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芦笛 标题: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一)

送交者: light21[♂★品衔R6★♂] 于 2021-01-13 18:58 已读 141 次 1赞  

light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说明】

本文是《海外中文网上常见病态思维解剖》系列之第七篇,本系列拟收入我正在编辑的《芦笛全集》(书名暂定为《重建常识》)之《百科浅尝》卷。因为该文以人之初网友之帖为药引子,并拟在文末附上他的原作《老芦的毛病是以成败论智力 》,特地在此贴出,如果人之初网友有版权争议,则请留贴告知,我就把那垃圾文字删除,只引其中片断。谢谢!

-------------------------------------------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一)

一、“辩证逻辑”对形式逻辑的反击

2003年,我批樊教授的“伪善亦善”论,指出此说彻底颠覆了形式逻辑。有的网友说,该论确实违反了逻辑学的排中律,但在现实生活中仍然能成立,并不是完全错误的。他还说,逻辑思维是有限的,不要过分强调。

此后我重新贴出《疯人自答说老子》,指出《老子》中的许多低级智力错误,并推出几篇“言必称希腊”的文字,介绍某些古希腊大家的智力成就,将其与中国古代所谓“大科学家”的搞笑活动相比,告诉大家中国人之所以愚昧,是没像西方人一样,从远古时代就找到了正确的思维方式,那就是逻辑思维。要结束这种悠久的愚昧传统,唯一的希望就是从此建立合理的思维方式。

这些文章推出后,人之初网友便上贴批驳(见文末附录),大意是:第一,我提出的“凡不符合逻辑的思维就是错误的思维”不成立,起码不符合统计学和量子力学;第二,老子是辩证思维,不能以实证主义去验证,否则就是关公战秦琼; 第三,我那些文字出自“自认劣等民族的奴才心理”,是“以成败论聪明” ,他并教育我“拼命煽自己耳光的人永远得不到尊敬”。

前段有人把我的《中国人会思维吗》换了个题目转贴到《凯迪网》去,引来爱国同志反驳。那文字被网友转贴到《罕见奇谈》,我也没有打开看,知道那反驳多半和人之初说的差不多。

这些反驳我其实早在青少年时代就从我党那儿听熟了,那就是形式逻辑的用途很有限,过份强调就会滑入形而上学的泥坑。我那阵子是狂热毛教徒,精通所谓“辩证逻辑”,而且颇能“活学活用”,真个如同伟大领袖在徐寅生同志《怎样打乒乓球》的讲话后赞美的那样:“处处反对任何一种形而上学和唯心主义”。要到70年代初的地下读书运动中,我为了破除这符咒,出大力流大汗啃大部头,看了许多哲学书,才最终清算了那些智力垃圾。那阵子我还真不知道,原来张闻天等人在延安整风中反复沉痛忏悔的死罪之一,便是中了形式逻辑的毒(请参看高华先生巨著《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上网7年的经历,让我倍感痛切地意识到,我党猛批形式逻辑,鼓吹所谓“高等思维方式”辩证逻辑,犯下了两重大罪,首先是让本来就没有逻辑思维习惯的国人的思维更加混乱;其次是它如同“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那样,给愚昧的国人莫名其妙地造成一种大愚若智、昏昏如昭的狂妄虚骄心理,使得夜郎国公民们的愚昧更加难以破除。看来不扫荡这所谓“辩证逻辑”的胡言乱语,中国伪知识分子们便永远没有从那致愚魔咒下解脱出来的希望。

有鉴于此,我把30多年前学哲学的一点心得写在下面。因为时间久远,我已无法准确判明哪些是原作者的思想,哪些是我个人的穿凿发挥,虽然写作前匆忙查了一下有关参考书籍,仍无法准确一一判别。倘有误解甚至歪曲大师之处,尚请方家指正,谢谢!

二、形式逻辑是从哪儿来的?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儿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眉笔。是人类头脑里固有的么?噎死!”(我这是疯狂篡改伟大领袖语录,不熟悉小红书的青年同志请勿认真)形式逻辑乃是思维本身的规律,是大脑固有的属性,并不是如伟大领袖或一切朴素的大老粗那样认为的那样,“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

形式逻辑与数学相伴生,都是人类最早出现的学科。后者是前者在数量上的表达,两者都是人脑自由创造,不依赖外界而存在。正因为此,早在古希腊时代,数学和逻辑学就相当发达了。逻辑学的基本框架是在公元前4世纪的亚里士多德手上搭起来的,他不但第一个明确给出了演绎法三段论的标准格式,而且还确定了矛盾律、同一律、排中律等逻辑学基本规律。正因为逻辑学在一开头就获得了长足进步,此后近千年内都没有什么发展,直到12世纪,法国神学家兼哲学家彼得·阿伯拉写了本《辩证法》,讨论了转化、否定、量和质等等,才扩充了逻辑学领域。似乎可以说,人类开始显示其思维功能之日,也就是数学和逻辑问世之时。

