同时游客也带来了文明、开化,它在不知不觉影响着这里,改变着这里。但愿有一天,不再吃到那“脚踩香饼”,不再看到淘金者的身影,甚至不用再为乞讨者的命运而担心。


这就是我,之所以还在这里,是因为我爱上了在尼泊尔的生活。

喜欢牛员外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