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 (五)

送交者: light21[♂★品衔R5★♂] 于 2021-01-13 19:02 已读 7 次  

light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回答: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四) 由 light21 于 2021-01-13 19:01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 (五)

2)“逻辑思维很有局限,并不能准确反映复杂的客观世界”

这话一点也不错。本文反复强调的一点,就是人类理性思维能力有局限,永远也没有可能认识整个世界。在我看来,逻辑思维的局限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首先是在形而上领域里,也就是康德指出的那些“终极问题”,这些问题超出了人类认识能力,使用逻辑思维必然会得出互相矛盾的命题,而又无法判明孰是孰非。

其次就是我指出的人类在探索客观规律时采用的那个基本假定,亦即客观世界是由一整套法律(law)支配的,而这套法律恰与人类头脑中固有的“思维法律”一致。这不过是个无法验证的假定,但离开这假定,人类也就没有可能认识客观外界。这儿倒用得着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家杜威(胡适的老师)的话:“有用即真。”为了有用,只好“当真”,把假定当成真的。

不幸的是,现有证据提示,这基本假定并不一定成立,这有两种情形:A)通过正确的逻辑思考得出的结论,明显与直接经验不符。B)某些自然现象不符合逻辑规律。

情形A的例子,就是我在旧作中介绍过的芝诺悖论。那些悖论的特点是,其思维完全正确,推理依据也没有问题,但得出来的结论却与直接经验相反,堪称荒谬绝伦。最典型的就是“飞箭不动”,那推理无懈可击:飞箭要运动,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通过空间中无限的位点,而这是不可能的。而且,因为位点没有长度,飞箭在每个位点上都是静止的,无限的静止的集合不可能是运动。这结论被客观世界证伪,却被主观世界判为真,因此永远无法真正驳倒,因为要驳倒它,人先得发现它的推导错在哪里,做不到这点便只会处在永久的困惑之中。这种悖论的存在强烈提示,主客观两界之间的鸿沟大概是无法填平的。

情形B多见于现代物理学发现,人之初网友就曾以此来驳我:

“老芦理论的基础就错得一塌糊涂。如果‘凡不符合逻辑的思维就是
错误的思维’,那么统计学就该是骗子的学说了;量子理论的一个基
本结论就是微观世界里‘因果关系不再成立’,就是说按老芦的说法,
构成老芦身体的基本粒子都是些错误的东西,一堆骗子加在一起构成
了能够正确思维的老芦,这实在是上帝造人以后的第二大奇迹。我虽
然也是搞科研的,还不至于成为这样的科学原教旨主义者。”

这整个是逻辑笑话。听他的意思,似乎统计学和量子力学都是正确的思维,但它们不符合逻辑思维。一位搞科研的竟然闹出这种笑话来,本身就说明中国教育制度有严重问题。

其实无论是统计学,是统计物理,还是量子力学,都是使用逻辑思维建立起来的,世上根本就没有不使用逻辑思维建立起来的科学理论,物理学尤其如此。前文早说过,数学就是物理的脊梁,抽去了数学也就没有了物理,而数学推理完全是逻辑推理。离开逻辑思维,谈何创建统计学和量子力学?

他这儿是把“手段”和“结果”这两个概念混淆起来了。事实是,使用逻辑思维构建起来的量子力学指导下作出的发现,却与逻辑学的规定不相符合,因果律就是这样。

因果关系乃是人类理解世界的定式之一。人类所谓探索客观世界的奥秘,其实就是寻找现象后面的原因。例如经典力学从寻找物体运动状态改变的原因开始,而化学则从寻找氧化燃烧的原因开始。“一切现象之后必有原因”乃是人类认识外界的又一基本假定。而这一假定在人类认识的深度广度有限时,确实也没有什么问题。例如物体加速的原因乃是外力作用,反过来,施加外力也必然要引起物体运动状态改变。在此,原因和结果成了一种可以预期的必然关系。