相比之下,自然科学就出现得很晚。如所周知,物理学是自然科学中最先发展起来的学科,后来化学和生物学才跟了上来。即令如此,也要迟至16世纪,实验物理学才在伽利略手上正式问世。这说明了数学和逻辑学不以客观世界为研究对象,其发生和发展也不依赖实证手段。所以,离开实验室就没有自然科学,而人类至今也不曾建立什么“数学实验室”或“逻辑学实验室”。物理学最先发展起来的原因,在我看来与数学超前发展密不可分。物理学是依赖数学最严重的一门自然科学,离开数学就没有物理学。牛顿把他的巨著题为《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非常准确地点破了物理学的实质乃是人类用大脑自由创造的数学去穿凿大自然。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形式逻辑乃是大脑的固有属性的缘故。此话其实出自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康德老先生。老先生把他的发现称为认识论的“哥伯尼革命”,认为它和哥伯尼的日心说一样,颠倒了人类认识外界的思维方式。其实老康太谦虚了,哥伯尼不过是把“太阳围绕地球转”的传统看法颠倒成“地球围绕太阳转”,而康老在认识论上发动的革命难度和意义都远远胜过日心说。

在康老之前,著名的唯心主义学者贝克莱大主教认为,“存在即被感知”。唯物论者虽然反对此说,其实在本质上认同它。我已经在别的文章中指出过了,唯物论者特别是无神论者的基本假定就是“不能被感知的必然不存在”。无论是上帝,是天堂,是地狱,都无法为人类感知证明,所以它们统统不存在。有趣的是,无神论者们没谁意识到,这句话若变换为等价的逆否命题,就成了“凡存在的就能被感知”,和他们反对的贝克莱如出一辙。在两者看来,所谓客观世界,其实也就是人类的感知范围。

康老则认为不然。在他看来,人类认识外界客观存在乃是通过两个层次进行的,第一个是通过人类主观具有的各种“感知形式”,由此获得感性经验,然后再通过人类固有的抽象的概念和范畴,去思索理解外界事物。“空间”、“时间”等观念就是这类先于经验存在的固有观念。因为事物只能以我们固有的感知形式去感受,以我们固有的智能去理解,所以我们只能以按其在感知中出现的那样去认识它们,但不可能知道它们实际上是什么样。既往哲学家们,不管是唯心主义者还是唯物主义者,其实都弄颠倒了,不是感知迁就(conform)外界,而是外界迁就感知。

明白了这点,就不难看出形式逻辑是怎么回事,它就是老康说的人类头脑固有的抽象概念和范畴,就是我们整理大自然的框架。人类思维只能在这框架中进行,也只能依照这框架去把杂乱无章、千头万绪的自然界理出个条理来。在这中间,我们其实引入了一个无从证明也无从证伪的假设,那就是自然界存在着一套所谓“客观规律”,它也同思维的固有规则一致。

这在经典力学的诞生中表现得最明显。牛顿作出那一系列划时代的发现的基本假定,是物体机械运动背后有一套支配它们的规律(law),这些规律和人类遵照逻辑规则发明的数学定理(theorem)其实是一致的。基于这假设,他以后者去穿凿前者,最后把全宇宙从行星运动到苹果坠地都统一在数学公式中。这从此成了物理学的传统。随着人类认识能力的进步,但凡观察到的现象突破了原来的假定,科学家们便再去发明一套数学理论体系,再度假定宇宙运行规律符合他们的自由发明,什么张量分析、 非欧几何、弦理论等等无一不是如此用上的。

但问题在于,数学不过是主观产物,其对错根本就不可能用客观手段去验证,只能用思维的规律本身亦即逻辑学规律去验证。换言之,无论是逻辑学还是数学都处在人脑的封闭系统内,无法转换切入外界那另外一个系统。它们的验证只能在内部进行,不可能从客观系统引入检验标准,唯一的对错标准就是“逻辑上是否自洽”。于是当遇到内部无法验证的根本问题时,学科就会分叉,根据对无法验证的同一问题的不同假设,可以发展出完全不同的数学体系来。尽管基本假设(所谓公设,也就是靠内部验证无法证明的基本问题)完全不同,据此发展出来的理论也完全不同,但只要逻辑自洽,便都是正确的。此所以数学乃天下最滑稽的学科,完全符合庄子说的“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根本也就没有什么是非对错可言。

例如平面几何大家都学过,它建立在几个不可证明的公设上。其中有个所谓“第五公设”,也就是我们在初二学的平行线判定定理之一:“若两线之同旁内角和等于180度,则两线平行”。俄国数学家罗巴切夫斯基想用反证法证明这条公设,把它变成定理,于是便作了相反假设,以此作为推导前提,试图推出与前提相矛盾的结论来,但他推出了几十个定理,都毫无逻辑错误。至此,罗便意识到第五公设其实不可证明,而他其实创立了一种崭新的几何学,于是便把那工作进行下去并完善了它,是为所谓“罗巴切夫斯基几何”。这套东西和我们熟悉的欧几里德几何完全不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两者都是逻辑自洽的,所以两者都是正确的,在物理学上也竟然各有各的用处。

