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观念的作用—世界观与意识形态

送交者: 雨地[♀★★*妙明真心*★★♀] 于 2021-02-22 8:19 已读 33 次  

雨地的个人频道

+关注
指导行动的那些理论往往是不完美的和不令人满意的。它们也许是相互矛盾的和不适合被纳入一个几乎无所不包与合乎逻辑的体系之中。

如果我们把所有指导某些个体或团体之行为的定理与理论视为一个合乎逻辑的集合体,并且试图尽可能地把它们纳入到一个体系,即一个几乎无所不包的知识体系,那么,我们可以说它是一种世界观。一种世界观,作为一个理论,它是对所有东西的一种解释;作为行动的一个准则,它是关于尽可能多地消除不适之最佳手段的一种看法。因此,一种世界观,一方面它是对所有现象的一种解释,另一方面它是一种技术,“解释”与“技术”这两个词都是在其最广泛的意义上来使用的。宗教、形而上学和哲学,都是旨在提供一种世界观。它们都是在解释宇宙和建议人们如何去行动。

意识形态这个概念要比世界观的概念狭窄一些。在谈起意识形态时,我们心中想到的只有人的行动和社会合作,并不会考虑涉及形而上学、宗教信条、自然科学以及从它们当中所衍生出来的各种技术的那些问题。意识形态是我们关于个体行为和社会关系之学说的全部。两者——世界观和意识形态——都超越了它们对各种事物之纯粹的中立性的与学术性的研究所强加的那些限制。它们不仅是关于科学的理论,而且也是关于应然的学说,即关于人在其世俗的关切中所应该指向的那些终极目的的学说。

禁欲主义教导我们说,人要消除痛苦和达到完全的平静、满足与幸福,唯一的手段是远离世俗的关切和不为世俗的东西所烦恼。除了宣布放弃在物质福祉方面的努力、唯命是从地忍受人生之旅的逆境和使自己完全投身于为永恒至福做准备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救赎途径。然而,始终如一和坚持不懈地遵从禁欲主义原则的人的数量是如此之少,以至于要多举几个人名当例子都是不容易的。禁欲主义所鼓吹的那种完全的被动消极状态,看起来好像是违背自然的。生活的诱惑会获胜。禁欲主义的原则被掺杂使假了。甚至是那些最圣洁的隐士,也会在生活和世俗的关切面前让步,而那些世俗的关切则是与其僵硬的处世原则不一致的。但是,一个人一旦考虑世俗的关切,一旦用一种对世俗东西的承认替代那些纯粹的植物性的理想,无论他这样做是多么地受到限制,也无论他这样做与其所声称的学说之其余部分是多么地不相容,他都会跨越将他与赞同为世俗目的而奋斗的那些人之间分隔开来的那道鸿沟。然后,他就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了。

有些东西是纯粹的推理和经验都不会提供关于它们的任何知识的,人类关于这些东西的思想也许是完全不同的,它们之间的差异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不可能达成任何一致。在这个领域,人心于其中的自由幻想,既不会受到逻辑之思考的限制,也不会受到感知之经验的限制;人可以尽情宣泄他的个性和主观性。关于超验之物,没有什么东西会比这样的概念与形象更为个人化的了。语言学的那些词语无法传递关于超验之物所说的东西;人永远不能确定听话人是否会以和说话人一样的方式想象它们。关于无法想象的东西,不可能存在任何的一致性。宗教战争之所以是最可怕的战争,就是因为它们发动时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性。

但是,在涉及那些世俗东西的地方,所有人类的那种与生俱来的亲和性和维持他们的生命所需要的生物性条件之同一性就会开始起作用。劳动分工下的合作所产生的更高生产率使社会成为每一个个体达到他自己的目的的最重要手段,而无论这些目的可能是什么样的。社会合作的维护和进一步加强成为每个人都关心的事情。每种世界观和每个意识形态,只要它不是完全地和无条件地奉行禁欲主义的实践和奉行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就一定会注意到这样的一个事实:社会是达到那些世俗目的的伟大手段。另一方面,这也奠定了一个共同的基础,从而为就涉及那些次要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组织的一些细节达成某种协议扫清道路。无论各种意识形态彼此间可能存在怎样的冲突,它们都会在这一点上协调一致,即承认人们是在社会中生活的。

人们有时候并没有看到这一事实,因为在处理哲学和意识形态时他们更多地关注这些学说关于超验的与不可知的事物所断言的东西,而很少关注它们对这个世界中的行动的论述。在一个意识形态体系的各个不同部分之间往往存在一条无法弥合的鸿沟。对行动者来说,只有那些导致行动准则的教义才是真正重要的,而不是纯粹学术性的和不适用于在社会合作的框架内行为的那些学说。我们可以不理会坚定不移与始终如一的禁欲主义哲学,因为这种严格的禁欲主义最终一定会导致其支持者的灭绝。所有其他的意识形态,在认可寻求生活必需品时,都会在某种程度上不得不考虑这样的一个事实:劳动的分工比孤立的工作更有生产效率。因此,它们都承认需要社会合作。

