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南怀瑾讲《唯识与中观》第04章 上

送交者: steambasss[品衔R1] 于 2021-02-23 8:27 已读 35 次 1赞  

steambasss的个人频道

+关注

《唯识与中观》第04章


……痛苦得很,每一个细神经打通都很痛苦。尤其你们有近视眼的,五官有一点不好,都要大病一场。连我的眼睛都开过刀,我告诉你。我晓得那个气脉通眼睛的时候,我眼睛里头长出一个东西来,当时我想,《封神榜》上,眼睛里头长出一个手,手里头还有眼睛,“天眼”就那么长出来,结果我到医院里把它割(la2)掉了,我晓得这一部分气脉不通。但是学医的知道,这一部分的气脉不通,眼球的眼白上长东西啊,一定同那个气候的这个感冒啊,同风寒有关,气血循环系统不好。当然我割(la2)掉了以后我也不肯带眼框,还看书呀,眼睛还在流血,结果裂得更大,裂得更大我也不管,准备你瞎了算了,它也犟不过我,它又好了。但是你们不要这样玩,你们玩不得的,这个东西不是好玩的。


那么就是告诉你们,很多大家看到的东西啊,就是脑部的这些气脉不通所呈现的,那么这种呈现的呢,是非量的境界,非量跟个独影。如果是种子……好,现在答复了你这个(问题了)。但是你里头有个问题,你是观中所呈现的影像,这又同定中不同了。因为你在做观想嘛。你在做观想,你第六意识做观想,你第六意识的观想,你譬如说修准提菩萨、修白骨观,你观一点,你观想没有达到专一的时候不能算止,不能算定。所谓专一,观想某一点、观想一个亮光,这一点亮光要一念万年、万年一念而不变,忘掉身心,这个叫做专一,这个叫得止,或是说得定。没有达到这个时候,你意识境界没有到达这个专一的这个阶段呢?那你不算“奢摩他”,不算得止。那么你的意识也在跳动像电子一样,意识跳动刺激了生理、脑子、生理神经,然后配合上独影境界,这是非量境,还不能算它是独影境。换句话,严格讲有些是独影境,有些是非量境。你提的问题是“观”中,提问题随便写。


如果是“定”中呢?同“观”中是两样。我讲定中啊,已经不是止观了,只一念,第六意识的现量境,一念清净摆在这里,这个是定中。此中的差别、用功夫的差别是非常细的,特别注意。所以有许多认为有神通的人,都在非量境界上、独影境界上,那么这种境界叫不叫做通呢?叫做凡夫境界有少分的依通。依通不是真正的神通。问题大得很。说小事啊,我告诉你,不管是算命、看相,中国外国许多有神通的人,乃至包括这些什么大师啊教授呀,一言以蔽之,我可以给你举……有两句话你要记得:小事保险你灵,大事是保险你不准。这不叫做神通了。小事灵没有用啊!这些都属于依通。大事是保险你不准,大事他也不知,他也不说,啊。


乃至说,他知道了自己的过去未来了,宿命通了以后,发的神通差不多了。但是通了宿命的人,自己有神通也不敢玩了,晓得这个严重得很,不能错一点因果的。这是第三个(问题),还有第四第五个,好多哦。


(第四个问题,)“修到醒梦一如的时候,在梦中知道自己的梦,”(师说:这个字看不清楚)“醒来以后觉得依然知梦,此梦乃是独影意识,还是比量、现量,还是非量?”梦,刚才我有讲过,不需要答复了,你这个梦境(台下提问的学生在口述问题)哦,醒梦一如时(师在倾听……哦哦哦,好好好!)梦中知道梦是第六意识清明、第六意识的作用。那个的梦境界,这个时候,就是说独(台下提问的学生又补充口述)两个都在并用,拿生理上讲,脑子、神经并没有完全睡熟,那么有一半是醒了,这个是,这所有的境界都可以说是第六意识的非量;但是扩大来讲,非量也是现量——第六意识所表达的。可是你这个问题中间有个问题哦,“醒梦一如”不是这样解释,不是梦中(台下提问的学生又补充口述)


这个醒梦一如啊,不是说梦中做得了主不叫醒梦一如,修到了,在梦幻境界,所以下面这境界是醒梦一如:“时人见目前一株花,如梦中相似。”是幻观境界成就,所谓“幻三昧”叫作醒梦一如。07:06三校你这个所问的是梦中可以作主,不算是醒梦一如。啊,这个就要纠正,你现在插话……


(台下提问的学生又补充口述,大意是说:在梦中,身体在打坐,心里在发光,你说梦中打坐发光,是梦吗?)