但认识深入到微观世界之后,这一套就再不灵了。量子世界中没有经典的必然因果关系。例如,研究弹子在桌面上的运动属于经典力学。如果把桌面划为两半,只要知道弹子运动的运动方程和初始条件,我们就能准确预言它何时何地越过界限跑到另一边去。但在粒子世界中就没有这么简单的事。你根本也就无法准确预言那“弹子”会不会越界,只能给出个概率上的估计值来。这就是说,因果关系从原来的“必然”变成了“或然”。

在我看来,这种现象提示了“客观规律并不一定和人类思维固有的规律相符”,这当然令人沮丧,但毫无办法。哪怕未来物理学研究发现光速不是最大速度,因而人类可以从事好莱坞电影上那种“时空旅行”,由此彻底颠覆因果律,使得孩子能出生在母亲之前,咱们还不是只有干瞪眼,并无可能改用别的思维方法来消除主客观之间的矛盾。

第三种局限则是逻辑思维内部的固有缺陷。和上述两种局限不同,它并不是在人类考察外界时暴露的,而是在人脑系统内部验证时出现的。所谓“罗素悖论”就是这种典型例子。

罗素悖论我记得似乎是:“非自含集合的集合到底是自含集合还是非自含集合?”

所谓“非自含集合”,指的是集合内不含有自身。把所有的非自含集合集中在一起,就成了“非自含集合的集合”。您说母集到底是自含集合还是非自含集合?都是都不是。子集全是非自含集合,那母集当然也是非自含集合。但母集包含了自身,它也就成了自含集合。这圈子兜来兜去的结果,就是颠覆了排中律。

由上论述可知,逻辑思维的确有严重局限,并不完美,更不是万能的。可惜阿,它是上帝赐给人类的唯一可用的思维工具,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取代它的更好思维方式。所以无论好使不好使都是它了。一般人的谬误,是不知道所谓理性思维和逻辑思维乃是同义词,因此在意识到或是听说逻辑思维有局限之后,没有意识到那其实也就是理性的局限,却以为可以用所谓更高级的“辩证思维”去取代它,这才引出了前述反智主义思潮及其导致的民族灾难。

好在上述三类局限在日常生活中根本就不会遇到,第一类局限为哲学家们提供了永恒粮道,我辈非哲人不必操心,后两类则是专供大师们去钻的牛角尖,我辈庸众也犯不上操那些闲心,省得如老芦一般堕为消极的不可知论者。中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为全民包括大部分精英疗愚,是普及而不是提高,这才能避免中国日后再度大规模陷入愚蠢导致的灾难,而大众必须认识到,所谓提倡理性思维,也就是建立逻辑思维的习惯。

说来好笑,中国人对逻辑思维价值的怀疑倒颇像对民主的怀疑,因为民主决非完美制度,于是咱们便否定了它,认为比它糟糕百倍的专制制度反而是好东西。类似地,因为逻辑思维无完美可言,所以咱们就连这人类唯一可用的工具也要扔掉,代之以只能致愚的“辩证思维”。

3)“不懂逻辑照样能进行合理思考,提倡按部就班的逻辑思考反而会限制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

这话其实也不错,第一句话其实说的是不知逻辑学名词,但会使用它。这其实是西方许多人的实际思维方式,学校里并不开逻辑学课程,科学家们也未必能说出逻辑学术语,数出什么“矛盾律、排中律”来。但那是因为逻辑思维早成了人家的深厚传统,再也用不着强调了,正如老会计不懂珠算口诀一般。

可惜中国从无这一传统,孔孟老庄那些连写文章的起承转合都不懂的“大思想家”们不必说,就连现代“高知们”在网上的表现,也在在彰显当务之急乃是使大众先学会背熟那些“口诀”。

第二句话说的情形,则主要见于大师们通过飞跃式思维作出重大发现。人在思考时,并不一定循序渐进,如解数学题那样按步就班地来,常常一步就飞跃到了结论,然后再去理清推导过程。

在科学史上,这种事多次发生。牛顿推出微积分时,逻辑破绽很多,他自己也心中有数,但那玩意就是好使,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高等数学在逻辑上的完善,是通过几代数学家的集体努力完成的。伽罗瓦群论的遭遇更典型,他的论文三次提交给法兰西科学院审查,三次被否定,其理由据说就是因为逻辑不严密。在他死后十多年,其理论才被再发现而且得到肯定。但这些现象只说明,哪怕是大师们也会靠本能使用逻辑思维建立新理论,过后再来完善它的逻辑证明,并不是说可以违反逻辑建立新理论。