行动学和经济学都没有资格处理任何学说中那些属于超验的和形而上学的方面。但是,另一方面,求助于任何宗教的或形而上学的教条与信条,并不能证明由逻辑上正确的行动学之推理所发展出来的关于社会合作的那些定理和理论是错误的。如果一种哲学承认在人们之间的那些社会联系的必要性,那么,就社会行动起作用的那些问题而言,它就会把自己置于这样的立场上:从这一立场出发,任何逃避到那些个人的看法与信仰的表白,都没有可能不受到理性方法的那种彻底考察的影响。

这一基本事实常常被忽视。人们都相信世界观的不同会产生不可调和的冲突。据说,政党之间的那些根本性对立都是忠于不同的世界观的,并不能通过折中妥协来解决。它们根源于人之灵魂的最深处,是人之与生俱来的同那些超自然的和永恒的力量沟通交流的表现。在被不同的世界观分隔开来的人们之间永远不会有任何合作。

然而,如果我们回顾一下所有政党的那些计划——既包括巧妙地详尽阐述与公开宣传的计划,也包括那些政党在掌权时所真正坚持的计划——我们就很容易地发现这种解释的谬误。当今的所有政党,都在为追求其支持者们的世俗福祉和繁荣昌盛而努力。它们对其追随者承诺将使经济状况变得更加令人满意。关于这个重要议题,只要它们介入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那么,罗马天主教与各种新教教派之间就没有任何的不同,在基督教与非基督教之间、在经济自由的倡导者与唯物论的各种品牌之间、在民族主义者与国际主义者之间、在种族主义者与种族和平的支持者之间,也同样是如此。确实,这些政党中的许多党派都相信:除非牺牲其他团体,否则它们自己的团体不可能繁荣;更甚至认为:其他团体的彻底覆灭或被奴役是它们自己的团体繁荣昌盛的必要条件。然而,对于它们而言,其他团体的灭绝或被奴役并不是最终的目的,而是达到它们所指向的最终目的的手段,它们的最终目的是:它们自己的团体繁荣兴旺。如果它们认识到它们的那些设计都是被建立在错误观念之上的理论所指导的,并且这些设计不会带来预期的那些有利的结果,那么,它们就将改变它们的那些计划。

对于不可知的和超出人心之能力的东西,人们会做出夸大其词的陈述,而这些陈述的宇宙学、世界观、宗教、神秘主义、形而上学和概念想象却都是大相径庭的。但是,它们的那些意识形态之实践本质,也就是它们处理在世俗生活中力求达到的目的和处理实现这些目的的手段的教义,却表现出很大程度的一致性。诚然,不管是关于目的还是关于手段,在它们之间都存在一些分歧和对立。然而,关于目的的那些分歧并非是不可调和的;它们不会妨碍社会行动领域中的合作与友好协商。就它们仅涉及手段与方法而言,它们都具有纯粹的技术性特征,并且严格说来都是可以通过理性方法考察的。当党派冲突最激烈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党派宣称:“现在我们不能和你们继续进行我们之间的那些协商,因为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触及到我们的世界观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和必须严格坚持我们的那些原则,无论可能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只需要更仔细地检视这些话就会意识到:这种声明把对抗情绪描述得比实际情况还更尖锐。事实上,对所有承诺追求人民福祉并进而赞成社会合作的政党来说,社会组织的问题与社会行动的行为都不是终极性的原则问题,也不是世界观的问题,而是意识形态的问题。它们都是技术性的问题,而关于技术性问题达成一些协议总是有可能的。没有任何政党会有意地更喜欢社会解体、无政府状态和回归原始的野蛮时代,而不喜欢以必须牺牲一些意识形态的具体细节为代价所得到的某种解决办法。

在政党的那些计划中,这些技术性议题当然是至关重要的。一个政党会全力投身于某些手段,它会推荐某些政治行动的方法,而完全拒绝被认为不适用的所有其他方法与政策。一个政党是将所有渴望为共同行动而采用同样手段的那些人结合起来的一个团体。使人们区别开来和使政党结合起来的原则是手段的选择。因此,就政党本身而言,所选择的手段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推荐的手段之徒劳无益变得明显起来,那么,这个政党就注定会灭亡。声望与政治生涯与政党计划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政党领袖,也许有充足的理由从不受限制的讨论中撤回它的那些原则;他们也许把这些原则归因于终极目的的特性,而终极目的是不应遭到质疑的,因为它们是基于一种世界观的。但是,对于那些政党领袖自称是作为其代理人而行动的人民来说,对于他们想要争取和游说其投票的那些选民来说,事情则是另一个样子。他们并不反对细致审查一个政党之计划的每个具体细节。他们只是把这种计划视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也就是世俗福祉之手段的一个建议。