当然是梦啊!当然是梦啊。所以你要研究唯识啊!你以为这个是真的啊?我问你,你刚才犯了一个逻辑错误,你认为梦中,你讲的“我梦中梦到,我正在打坐在放光,你能说它是梦吗?”我不答你的话了。


(台下提问的学生又辩说)


这个还是独影境,独影境所变现的功能,是有这个关系,独影境跟着带质两个来了,两个配搭了。你说带质、独影啊,这些所以,你看,我们讲啊,有几个同学的问题,就是把观待道理同证成道理搞不在一起。每个名词啊,解释(接触)名词以后啊,思想被名词困到了。这几个东西有时候刹那之间它变化很快,配搭着用的。但是它还是梦,那个境界还是梦,不是不是梦。千万搞清楚哦。如果搞不清楚这个理,就往往走入那个梦境,你当成神通了,当成真的了。久而久之会不会起神通?绝对会起。起了以后这个是什么?你查《楞严经》想阴阴魔的境界,就进入魔境了。因为,犯了——这就利用《楞严经》的道理了,虽然慢慢地意识上受这个影响,就作为圣解了。——你刚才讲的话(就)犯这个逻辑。你很肯定说:这能叫它是梦吗?!已经下意识中间把它作为圣解了。知道吧?(是)这个道理。所以这个唯识更要留意了,非要搞清楚不可。


岂止如此,因此你学了意识的现量,你要晓得,把《楞伽大义今释》前面的“八识规矩颂”翻开,第六意识的颂怎么讲?“三性三量通三境,三界轮时易可知,”对不对?(我背得没有错吧?不要打我手心了,老师啊!当小孩子背书给老师打怕了的!)一个字都不能背错哦。“三性三量通三境,三界轮时易可知,”所以你翻开《瑜伽师地论》,第六意识占了十几卷哪!一、二十卷。这个三界六道统统在意识里头。


所以第六意识在梦中岂止会做梦,我告诉你,你不是读过《子》书上,《列子》里头,说一个神仙,挑担子的。然后挑担子,这是道家的神仙喽,叫做“壶中别有天”,知道吗?这是中国的子书上、道书上(的故事)。担子挑在这里路上休息,然后担子里头搬出一个盒子,盒子里头、掫起来:“出来!”太太从盒子里跳出来。(如果你看现在买飞机票如果有这个本事的话,有家属可以放在洋火盒身上一带就出来了,太太放在里头带走了!)“出来!”出来以后哇,跟太太两个酒食、厨房都搬出来吃酒啊、喝酒,喝完了跟太太……,喝醉了以后休息,这个神仙吃醉了休息,太太没有醉。太太又在身边摸出来一个盒子:“出来!”,她的爱人又出来了。那么,两个人又在玩一套,玩完了以后看到这个道士神仙快要醒了,那个太太叫这个爱人:“快点进去快点进去,他要醒了!”一进去,放在口袋里了。那么这个道士修道的人醒了,“哎呀!可以走路了。”看到太太,“还没有睡啊?进来进来。”放到盒子里一装,又挑个担子走了。叫“壶中别有天”。


意识境界的重重独影,如果你定力深啊,岂止梦中知道做梦而已哦,“三界轮时也(易)可知”。


所以一个神经病的人,你看一个神经病,你到神经医院看看,我们在座有好几位医生就知道。譬如我有一个朋友发了神经病,在我家里住二十多年了。他坐在抽水马桶,以前的那个抽水马桶日本式的,埋在地下的,他一边拉大便一边发了神经,把那个抽水马桶两手一拉,就站起来。然后啊,这个房子,那个日本式房子矮是矮一点,他一跳就上去了——他神经发了。当然谁都把他没办法。但是我一到一叫:“下来!”他规规矩矩就下来了,“放下!”他就放下了。当然他下一次有点怕我。你看这个人,普通你做到吗?


