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情感笔记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眼泪都准备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送交者: 狂心中[♂☆★★★★如狂★★★★☆♂] 于 2019-12-07 10:49 已读 307 次  

狂心中的个人频道

+关注


@小丧怪:过去某年闹饥荒,大家都吃不起饭了。


当地就有个大户人家,觉得养太多人费粮食,遣散了很多仆役,让他们自生自灭。


这群人里,有一个书童,还有一个丫鬟。


书童是跟着少爷,从小练习绘画的,他和丫鬟在出这事之前就熟,就一起跟着逃荒大部队跑了。


书童对丫鬟藏着一份喜欢,但没说过。


他本打算,等到了有粮食的地界,找个地方住下,好好跟丫鬟聊聊。


结果跑了半个多月,眼看周围还是只有逃难的人。


书童就去问,说咱们这是奔哪去呢?


结果大家都不太认识路,两眼一抹黑的瞎走。


书童就觉得不能这样了,再这样一准饿死。


那天书童正在煮一锅树皮,他和丫鬟躲在城隍庙里,谁都不是很开心。


太饿了。


“有人开始吃土了。”当时丫鬟看着锅里的树皮说:“吃完会胀死的,但还是有人吃了。”


丫鬟又问:“能吃了吗,真饿啊。”


书童:“再等会,煮软点容易消化,你总胃疼。”


“我先跟你说个事。”书童又说:“咱俩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恐怕得分开走。”


丫鬟抿着嘴低头想了想,没言语。


书童说:“你往东,我往南,碰碰运气,走到有粮食的地方,命就保住了。”


书童把树皮捞出来,撕成两半,递给丫鬟较大的那部分。


丫鬟接过来,也不吃,还是抿着嘴。


书童咬了一口,口感差,还很磨牙。


丫鬟说:“我太拖累你了吗?”


书童说:“没有,只是分开走,活下去的机会大一点。”


丫鬟低头咬了一下树皮,没咬动,反倒是眼泪下来了。


丫鬟说:“你一准是嫌我了。”


书童就说:“闹饥荒呢,不知道哪有粮食,万一全走错了方向,都要饿死。分开呢,活下去还或许能见面。”


说完,书童把自己手里树皮啃完,从包袱里掏出一个画轴塞她手里。


书童说:“这一分别,不知何年何月能再见到,留个念想。”


丫鬟看了看,又推回去。


书童急了:“值钱玩意儿。”


丫鬟就说:“有什么用,还不如个馒头。”


书童说:“现在是没用,等到了有粮食的地方,你就卖掉,总能吃饱。”


丫鬟想了想,又推回去:“那你留着吧,走出去了换点粮食吃。”


书童说:“这是半幅画,我还有一半,偷得少爷的。”


丫鬟打开,上面画的是一副山水。


丫鬟说:“明明是一整副山水,怎么说是半个呢。”


书童说:“这叫叠画,分公母,上下两幅画叠着放,山水图变人物画像。”


书童又说:“这个手艺早绝迹了,做不了假,你我一人一半,如果没卖掉,日后也容易找见。”


然后就扭头走了。


丫鬟没看到的是,书童转过身,眼泪也下来了。


叠画什么的,只是书童临时编出来的,那不过是张普通山水,没有一对,就那么一张。


那是书童身上最后一点东西。


自打城隍庙分别之后,丫鬟一路往东。


走了没几天,就走到了收成好的地界,画当然没舍得卖掉,一直留在身上。


但她不管怎么托人去找,都找不到书童的踪迹。


仿佛那天城隍庙之后,书童就凭空消失了,甚至连他的另一副画也杳无踪迹。


谁也没听说过叠画这种事。


丫鬟到了晚年,整天就闷闷不乐的,每天念叨这些陈年旧事。


她的孩子就问,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以前闹饥荒,现在大家都吃的很好,你还有什么不开心呢?


丫鬟就说,也没有不开心,只是惦记着书童的事,有个心愿未了。


她想的是,哪怕书童不在了,几十年过去,至少要把那两副画找齐,放在一起。


人活一世不容易,既然有缘无分,好歹成全个画,让这张图成为它原本的样子。


“事已至此。”丫鬟就说:“我也不过是,想求个原图。”

喜欢狂心中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贴主有权设置个人黑名单,谢绝回复,被多名网友拉黑ID的社区信誉度降可能会下降。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