将这些政党——如今人们称其为世界观型的政党,即全力投身于有关终极目的的那些基础性的哲学抉择——区别开来的看起来好像只是终极目的的不同。它们的对立,或者涉及到宗教信仰,或者涉及到国际关系问题,或者涉及到生产手段所有权问题,或者涉及到政治组织问题。可以证明,所有的这些争议都是与手段有关的,而与终极目的无关。

让我们从一个国家的政治组织问题开始。有些人支持民主的政府体制,有些人支持世袭的君主政体,还有一些人支持一种自封的精英统治与支持凯撒主义的独裁统治。确实,这些计划被推荐时常常会提及上帝的规定、宇宙的永恒法则、自然秩序、历史演进之不可避免的趋势,以及其他属于超验知识的东西。但是,这样的陈述不过是些附带的装饰。在吸引选民时,政党们都会提出一些其他的论据。它们渴望展示的是:在实现公民所指向的那些目的方面,它们支持的制度将会取得比其他政党提倡的那些制度更好的成功。它们详细阐述在过去或在其他国家所取得的成果;它们通过讲述其失败来贬低其他政党的计划。它们不仅诉诸于纯粹的推理,而且诉诸于历史的经验,以便证明它们自己的建议的优越性和其对手的那些建议的徒劳无益。它们的主要论据每次都是:我们所支持的政治制度将给你们带来更大的繁荣和更多的满足。

在社会的经济组织领域,有主张生产手段私有制的自由主义者,有主张生产手段公有制的社会主义者,还有主张第三种制度——他们认为,它既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的干预主义者。在这些政党的冲突中,关于基本的哲学议题,有很多回到原处的讨论。人们谈论真正的自由、平等、社会公正、个人权利、社区团结和人道主义。但是,每一个政党都专注于通过推理和参考历史经验来证明只有它所推荐的制度才会使公民们变得繁荣和得到满足。它们告诉人们:实现它们的计划将会把生活水准提高到比实现任何其他政党的计划都要高的水平。它们不仅强调其计划的可取性,还强调这些计划的有效性。显然,它们彼此之间的不同并不是关于目的的不同,而只是关于手段的不同。它们全都佯称旨在为大多数公民谋求最高的物质福祉。

民族主义者强调的重点是:在各国的利益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冲突,但是,另一方面,在国家之内所有公民之被正确地理解的利益都是和谐的。一个国家只有在牺牲其他国家的情况下才能繁荣兴旺;个体的公民只有当他的国家繁荣兴旺时才能生活得好。自由主义者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们相信:使各国的利益变得和谐起来并不逊于使在一个国家之内的个体之各种不同的团体、阶级与阶层的那些利益变得和谐。他们相信:对于实现目的而言,和平的国际合作是比冲突更为合适的手段,他们和民族主义者一样,其目的都是指向他们自己国家的福祉。他们倡导和平与自由贸易并不是——像民族主义者们所指控的那样——为了外国人的那些利益而出卖他们自己国家的利益。恰恰相反,他们认为和平与自由贸易是使他们自己的国家变得富裕的最佳手段。将自由贸易者与民族主义者分开的并不是目的,而是实现两者之共同目的所推荐的手段。

关于宗教信仰的意见分歧不可能用理性方法解决。宗教冲突本质上是难以化解的和不可调和的。然而,一旦一个宗教团体介入到政治行动的领域和试图处理社会组织的那些问题,它势必就要考虑世俗的关切,而无论这可能与它的那些教义和信条多么地相冲突。从来没有任何宗教在其大众化的活动中敢于告诉人们:实现我们关于社会组织的那些计划将使你们变得贫穷和损害你们的世俗福祉。那些始终如一地投身于一种贫穷生活的人会退出政治舞台和逃遁到那种独居隐修的与世隔绝的生存状态。但是,教会与宗教团体——它们的目的在于吸引新的信徒和影响其追随者的政治活动与社会活动——都会支持世俗行为的原则。在处理人之世俗旅程的问题时,它们几乎和任何的其他政党没有什么不同。在游说时,比起死后世界的至福,它们更加强调它们为其在宗教信仰方面的教友所准备的物质上的实惠。

无论如何,只有那种其支持者宣布放弃任何世俗活动的世界观,才会疏忽留心关注那些表明社会合作乃是实现人类所有目的之伟大手段的理性考量。因为人是一种只有在社会中才能够茁壮成长的社会动物,所以,所有的意识形态都不得不承认社会合作的至关重要性。它们必须瞄准构建最令人满意的社会组织,必须赞同人们对改善物质福祉的关注。因此,它们全都植基于一个共同的基础之上。使得它们彼此区别开来的并不是那些世界观,也不是那些未经理性探讨的超验问题,而是那些有关手段与方法的问题。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可以用行动学与经济学的那些科学方法来进行彻底的检视。
贴主:雨地于2021_02_22 8:29:57编辑
喜欢雨地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