所以身体的体能同意识境界的功能,我们凡夫没有经过修持都埋没了。所以神通一切境界都是有的。但是你不要认为那个是真的。搞清楚啊,对了没有?解决了!


第五条,“如一切量、一切境、一切性都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独影意识的现量。那么,禅宗的语录上讲,‘时人见此眼前一株花,如梦中相似。’这个是否这是第八阿赖耶识现量的证成道理?”——差不多了。但是告诉你,第八阿赖耶识的证成道理差不多了,这是南泉祖师讲的,马祖的大弟子:“时人见此眼前一株花,如梦中相似。”要证入菩萨道的如幻三昧,是第八阿赖耶识转了。


但是,下面的不对了!下面说:“这个同‘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的道理不相干。”怎么叫不相干?所以日本的禅宗,同中国有些讲禅学的认为,常常引用这三句话:“未悟道以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道以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最后大彻大悟以后,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这个话你查《指月录》、查《传灯录》,不是大祖师的话。这是偶然用功境界。拿这个话判断禅定悟与不悟,毫不相干!我告诉你,一个发了神经病的人、一个受了刺激的人,他也见人不是人、见鬼不是鬼,也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你不能说他悟了。这个所以我的诗上,有两句诗,“眼见空花,心病狂。”这个不对!这个是不对的。我这个诗好像在《楞严大义今释》上面,还是……所以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用功到某一个境界,眼识还在、意识不起分别,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真证的道理,叫证量。如果一个病态,一个变态心理的人,意识落在无记上、受了重大的——现在心理学上,所谓人格的变化,——受了重大的刺激,意识没得思想了,傻了。但是他眼识在,第八阿赖耶识功能还在呀,他也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这个同悟道不悟道没有关系!所以啊,这几句话一般讲禅学都引用来讲禅,很危险!很错误!很严重!悟与不悟同描写的这个境界没有关系。悟与不悟是“智”。第六意识转妙观察智,待第八阿赖耶识整个的转,八识转成四智才开禅宗的证悟,这个不相干的。所以说:“时人见此眼前一株花,如梦中相似。”这个不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两样。应该说,这是“菩萨境界如幻三昧”。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这个境界很难讲。如果是病相,属于非量的境界。如果这个人,(这是用如果了,假定)假定这个人入了静(正)定呢,“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那是他下的语句用错了,(应该是)“见山非山,见水非水”,进入梦幻境界可以。那么彻悟了以后,“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还是”两个字也下错了。彻悟的人啊,随时在梦幻空花境界,说它是山也可,说它是非山也可。这些呆板的语句不足以断定悟与不悟。所以这些个问题不要扯在一起,扯在一起犯逻辑上的错误。这是这个道理。


唉呀我的妈!问题答复完了,好吃力呀!我看唯识课呀,我想退堂了,不上了,这样耍下去不得了哦!(一笑)


所以啊,讲到唯识,我很高兴你们后面这几位道友们问的问题。可以说会问问题了。一个喜欢答复你问题啊,你问问题要搔到痒处,搔到痒处啊才可以答复你问题。所以我上次唯识讲完了,同陈森科教授等几位朋友谈,谈到我上次翻《楞伽经》后面的几首诗,偶然现在自吹一下啊!在菩萨戒犯戒的,叫做“自赞”了,犯了“自赞”,没有毁他哦。算不定也带一点毁他哦,先声明,有比丘在座,先忏悔了,再来犯戒,哈!


