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人间烟火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少年往事(小说)19-21【附音频】

送交者: 尘凡无忧[♀★★★人似秋鸿★★★♀] 于 2024-05-15 8:37 已读 2647 次 2赞  

尘凡无忧的个人频道

+关注

19,

20,

21,

19,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在父亲读书笔记的扉页上看到普希金的这首诗。


这也是我最早背下来的一首外国诗歌: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我想,婚姻中的两个人,日日耳鬓厮磨,于时间的长河,慢慢淘洗去所有神秘美丽的装饰,在完全赤裸的精神世界里,一招一式地交手,我们才会看清彼此间真正的距离,看清原来彼此并不像以为的那样完美交合,而是参差错落,甚至毫不搭界。


还来得及吗?时间可不可以匆匆倒流回去。我们可不可以从错误里全身而退。


全身而退。对婚姻中的男女来说,尤其为人父母者,这是一个多奢侈的梦。


 


究竟是父亲的甜言蜜语无法一一兑现先欺骗了母亲,还是母亲外表的美貌和内在性格的偏执的极端不融洽让父亲觉得了被欺骗?


我无从得知。


 


只能说,每一个人都在下意识地欺骗。那种不自觉地自我遮掩和粉饰其实就是一种欺骗。这个世界上,最诚实的只有小孩子。他们哭,他们笑,他们从容不迫无所顾忌地流露自己。


而我们慢慢长大,慢慢学会了收敛起自己的情绪,慢慢地在向世俗的条条框框俯首妥协的同时失去了那个真实自然的自己。


 


我们很好。我们很快乐。我们很幸福。我们很坚强。人世是这么祥和一片。


有谁会把愁苦和软弱轻易放在脸上?你可以说这不是欺骗。好吧。伪装。我们把自己伪装在幸福的套子里,用表面的浮华取暖。


而事实,生活的表情很多时候是哀戚的。


 


20,


我一直在想,表面看上去很般配和谐的父亲母亲,他们的问题究竟在哪里。


母亲数理化知识很强,这是母亲一直引以为傲的地方。只是这些知识在我看来过于机械,僵硬,连带着人的思维也易流于简单,呆板,固化。


而人类心灵的角落需要的是柔韧绵密的抚摸,尤其充满艺术气质的父亲,更需要一个细腻体贴温柔的妻子。美貌和高傲落到生活里,是那么中看不中用的一件华丽外衣,处处透露着冷硬的格格不入。


 


母亲不关心政治,不爱好父亲热衷的艺术,母亲甚至不喜欢读风花雪月的文字,不喜欢读任何小资小调类的文字,在母亲看来那都是无病呻吟。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一种气质的缺失,那种委婉迂回散发着绕梁清香的女人的味道。


我一直迷恋那种柔美的女性,如果再拥有一种温润的母性光泽,在我眼里,就是极致的女人了。像洛之的母亲。


或许母亲本身也不屑于散发那种味道。母亲的性格刚性有余,韧性不足。这也是后来诸多悲剧发生的根源。


 


拥有自己的婚姻之后,我想当年母亲对父亲的严格到扭曲的控制无非是希望自己的婚姻没有任何瑕疵。即使在那种性观念相对保守的年代,母亲知道,依然有诱惑存在。那时的母亲已经年过四十,而四十几岁的父亲却是男人正魅力顶峰的时候。


母亲的眼睛容不得半点沙子,甚至半点细微的灰尘。


 


可是,这样的完美可能存在吗?


我承认,我是一个抱残守缺的人。我从不相信人间有完美。或者有过,但是非常非常短暂。短暂到我们来不及意识到它存在,它便消逝了。


 


而女人总是敏感的。


尤其是缺乏爱的女人,那种来自心灵深处的饥饿感会让人嗅觉极度发达,像水母,分裂出千万条触须,敏感地触摸到貌似圆润的生活表面下那些细碎欲裂的纹路。


 


我想那时的母亲是缺乏爱的。


3岁失父的母亲心灵里有个角落始终没有长大。母亲简单天真,从不遮掩,凡事率性而为,没有顾忌。而父亲善于遮蔽。我想,在婚姻里,一个沉默的人,看似宽宏大量,实际意味着放弃努力,意味着坚持自我,意味着不在乎结局。


相对于母亲的事事呱噪,父亲的事事沉默对婚姻则更具有杀伤力。


父亲的忽略,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母亲都不能接受。母亲开始以自己的方式向父亲索要关注。


 


21,


那时候母亲从不控制自己的情绪。或许母亲也试图控制了,但母亲的自我情绪控制能力几乎是零。稍稍不顺母亲的意,她便会立刻暴跳如雷,顷刻间浑身上下都是伤人的武器。


记忆中暴怒的母亲怒目圆睁,嘴角眉梢,脸颊的肌肉,甚至呼出的气息都是千把飞刀,刀刀致命。


我们没有人能让母亲安静下来。


 


那时候的我便会极端恐惧。心中有千万颗泪滴在飞坠,身下有千万只脚在飞跑。我想逃。逃得越远越好。可是我一动也不能动。站在那里,看着母亲发泄。


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呢?那时的我。


我想我应当已经学会深藏起所有的恐惧和痛苦了吧。像一个一无所惧的小孩。


 


母亲的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发泄完了,好了,走开休息去了。


而我还在无边无际的风暴里旋转着。


 


我也常常会在夜里被母亲的吵架声惊醒。即使隔着房间,也会听到母亲愤怒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格外尖利刺耳:


我知道,我死了你就高兴了。你就跟你妈去过吧!


你跟这个好,跟那个好。你管过我想什么吗?!


我把心挖出来吧。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吧!——母亲的声音歇斯底里。然后就听到捶鼓一样的捶胸声……


 


我钻进被子里,用力捂住耳朵,拼命不让自己哭出声。


那是些怎样的噩梦一样的夜晚啊。我开始整宿整宿的失眠。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一定是这样质问过无数次。


我不知道,噩梦才刚刚开始。


 
喜欢尘凡无忧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尘凡无忧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