其实这儿真正需要注意的问题是,过分强调逻辑思维的确有可能压制创造力与想象力。逻辑思维讲究的是推理过程步步严谨,无懈可击。一个思维太严谨的科学家,可能想象力会受到一定束缚。比起英美教科书来,苏联教科书特别强调逻辑严谨,简直到了繁琐的地步,这是否影响了苏联科学家的创造性,还待社会学家们去研究。

但这个问题我看咱们根本用不着担心。咱们少的不是“天马行空”的“大师”,擅长的正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种“连锁推论法”,欠缺的恰是对合理思维方式的基本观念。补偏救弊之道当然只能是普及逻辑思维教育,以期摆脱千年全民愚昧,不能因为担心出不了大师,便连这急需补上的一课也不敢讲了。再说,大师飞跃思考,还是在逻辑思维的基础上出现的。不懂逻辑的中国人“飞跃”了几千年,非但没有飞跃出个大师来,反而使得全民在浆糊桶里扎猛子扎到不亦乐乎。

4)“古代思想家使用的是高深的哲学思维,不能以形式逻辑去作简单裁判。”

在这方面,人之初对我的“批驳”最有代表性:

“老芦对老子理论的批判就更加摸不着边了。辩证思维东西要拿实证
主义的东西来验证,完全是关公战秦琼。我这里没兴趣扯这个皮,但
有一点:老外对老子的推崇不比咱中国人差,甚至比中国人还厉害。
中国现在有几个人信老子的?那么是不是证明了老外比中国人更笨?你
说老芦这到底是在说谁更聪明啊?”

此话错误之多,说不胜说,只能择其大端而驳之。

前面反复说过,人类唯一可用的思维方式就是逻辑思维,所以它构成了验证一切理论的第一道标准。对无可能使用实证标准的学科诸如数学、哲学、心理学等等,它就是证伪的唯一标准。根据这标准,起码可以得出“老子‘学说’基本是错乱思维,此类逻辑笑话从不见于同代西方思想家的著作之中”的结论。

其次,老子的“辩证思想”,来自于对某些自然现象的肤浅观察甚至误解,在此基础上作了荒唐类比和归纳。既然他使用自然现象作论据,当然谁都有权“以关公战关公,以秦琼对秦琼”,指出那不过是他的误解而已。

例如对“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不胜,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我早就指出那不过是个劣等智力笑话:

“就连那个原初观察都暴露了老头子的糊涂:尸体是死后才坚挺起来,草木是死后才枯槁的。这儿的‘坚强’继发于死亡,不是死亡的原因而是它的结果。如果老头子的‘推理’成立,那么也应该是‘败兵则强,折木则强’,得先被击溃或被歼灭,军队才会强大起来,树木折断了才变得结实!”

哪怕起老头子于地下,他对此也不能置一词吧?他若如佛陀那样,根本不用可验证的自然现象作论据,那当然别人也就无法用实证主义来批驳。既然要把“兵强则不胜,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的完全归纳命题建立在自然现象上,那别人当然就有权指出他连那最简单的现象的因果都弄倒了。难道因为他是太上老君,别人就自动失去了这权利?

第三,上文已经说过,如果哲学家只停留在形而上领域里,不要来管俗世的闲事,那当然实证主义也就无所用武。倘若要像老子那样介入红尘,教人如何组织国家,建立统治,或是如中世纪罗马教廷那样统治思想,那别人当然也就可以用世俗手段还击。是谁给了教会或哲学家们单向发号施令的“形而上”地位?

至于外国人推崇老子,此话不知有何根据,说的是哪个档次的老外?马悲鸣的《日本侵华与中国入藏类比》还有日本人巴巴地翻译为日文呢。难道外国人中就没有白痴?八卦还是“二进位计数”呢,那也能当真?