讲到翻译这个唯识,讲到唯识感慨得难。这四首诗把《楞伽经》翻完了,就是《楞伽经》的叙言,我写的《楞伽经》的叙言里头的,第八页。有四首诗,就是讲这个东西的痛苦。因为张尚德教授、陈森科教授,我们下课以后谈起,谈到唯识这一次的,他们觉得称心,张尚德还讲:老师这次讲完了,下次一定不讲了,害怕、真怕我要“捏个盘子”走了的样子。我还端一个碟子(呢)!还“捏盘(涅槃)”!(一笑)


四首诗第一,“风雨漫天岁又除”,因为我《楞伽经》翻完了以后啊,正是过年,阴历过年。“泥涂曳尾说三车”,这个三车啊,声闻、圆觉、大乘就是“三车”,叫三乘。“崖巉未许空生坐”,“空生”就是须菩提,自己不好好地在那里清净打坐。“输与能仁自著书”,我说我倒霉,不及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一辈子没写过一个字,都是学生们记录的。我最倒霉了,不只自己写,还捧学生。所以我有个学生叫王绍繙、那个活宝在美国,他说:“老师啊,所以我不希望你作释迦牟尼,希望你作孔子啊,孔子专门自己写书捧学生的,颜回呀、子路啊,都是孔子捧出来的。释迦牟尼不写一个字,都是学生捧他的;我们做你学生,希望你作孔子啊,你著书,捧我们啊!”所以我也有这个感慨,“输与能仁自著书”“能仁”是释迦牟尼佛。所以我这一辈子输了,自著书。


(第二,)“灵鹫风高梦里寻”,“灵鹫”就是灵山会上。“传灯独自度金针”,搞到自己一个人没有人可以谈,一个人,古人有句名诗“鸳鸯绣出凭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我绣个鸳鸯给你看,怎么样绣的功夫绝不教给你。(我)现在绣的功夫这个也教你。古人两句名诗,“鸳鸯绣出凭君看”,这个你去看;“不把金针度与人”,这个秘诀不告诉你。但我翻了这个书啊,已经把秘诀已经说了,这个意思啊!不要讲了吧?“鸳鸯绣出凭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古人的事,现在翻它的意思,“传灯独自度金针”。“依稀昔日祇园会,犹是今宵弄墨心”。这是自吹的啊!自赞的话,犯戒的。想想当年在“祗树给孤独园”会上在讨论这个问题,好像现在在翻译这个经典,就像是在当年、当时一样的。这是瞎吹的,我不是独影境,我也没有到,啊,乱讲,是诗人打妄语!


第三,“无著天亲去未来”,唯识宗是世亲菩萨两兄弟,世亲也叫天亲,他两个弟兄,《瑜伽师地论》是无著菩萨记录弥勒菩萨的讲演。“无著天亲去未来”两兄弟走了,唯识是他两个大家提出来的。“眼前兜率路崔嵬”,弥勒菩萨在哪里?还在兜率天,我要去问他嘛我又没有钱买飞机票,兜率天入境证也没有给我,去不了。所以啊,我翻译到这里有时候痛苦啊!怎么办呢?“人间论义与谁证”,这个人世间啊想找一个人讨论一下这个关键道理在哪里;“稽首灵山意已摧”,没得人可以问,没得人讨论,只好上座盘坐一打,向释迦牟尼佛一低头。后来问题解决了,我就再翻译下去。就讲这个痛苦。


第四:“青山入梦照平湖,外我为谁倾此壶。”舍了命,把我都丢掉了。干这种事情,把经典翻译,这种吃力不讨好、卖不到钱的事情,拼命干。“彻夜翻经忘已晓”,连夜连夜地翻译经典,这本经翻译,完全一个人独立搞成的。我翻《楞严经》时,叶曼还在帮助我,翻这个经的时候一个人帮的也没有,一个人自己搞,——“彻夜翻经忘已晓”。“不知霜雪上头颅”,经翻完了,我对着镜子一照,两边头发一下子就白了,没有功劳哦!所以我两边的白发叫做“楞伽头发”,哈,因它而白的(一笑)。[引磬响]好了,今天没有办法讲到本文了,对不起啊!所以,因此看来,你看你们问题还是不要拿给我,拿给我,完了。这个本文不晓得拖到几时去了。今天只好如此啊。(师自语:“彻夜翻经忘已晓,不知霜雪上头颅”啊!)


