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人间烟火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少年往事(小说)16-18【附音频】

送交者: 尘凡无忧[♀★★★人似秋鸿★★★♀] 于 2024-05-14 9:44 已读 2171 次 3赞  

尘凡无忧的个人频道

+关注

16,

17,

18,

16,


很多事情父亲都妥协了。但是在对待祖母的问题上,父亲没有让步,至少没有让步到足以让母亲满意。


那时祖父已经去世。祖母一个人住在老屋,前后三套房子,并且还有厢房,十几间房屋的老屋,只住着祖母一个人。那时祖母已经年近80岁。


父亲提出冬天让祖母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方便照顾。母亲起初不同意。后来勉强答应试试看。只是很短的时间就证明,母亲绝对不能跟祖母住在一起。


 


母亲不能容忍父亲在她眼皮底下对祖母嘘寒问暖,不能容忍父亲对祖母的温柔体贴和细致照顾。


母亲不能容忍祖母身上的那种老年人的味道。不能容忍跟祖母在同一张桌上用餐。


母亲甚至不能容忍祖母脸上的微笑。那种笑在母亲眼里别具深意。在母亲看来,那是一种挑衅的微笑,一种胜利者的微笑,一种可以轻易打败母亲的微笑。


 


其实那时祖母已经是一个看上去温和宽厚斯文有礼的老人,见人憨憨地笑,有几分慈祥。当然这是我的主观感受。对于祖母,我只是觉得她没有从小把我带大的外婆那么亲密罢了。我对祖母没有太多反感。或许这只是一种本能,因为我体内的血液有一部分来自她。


祖母是大家闺秀出身,识文断字。我不能想象她会对母亲怎样飞扬跋扈。当然,我也知道凡事不能看外表。只是少年时候我真的十分好奇,母亲为什么就容不下祖母这样一个老人。


何况这位老人是自己丈夫的母亲,是自己子女的祖母。


 


尝试同住失败,祖母搬回自己的老屋。父亲对母亲的期望也彻底破灭。


我想父亲当初是不想调回家乡的。祖母年纪渐老是一个促成因素。父亲一定是残存着一点希望,希望可以一家人在一起欢乐融融,共享天伦。


后来知道,为了结束两地分居,父亲是降级调回来的,并且不是他喜爱擅长的工作。父亲从那时起开始在事业上一路走下坡路,再也没有心力重振辉煌。


加上母亲接二连三的事情,父亲对人生大概也抱着过一天算一天的心思吧。


 


我也尝试着从父亲的角度理解这件事。我想,一个男人想孝顺侍奉自己年老的母亲善终应当不是该受指责的事情。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父母。每一个人的父母都有老去的一天。就像我们每一个人,即使风光无限,活力四射,总有一天我们会失去那些风光和活力,总有一天时间会把我们带到衰老和疾病面前,总有一天我们需要别人的支持才能站立,行走,甚至有一天,我们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翻身,大小便。


这是自然规律。无情的自然规律。没有人可以逃脱。


 


当我们依靠着一双手长大,难道当这双手反过来需要我们的扶助时,你可以甩手走开吗?


我想,无论爱或不爱,这世间有比爱更沉重更不能拒绝更不可推卸的事情:那就是责任。


 


17,


没错,可以有养老院,也可以寄养父母像我们小时候被寄养在别人家里那样,或者还有别的方法解决这件事。


不过,那种想亲自照顾自己的父母亲的想法错了吗?如同我们想亲手带大自己的孩子。尤其对自己的父母有着深厚情义的人,他们想承欢老人膝下,让自己辛劳一生的父母安享晚年,这种想法错了吗?


 


这是我从少年时候就开始思考的一个问题。


父亲的要求错了吗?如果父亲没有错,错的是谁?母亲吗?母亲必然有她的委屈,她的借口和理由。她和祖母没有血缘关系。她们没有良好的互动关系。她们之间没有任何情分。她难道不可以拒绝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吗?


当然可以。


可是,她们是真正意义上的陌生人吗?婚姻的意义在于什么呢?仅仅为了爱情,为了繁衍,为了解决两个人的性需求,为了自己的快活和幸福吗?


 


如果婚姻就是为了用一种亲情代替另一种亲情,甚至割裂那种与生俱来的亲情,我想很多人结婚后都会后悔。


因为你要面对的绝不仅仅是你热爱的那个人。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站着很多人,你喜欢的,不喜欢的。有一些人你不喜欢可以不来往,而他的父母,你必须面对,无论那是怎样的人。除非他自己本身就不在乎自己的父母。


 


我曾经对自己的先生说,无论我的母亲是怎样的人,无论她对我怎样,也无论她对你怎样,请你尊敬她,不要嫌弃她,尽可能地爱她。


不为别的,因为你是我的丈夫,是我身心合一交付的人。我需要你做到这些。我对你的期望高于对自己父母的期望。如此而已。


 


我的要求过分吗?我不觉得。


荣耀,卑微,甚至耻辱,那些与生俱来的,都是我的,我只能也必须坦然对之。


当然,这是经过很多年很多事以后我才懂得的道理。


 


18,


那时父亲对母亲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妈已经80岁了。她还能活几年?你就不能忍一忍吗?这样说时,父亲无可奈何的声音里透着哀求。


不能!凭什么让我忍她?!她没有积下这个德!母亲的回答干脆而决绝。


 


父亲是从那时起开始迷恋上酒。不过父亲也不贪杯,但是每天必喝,中午和晚上。


还记得父亲喝酒的样子,每次一杯,用酒精炉烫一下,白酒的香气就开始缭绕地发散开来。父亲喝酒不需要多好的下酒菜,一碟五香花生米就够了。


父亲总是低垂着眼睑,一口一口地抿着,到最后一饮而尽。


 


记忆里饭桌上的氛围总是像父亲喝酒时的脸色,阴郁沉重,让人透不过气来。


想来父亲把所有的话都放进酒里了。


 


我始终不知道父亲那时究竟有没有外遇。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父亲有着艺术家的特质,对于美有着不同于寻常之人的鉴别和欣赏能力。


一个对女人有着欣赏能力的男人是危险的。美丽的女人对他们来说像一枚枚炸弹,从眼睛而入,埋在血液里,随时会有被引爆的可能。


 


何况父亲本身英俊挺拔,有一定职位,又有着艺术的浪漫气质和才华。善解人意的男子眉梢间都是风情,更不要提已经懂得风月无边的妙处。


我看过父亲的一些照片,记得有一张他站在两个年轻美丽的女人中间。父亲笑得那么灿烂,我从没有在家中见过这么阳光的父亲。


父亲给我的感觉一直是阴郁的,沉闷而威严。我曾经以为父亲不会笑。原来父亲笑起来这么可亲。那个灿然大笑的男人和终日阴沉着脸的男人,哪一个是更真实的父亲呢?


 


时至今日,少年时候让我迷惑的事情,依旧让我迷惑。


究竟哪一个是真实的,是现实,还是梦境?是灵魂,还是肉身?是泛泛的表象,还是深里的内层?


 
喜欢尘凡无忧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尘凡无忧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知易行难。 (无内容) - 尘凡无忧 (0 bytes) 05/14/24
自古的难题,男人心里的痛 - 渗透转角 (69 bytes) 05/14/24
我原来也跟你一样的观点。。。。 - 尘凡无忧 (117 bytes) 05/14/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