就算是人家的学术界普遍推崇也罢,这又有什么奇怪的?这就像城里人想吃乡下野菜一样,无非是“隔河柳色更绿”的心理好奇而已。难道因为爵士乐是在非洲音乐启发下诞生,就可以认为非洲音乐比西方音乐更伟大?伏尔泰时代西方学者对中国理想化,吹出那些梦话来,让你看了直想笑。就连到过中国的罗素,在《怀疑论》中美化中国的文字也让你喷饭,这只不过反映了文明的隔膜而已。

5)“指出古代中国人的愚昧,贬低中国的精神文明,其实是出自迷醉于西方物质文明的奴才心理。”

这一条人之初也表述得很好:

“退一万步说,假设我们都同意老芦的那两条立论都是正确的,那么
从这些理论可以得出中国人比西方人智力低下的结论吗?还是不行。
因为老芦拿来证明的素材只能说明在解释世界的原理方面西方人比中
国人成功,这一点我们大家都没有异议。从这里要得到老芦的结论,
从老芦极力推崇的逻辑思维来说,需要另外一个假设:就是‘成功的
人一定聪明,失败的人一定笨’。这个假设是否成立?当然不。中
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失败者马谡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崇祯皇帝也是个非
常聪明的人;拿破仑希特勒个个都是聪明绝顶的人。如果有人认为他
们智力低下,自己需要进医院。

所以说中国人现在的成就不如西方人和智力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不过
是我们走错了路而已。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虚心向别人学习,这没什
么可耻的。‘师不必强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不如别人不可怕,
可怕的是因为不如人而来的自卑心理,更糟糕的就是自认劣等民族的
奴才心理。一但心理上成了别人的奴才,成天抱怨自己的老祖宗不够
聪明,自己的语言是劣等语言,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再强的狗
永远只能是狗,再弱小的狮子也是狮子,只有狮子才会得到他人的尊
敬,拼命煽自己耳光的人永远得不到尊敬。”

这些话本身就反映了思维错乱,西方人解释世界比中国人成功,那是智力成就,不是什么世俗成就。这当然反映了人家的思维方式的先进,用俗话来说就是人家比咱们聪明,这和“以成败论英雄”有什么相干?如此说来,智商测定更是以分数定聪明,那就更荒谬了,是不是?谁都知道聪明人不一定成功,成功者也未必聪明,但不能为此就否认世上有智愚之别。他自己把智力活动的成功与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混起来不说,还要把这“假设”栽到我头上来,当真有趣而且无聊得紧(这也算辩证法吧)。

我非但没有以成败论英雄的意思,而且还在过去反复强调,中国人之所以不善于思维,以急功近利的实用主义态度对待学术问题是原因之一。古代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解释世界的欲望,唯一关心的从来就是尘世事务。老祖宗的问题还不是“解释世界不够成功”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试图解释之。我强调的是西方人对客观世界的无穷好奇心和求知欲以及思维方式的先进,并不是迷醉于人家的物质成就。哪怕光从审美的角度来看,也不能不承认古希腊人到达的智力活动高峰是同代中国人不可企及的,后世中国人就更别提了。例如燃素说、地心说、亚里士多德的落体理论都是被证伪的假说,但能提出这种极度聪明而又能完美解释当时观察到的现象的大家,中国从来就没有出过。

我强调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先进,强调逻辑思维的重要,是为了咱们能像他们那样成功地解释和改造世界。我认为,西方的强大确实和人家的思维方式有关,这应该说是个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换言之,正确先进的思维方式并不能防止他们干出自杀性质的蠢事来。两次世界大战都是这种难以思议的蠢事。但尽管如此,如果中国人想变得聪明些,似乎非得强调建立合理的思维习惯不可。如果理性思维成了习惯,咱们也就不会尽出那种义和团式的英雄了,甚至动不动就鼓吹核大战。

至于他对我本人大义凛然的谴责则了无新意可言,无非是我党推行了半世纪的“第一种忠诚”,亦即易牙、蔡京、贾似道、严嵩父子、魏忠贤、马士英、阮大铖、敬爱的林副统帅之辈的“忠诚”,其要旨就是一句话:“不拍马屁、实话实说就是汉奸奴才。”