……有了两次的课,等于没有开始。那么现在研究《成唯识论》中间,以《成唯识论》来讲的。不过我们为了了解《成唯识论》,开始啊,大概把玄奘法师的《八识规矩颂》先作一个了解。本来这个是大家应该很熟的。可是为了有一些少数同学们不熟的,所以重新要提起注意。


这个《八识规矩颂》我们这两次课程都耽搁了。那么现在我们还是从《八识规矩颂》大概先作一个认识。不过讲《八识规矩颂》以前,可能我们又需要耽误一点时间。我们了解唯识学整个的法相的道理,有一个重点,尤其这个重点是根据唯识学的大经《楞伽经》来的。整个的唯识学,《楞伽经》的范围,就是: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这个是佛法的修证全套的理论。所谓五法就是五样东西,三自性,八识,二无我、两种无我,这个基本需要认识,研究唯识的,也就是研究全部佛法了。


所谓五法,什么叫五法?名、相、分别、正智、如如,这是五法。三自性,我们不用《楞伽经》旧的翻译,用玄奘法师的翻译,用唯识学唐朝以后惯用的,就是依他起、遍计所执、圆成实,这是三自性。那么八识,我们不要介绍了,我们都知道了,前五个识――眼耳鼻舌身,如果把前五识和第六意识作一个阶层,作一个前哨、一个部队一样,是前线,中间是第七识――末那识,第八阿赖耶识,这就是八识。所谓八识,是解释了我们讲万法唯心这个心的作用,分成八个部分、八个层次来解释。这个特别要注意的。就是说,宇宙万有一切,不管是物理的、心理精神的,都是这个心王的能变所变出来的,所变化出来的。“能变”者是“心”,这个心呀,是包括了“心物一元”的心;“所变”就是变出了精神世界、物理世界、万有的现象。所以用八识——八个部分、八个层次来说明心的道理,使我们要求明心见性而达到菩提证果得更明白、更容易,有理路可寻,有它的体系条理,有它的程序可以把握。这是八识。


那么整个的八识为了达到、证到菩提,证到两种无我:一种是“人无我”,是“人”空;一种是“法无我”,“法”也空。这是《楞伽经》所概括了法相唯识宗的大纲要——这个“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


现在我们现在在五法讲这个《八识规矩颂》,这是帮忙大家恢复记忆的,很多同学们都很熟。不过现在为了大家疏懒了,我们再恢复它的记忆。《规矩颂》就是学八识唯识学的道理,基本上等于我们过去读书的《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一样的基本,就是研究学问的一个基本,古人叫作“规矩”,不依规矩不能成方圆。


所以这个《八识规矩颂》,是玄奘法师把全部的佛学,唯识唯心的道理归成简单明了一个体系。那么这个体系在我们唯识的道理里头讲,尽在讲“名”与“相”——一切的名词,一切的名字——所包含、它内涵的现象是什么。我们晓得整个的世界,我们所有的世界,一切皆是“名相”来的。所以简单明了的佛学一个名字就叫做“名相”。甚至于我们研究佛学的人,把佛学研究得非常好,只能说是“名相之学”。对佛学的名词,佛学的内涵暂时地很清楚,自己成佛没有?没有!不相干,那都在名相方面转。


所以这个“名”,拿现在的观念,包括了一切理性的,抽象的理、思想、理念同实际的这许多事、许多物,这些东西,万有的世界。精神世界属于“名”,物理世界属于“相”。这些“名相”哪里来的?我们特要研究讲一个“名”。比如现在手里,中国人现在这个手里端的这个叫“茶杯”。不过现在这个茶杯不同了,叫做“暖水杯”。这是我们人为地把它取一个名词。假设开始这个名字这个东西叫“抽水马桶”,现在我们一定说拿抽水马桶来。这个名,世界上一有了名,人为地取一个观念,把一个现象,构成了一个理念上名词的内涵。可是每一个人,都把这个名词的内涵死死抓得牢牢的,抓得很牢。譬如人家骂你:南怀瑾是一个混蛋!那南怀瑾只不过是三个中国字,它是混蛋跟我没有关系。等于我常说有一次在火车上,我隔壁坐一个人在看《楞严大义》,是在坐到高雄,快到了,我说你看什么书哇?“看《楞严大义》”,“哦,这是个什么书啊?”他说是佛学的书,这么讲一顿“非常好啊……”怎么样的。问我你认不认识这个人啊?我说不认识。本来我不认识,那是“南怀瑾”啊,跟我没有关系。我这个时候在火车上并没有研究佛学,所以同我更没有关系。