当然,自然科学和数学不同,其理论可以用实验去验证,但这并不能真证明我们感知的世界真就是客观存在的世界。上面已经说过,数学不过是逻辑在数量中的运用,而物理学又是数学在物理运动中的运用,因此说到底还是以主观观念去梳理客观外界。所以,自然科学并不如朴素的唯物主义大老粗设想的那样坚若磐石,基础其实是悬在半空中的。

由此可知,整个自然科学就是老康说的那样,是人类用理性(reason,又译“知性”)去为自然立法,而所谓理性其实也就是人类固有的那套思维规则,建立科学理论靠的是这套规则,检验科学理论首先使用的也是这套规则。如果一种理论在逻辑上不能自洽,它就根本连提都无法提出来。反过来,如果一种理论在逻辑上自洽,那它无论与既有理论如何抵触,甚至被实证证伪,它也可以是始终无法真正驳倒的怪论,芝诺悖论就是最著名的例子。

打个不确切的比方(附带说明,我只将比喻使用于通俗解释,不像高手们那样用它来代替论证),人类其实是透过有色眼镜去看外界的,但咱们非但永远不可能摘下那眼镜来,甚至无法确知它到底是否存在。因此,客观外界是否真是我们看见的那个样子,乃是人类永远无法查知的奥秘。

三、康老的辩证法

“辩证法”(dialectic)这个词乃是柏拉图创造的,原意是通过辩论进行推理论证,可见此词的中文译者(日本译者?)很有西学素养。老柏写了若干“对话录”,都是以他师父苏格拉底的名义与人对话,很像后来法庭上的律师(或检查官)盘问证人。那方法乃是先扮演甲方提出一个大众视为理所当然的命题,再扮演乙方搜剔破绽,发现隐藏着的思维错误,从而推翻错误前提,修改原理论,深化认识。这是一种很有用的思维方法,可以由思考者独自进行。我自己就常这么干。

到了中世纪,这个词其实和“逻辑”(logic)同义。到了康老先生那里,它才获得了新的涵义。

康德认为,正因为人类只能使用主观固有的那套思维框架去穿凿客观世界,一旦超出了这个框架,则人类必然不知所措,这就是孙大圣用金箍棒给人类理性划的那个圈,咱们再怎么折腾也无法突出重围。

说具体点吧。前面已经讲过,人类认识客观外界的基本假设,是客观事物运动变化由一套规律支配,而这套规律和咱们使用的思考规律原则上相一致。所以,人类总结出来的规律也必须符合逻辑学规律,一旦违反了那些规律,人类便只能视为错误,否则便只能否定逻辑学规律,但一旦否定逻辑学,则人类也就丧失了思考的可能。

在一般情况下,逻辑思维恢恢乎游刃有余,不会遇到上述难题,但一旦人类试图深入形而上学(metaphysics)领域,去思考那些根本问题(think the whole),不可解决的难题就来了。例如宇宙在时间和空间上是有限还是无限的问题就是如此。使用逻辑思维,可以导出“宇宙在空间上是有限的”、“宇宙在空间上是无限的”,“宇宙在时间上无始无终”,“宇宙在时间上有始有终”等互相矛盾的结论。这些结论的导出在逻辑上并无矛盾,按理根本不该出现,于是便暴露了逻辑思维的固有局限。

康德将其这种互相否定的命题称为“二律背反”(antinomy),并给出了四类二律背反,把正命题(如“空间是有限的”)称为“正题”(thesis),反命题(如“空间是无限的”)称为“反题”(antithesis)。他认为,两者之间不是传统逻辑学上的矛盾,而是一种特殊矛盾。他把传统逻辑学上的矛盾称为“分析”的(analytical)矛盾,把二律背反这种特殊矛盾成为“辩证的”(dialectical)矛盾。至此,“辩证法”(dialectic)到了老康手上,才获得了无论是古希腊还是中世纪都不具备的现代涵义。

不难看出,康老所谓“分析的矛盾”指的是思维错误导致的矛盾,因而可以消除,而“辩证的矛盾”则是指思维无错误的内在矛盾,它们之所以出现是因为理性固有的局限,因而无法消除。

因此,尽管康德首先指出了不同于传统理解的逻辑矛盾的“辩证矛盾”的存在,但他对所谓辩证逻辑持的是其实否定态度。在他看来,辩证矛盾出现之处,也就是理性的止步点,那不是后世马教信徒认为的更高等的新思维方式的开始,而是理性思维(reason)的天尽头。跨出那界限去,人类便只能彻底迷失在混沌之中。
喜欢light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哈哈,很好。 (无内容) - light21 (0 bytes) 01/14/21
(^-^) 雨地 给 light21 沏上一壶绿茶! - 雨地 (88 bytes) 01/13/21
谢谢分享。🙏🙏 (无内容) - 雨地 (0 bytes) 01/13/21
谢谢提醒 (无内容) - light21 (0 bytes) 01/14/21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