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情感笔记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一个卫生巾,两面照妖镜!女人要卫生巾,错了吗?

送交者: 曾经的我们[★★★声望勋衔14★★★] 于 2022-01-09 23:15 已读 466 次  

曾经的我们的个人频道

+关注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这是鲁迅先生的话。


对民国时期的国人,鲁迅先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在他的笔下,他没有苛责过任何一个底层人,闰土也好、孔乙己也好、阿Q也好,鲁迅先生都是带着平视的共情来写的。


实实在在地说,知识分子,不应该呆在书阁里,而是应当扎在泥土里,不到泥土中,是看不清社会现实,也是无法与劳动人民共情的。他会越来越脱离群众,甚至,走到群众的对立面。


我想,鲁迅先生也不会想到,百年后,一位获鲁迅文学奖的老作家,会在文中居高临下地对一个普通群众发起笔攻。


这位老作家,就是吴克敬。

如果不是读了原文,我也不会想到,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会对一个要求卫生巾的女孩,写出这样的文字——


“你自己有没有卫生巾,什么时候用卫生巾,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吗?而在紧要的时刻,还要苛责别人不能上门给你送!……疫情当前,什么矫情,什么小姐做派,是没有用的,别人才不会惯着你,任由你大喊大叫!”


最初,我以为是有人断章取义,制造热点,但了解原委后,我只得接受——老作家吴克敬,是真的错了。


吴克敬错在哪儿?错在批评被隔离人员要卫生巾?错在对普通人的道德绑架?


我认为,那不是根本的问题——


根本的错误,是老作家对某个具体的人,发起了人身攻击!

一个卫生巾,折射的是两面照妖镜。


一面照妖镜,是照吴克敬的。

我们无法从一个人生活中某个剖面,去判定一个人的道德;我们也不能因为小姑娘一声抱怨,就给她扣上一个“小姐做派”的帽子。


我查看了网传的视频,这名女子在酒店集中隔离,因月经提前来了,没有卫生巾,多次求助无果后,情绪崩溃下,向工作人员哭诉。


将心比心,疫情突发,全城战疫,被隔离的女孩,要求生活用品,乃至抱怨两句,实在情有可原。


退一步想,如果这个抱怨卫生巾没人送的小姑娘,是我的女儿,我忍心苛责她“矫情”“小姐做派”吗?如果这姑娘,是吴克敬自己的女儿呢?


在公众传播的领域,可以批评现象,但不可以攻击人。


人是多维的,不是单向的,每个人都可能在公众生活中犯错,不可以因为一小错,把人关进道德牢笼。


谁有资格高高在上地进行道德审判呢?谁又敢说自己是圣人呢?


当我们没有遭遇那样的生活困境的时候,我们是无权,对别人进行道德指责的。

这卫生巾事件背后,还有一面照妖镜。


这一面照妖镜,是照我们自己的。

我看到了舆情汹涌,从批评吴克敬没有同理心,已经演变成了吴克敬的人身攻击,甚至说他“道德败坏”、“不配当个作家” 。


我也是个写作的,也是个在白纸黑字上,犯过“错误”的。我得说:不是穿上白大褂、就要求做白衣天使;不是拿起笔、就是要求做鲁迅。


我并不是要为吴克敬辩解,吴克敬错了,这是板上钉钉的,但一次犯错,真的意味着他道德败坏吗?


批评是要的,但当一些人愤而对吴克敬进行人身攻击时,是否也犯了和吴克敬一样的错误呢?

网络是虚拟的,因其虚拟,它会放大人性的恶。


情绪的谩骂,变得很廉价,而理性的批评,变得尤其宝贵。

我们的批评,是批评“吴克敬言语失当、缺乏同理心”这件事,而不是吴克敬这个人的人品道德。


我想,我们在网络上发言,还是该常常照镜子的。

喜欢曾经的我们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