其实要我拍民族马屁又有何难?只是真到了那辰光就不妙了。对于癌症患者,我是绝对不会实话实说的──去告诉对方那病非但不可救药,而且死前还要备受折磨又有什么意思?我之所以出来当“拼命煽自己耳光”的奴才,就是因为始终没有也不肯相信中国人真的蠢到没治了。

八、结语

综上所述,“辩证法”作为世界观,对实践毫无指导意义;作为思想方法,它违反了人类思维的工作原理,完全没有可行性。作为一门学科,它当然有存在权利,可以作为选修课留在哲学系里,但若当成国教强制推行,势必严重妨碍甚至防止学生培养理性思维能力。

因此,我的建议是,立即废除大中小学的政治课,代之以公民课和逻辑教育。政府没有任何权利在教科书中强行塞入宗教内容,而所谓辩证唯物主义就是新时代的宗教之一。刻下那些鼓噪“废除中医”的勇士们若真有良知,并真的尊重科学,应该先去要求废除政治课。就算政府要保留这套强制教育,那也应该立即停止欺骗宣传,对师生说明那并非科学,而是根本就无从验证的宗教教义。

(全文完)

【附录】

老芦的毛病是以成败论智力

人之初

中国有句古话叫作不可以成败论英雄,故项羽虽然兵败_下依然被视为顶天立地的英雄。以成败来论智力就更加等而下之了,老芦犯的就是这毛病。

老芦以如下两条立论试图证明中国人智力比西方人低下

“第一,我认为,无论东西方,全人类只有唯一一个正确的思维方式,那就是逻辑思维。凡不符合逻辑的思维就是错误的思维。在这上头,没有什么‘东方思维方式’和‘西方思维方式’之分。

第二,我认为,思维方式是否合理,是成为思想家最起码的前提。思想模糊思维混乱的人根本算不上什么思想家。”

首先老芦理论的基础就错得一塌糊涂。如果“凡不符合逻辑的思维就是错误的思维”,那么统计学就该是骗子的学说了;量子理论的一个基本结论就是微观世界里“因果关系不再成立”,就是说按老芦的说法,构成老芦身体的基本粒子都是些错误的东西,一堆骗子加在一起构成了能够正确思维的老芦,这实在是上帝造人以后的第二大奇迹。我虽然也是搞科研的,还不至于成为这样的科学原教旨主义者。

顺便说一句,我没打算用“逻辑思维”来证明老芦错。要打倒一个理论,举个反例就足够了,就象我当初帮老芦打倒樊教授的‘伪善亦善’理论一样,有时候最简单的方法是最有效的方法。

老芦对老子理论的批判就更加摸不着边了。辩证思维东西要拿实证主义的东西来验证,完全是关公战秦琼。我这里没兴趣扯这个皮,但有一点:老外对老子的推崇不比咱中国人差,甚至比中国人还厉害。中国现在有几个人信老子的?那么是不是证明了老外比中国人更笨?你说老芦这到底是在说谁更聪明啊?

退一万步说,假设我们都同意老芦的那两条立论都是正确的,那么从这些理论可以得出中国人比西方人智力低下的结论吗?还是不行。因为老芦拿来证明的素材只能说明在解释世界的原理方面西方人比中国人成功,这一点我们大家都没有异议。从这里要得到老芦的结论,从老芦极力推崇的逻辑思维来说,需要另外一个假设:就是“成功的人一定聪明,失败的人一定笨”。这个假设是否成立?当然不。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失败者马谡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崇祯皇帝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拿破仑希特勒个个都是聪明绝顶的人。如果有人认为他们智力低下,自己需要进医院。

所以说中国人现在的成就不如西方人和智力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不过是我们走错了路而已。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虚心向别人学习,这没什么可耻的。‘师不必强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不如别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不如人而来的自卑心理,更糟糕的就是自认劣等民族的奴才心理。一但心理上成了别人的奴才,成天抱怨自己的老祖宗不够聪明,自己的语言是劣等语言,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再强的狗永远只能是狗,再弱小的狮子也是狮子,只有狮子才会得到他人的尊敬,拼命煽自己耳光的人永远得不到尊敬。
喜欢light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