不需要去崇名,争到名啊,著相,执着那个现象。崇名著相,永远不得解脱。所以名相哪里来呢?是(先)由自己第六意识去分别生来的。第六意识所有的妄想就是分别心。所以我们人最会分别,尤其是个性分别惯了、妄想多的人,特别爱分别、爱挑剔。穿的衣服啊这里穿歪了,扣不好啊、这个地方摆不好啊,这个人看到很难过啊……都在那里分别,这些都是凡夫妄想。


那么凡夫的分别心哪里来的呢?第六意识为什么那么多分别心呢?因为被“名相”困住了,遍计所执――“遍”,普遍地存在,“计”,自己下意识地把这个虚名、假造的、人为的观念而抓得牢牢的,计就是计较。“所执”,抓得非常牢、不肯放。因此构成业力的生死、轮回,是由“遍计所执”来的。所以,名相由分别来的。自己分别以后,又遍计所执,永远不得解脱。如果自己观察清楚了,反省过来,得“正智”,晓得一切皆是虚妄,都是自己欺骗了自己。那么悟到了正智,那就是普通我们讲“悟道”,说得道了,“如如”,回到自己的生命的本来。那个如如不动,你叫他佛也好、上帝也好、主也好,你叫他是“憨不楞登”也好,叫他什么名字都可以,那只是名相,没有关系。所以看到世界上、在华严经上,什么主啊、神啊、佛啊、上帝啊,都是一个“如来”的别称。他都讲了,你叫他是鬼也可以、叫他是神也可以,佛也说了;可是一切众生不知道,就在这里转。


像这个“五法”,就讲得很清楚了。那么我们这个名相这些道理。此心怎么动呢?一切皆是“依他起”,依他而起。依他起的道理,就是“境风吹识浪”。外境界一动啊,内心就波动了。但是你看唯识这个名词很严重了,拿我们这三四百年来的思想,从西方文艺复兴以后,一直到十九世纪唯物思想的恢复地发达,注意哦!唯物思想恢复发达。因为希腊当时、希腊文化里头,乃至希腊、埃及以前,唯心、唯物这两派的思想是始终存在,同人类的生命知识文化早就有了。不过到了十九世纪以后,因为科学文明的进步,唯物思想更发展了。唯心思想在下去,这是西方。


那么以唯物思想来看,看了唯识上“依他起”这个名词,如果他只抓到一点的话,那么,佛学会给他拉去走了,很严重。我们研究佛学的人,第一个思想要注意,“空”是个什么东西?如果认为空了就是没有,正是唯物思想。唯物思想也讲空了就是没有了。生命死了,人死如灯灭,灯熄了一样,没有什么果报,没有什么轮回,一点用不着怕的。这是唯物思想,“断见”。生命断在这里,空了嘛。


所以你要晓得,东南亚小乘的佛学,恰恰给唯物思想、共产主义拉着跑,那个鼻子牵在人家手里,因为错解了空,小乘的空的毛病就有如此严重。我们尤其研究佛学的人,特别注意!随便谈空,正是唯物思想所牵着走。你要晓得唯物哲学也讲啊,你如果研究唯物的心理学,说人的心理,那根本假的嘛,机械的,人是习惯来的。所以譬如讲,巴甫洛夫的定律,苏联过去那个心理学家,所以共产主义、某某党员就用这一套理论来的。试验狗的心理。吃饭的时候要狗吃饭,把盘子一敲,狗就来吃饭。敲惯了,狗到时间就晓得来吃饭了。那么最后呢?盘子里不放饭不放牛肉,“噗噗噗”一敲,狗又来了,看看盘子没有饭,狗站在那里,口水呀,想吃的那个食欲发了,口水紧流,可见这个心理作用完全是唯物来的,等于依他而起。哎,你也觉(要晓)得唯物心理很厉害哦!所以因此依这套思想控制人,人也就是那么一个机械了。一切心理思想观念都会转变了,由唯物的物质环境把他转变了、整个转变了。一切都是唯物的。这是简单明了讲,我们不专讲这个东西、不专讲这个哲学。顺便提到,大家对现在的思想里头特别留意。


再进一步说,就是现在西方欧美心理学的发展看起来很了不起——还是在唯物的思想范围。这一点我们学者、搞文化的人特别注意!西方的思想尽管有唯物唯心的争论,可是到今天为止西方的思想,它基本立场始终还是在唯物的范围,在那里脱不出来。


我们顺便带到人类思想的未来的危机。由这个观点看来非常严重,并不是那么太平。我们晓得近一百年来,世界所有的战争,不是原子弹在战争,(是)思想在战争、心物两个思想在战争。那么未来,所以我经常感叹,今天全世界的文化哲学是一张白卷,空白的,没有东西。尤其是我们这一代,很丢人,红面孔。最怕,羞死了,我们这一代,对人类文化没有交代的。所以扭不转来这个世界的危机,在思想上现在是空虚的呀!东方和西方都是空虚的。那么由这些道理,这是因什么而有这个感想呢?讲到唯识学这个名相,一切皆是“依他而起”。


“依他而起”,比如诸位在座的,假设一个没有宗教信仰,没有学过佛,一张白纸的人,他脑子里根本没有佛,从来也没有看过佛像,也没有听过这个东西,哎,他心里也很安详呀。梦也不会梦到佛啊。但是学了佛以后呀,来去作佛里佛气的梦,而且受了许多糊里糊涂的影响。等于任何一个宗教,所以现在心理学有一个病,很难治的“宗教心理病”,信了基督教、信了天主教、信了回教、信了佛教,他走错了路,思想那个错误变成心理病的,宗教心理病没有办法治疗的。


那么这种宗教心理思想怎么来的呢?“依他而起”。没有这套学识加上,他的意识形态里头没有这个东西啊!


但是话说回来,好像我们前天,我们显明法师讲《法华经》[断录]身上都带的,随时打开扩音机在听他讲经。我也有到场去听的。这个讲得很好。我可以补充一个道理,这个故事大家都晓得。


我们中国佛教与中国文化有两个故事,老话了。一个故事大家很流行,一个和尚在山里头,讨厌这个是非人间,讨厌、厌恶极了,所以呀,收了一个小徒弟,孤儿,小孩子。几岁就把他带大,没有下过山,什么都不知道。等他到了十七八九岁,也成人了。老和尚有一天要下山了,想一想,这个孩子我要试验试验看。就把小和尚带下山,下山以前告诉他:下去啊,很多,这个世界花花绿绿啊,你当然都可以看。有个东西最可怕的,你要注意哦,那个东西呀同我们一样,这个头发是怎么样梳起来的――古代嘛,女人梳头发的;穿的衣服是怎么样的;脚、清朝的时候包小脚的——那个很可怕!那个东西叫老虎——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那么小和尚带下山来,走一阵看了以后,问小和尚,街上什么最好看?哈,老和尚吩咐他这个老虎不能看喔。小和尚讲老实话,他很坦然,他心里没有什么,说:师父啊,看来看去还是那个老虎最可爱啦!


好,那么这个问题来了,我们这个故事。你说这个心是“依他起”的吗?是,“依他起”!他本来没有看到过这个老虎,也没有什么可爱,也没有什么可怕。但是,他那个“依他起”的那个本能呢?他是有的;不是完全外物所引诱起来的。正是前天有人提到,一个青年,不管男女青年,第一次做到爱欲的性关系那个梦境,并没有对象而呈现对象的,那个作用。所以,“依他起”是讲第六意识境界,没有错,都是依他起。

喜欢steambasss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南怀瑾讲《唯识与中观》第04章 下 - steambasss (25350 bytes) 02/23/21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