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中华精品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岳飞诗词选

送交者: 東方聖人[♂★★天下为公★★♂] 于 2022-09-21 7:37 已读 439 次 3赞  

東方聖人的个人频道

+关注
小重山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满江红

写怀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
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注释】
〇满江红,词牌名,双调,93字,仄韵。
〇怒发冲冠:愤怒得头发直竖起来顶起帽子。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相如因持壁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
〇潇潇:骤急的雨声。《诗经·风雨》:“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朱熹注:
潇潇,风雨之声。〇歇:停止。
〇仰天长啸:昂头对着天空大声呼啸。啸(xìao),感情激发时发出的声音。
〇三十功名:孔子云“三十而立”,认为人到三十来岁就该建功立业。岳飞写
这首词的时候是三十二岁,因抗金战功卓著而建节(拜节度使),可谓功成名就。
〇尘与土:把个人的功名视若尘 。
〇八千里路云和月,为收复失地抗击金兵而南征北战,披星戴月。
〇等闲:随便地,轻易地。这句是说,切不要轻易地让青春虚度,等满头白发
时,再懊悔悲伤也是枉然。意同汉代古诗“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〇靖康耻:指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京师汴梁和中原沦陷、徽钦二帝被掳的奇
耻大辱。〇犹,还。〇未,没有。〇雪,洗刷掉。〇长车:兵车,战车。
〇贺兰山:山名,在今宁夏西北部。这里应是泛指金人占据的地区。
〇缺:缺口,这里指山口。
〇胡虏、匈奴:都是代指金之侵略者。这两句表现了岳飞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和
报仇雪耻的决心。
〇旧山河:原来的祖国疆土。这里指被金人侵占的国。
〇朝天阙:朝见皇帝。〇天阙:指皇帝的宫殿。这句在明王熙所书词碑中作
“朝金阙”。 应以“朝天阙”为是。

满江红

登黄鹤楼有感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
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
一鞭直渡清河路!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宝刀歌

赠吴将军南行

我有一宝刀,深藏未出韬。今朝持赠南征使,紫蜺万丈干青霄。指海海腾沸,
指山山动摇。蛟鳄潜形百怪伏,虎豹战服万鬼号。时作龙吟似怀恨,咻得尽剿诸天
骄。蠢尔蛮蜑弄竿梃,倏聚忽散如群猱。

使君拜命仗此往,红炉炽炭燎氄毛。奏凯归来报天子,云台麟阁高瞧嶢。噫嘻!
平蛮易,自治劳,卒犯市肆,马躏禾苗。将躭骄侈,士狃贪饕。虚张囚馘,妄邀金
貂。使君一一试此刀,能令四海烽尘消,万姓鼓舞歌唐尧。

【注释】
〇韬:刀剑或弓的套子。这里指刀鞘。〇南征使:指吴将军。
〇蜺(ní):与霓同。即副虹,红色在内,紫色在外,颜色比虹淡些。
〇干:冒犯。这里有冲的意思。〇青霄:指天空。
〇潜形:隐藏形体。〇天骄:汉时称匈奴单于为天之骄子。后来历史上泛称
北方某些少数民族君主为天骄。
〇蠢尔:虫蠕动貌。《诗经》小雅《采芑》“蠢尔蛮荆,大邦为仇。”
〇蛮:古时对南方少数民族泛称。〇蜑(dàn):古代南方少数民族之一。
见晋常璩《华阳国志·巴志·涪陵郡》,明于慎行《榖山笔麈》卷十八《夷考》,
唐韩愈《韩昌黎集》卷二十七《清河郡公房公墓碣铭》。
〇竿梃(tǐng):棍棒。 〇倏(shū):极快地。倏聚忽散,忽聚忽散。
〇猱(náo):古书上说的一种猴。〇使君;古代尊称奉命出使人为使君。
汉时称刺史为使君。汉以后用以对州郡长官的尊称。
〇氄(róng)毛:细而软的毛。
〇云台:汉宫庭中的高台名。后汉洛阳南宫有云台广德殿,明帝命图画中兴功
臣三十二人于云台。
〇麟阁:双宣帝时有麒麟阁,省称麟阁,乃图绘功臣之所。
〇瞧嶢(jiao yáo)高耸貌。〇市肆:市井店铺。
〇耽:沉醉,迷恋。〇骄侈:骄横奢侈。
〇狃(nǐu):因袭,沾染。〇饕(tāo):贪。
《汉书·礼乐志》: “贪饕险坡。”颜师古注:“贪甚曰饕。”特指贪食。
〇馘(guó):古代战争中割掉敌人的左耳以 计数献功。
〇金貂:汉代冠饰。〇武冠:又名武弁大冠,诸武官所戴。侍中,中常侍则
加金珰,附蝉为文,貂尾为饰。据《后汉书·:舆服志》下说,胡广谓战国时赵武
灵王始效胡服,以金珰饰首,前插貂尾,为贵职。
〇唐尧:我国古代传说中父系氏族社会后期部落联盟领袖。陶唐氏,名放勋,
史称唐尧。

赴宴戏秦桧

自幼从军未学诗,今朝赴宴强为之。削发搓缰系战马,拆衣抽线补征旗。
江南美酒君须记,北国风霜我独知。百万金兵临城下,再请诸公去赋诗。

驻军盆珠

云屯壁垒夜鸣铮,帐拥珠岗翠色萦。但使狐鼪乞一活,何须血刃下孤城。
日连旗影蚕洲暗,光拂剑花遂水横。虔吉未平归未得,何时廓字罢天兵?

池州翠微亭

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

【注释】
池州:今安徽贵池。翠微亭在贵池南齐山顶上。唐杜牡《九日齐山登高》“江
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亭名本此。翠微原指远山淡漠青色,也借以指
山。
〇特特:马蹄声。〇看(读平声)不足:看不够。〇月明:月光。

从驾游内苑应制

敕报游西内,春光霭上林。花围千朵锦,柳捻万株金。
燕绕龙旗舞,莺随凤辇吟。君王多雨露,化育一人心。

归赴行在过上竺寺偶题

强胡犯金阙,驻跸大江南。一帝双魂杳,孤臣百战酣。
兵威空朔漠,法力仗瞿昙。恢复山河日,捐躯分亦甘。

过张溪赠张完

无心买酒谒青春,对镜空嗟白发新。花下少年应笑我,垂垂羸马访高人。

寄浮图慧海

湓浦庐山几度秋,长江万折向东流。男儿立志扶王室,圣主专师灭虏酋。
功业要刊燕石上,归休终伴赤松游。丁宁寄语东林老,莲社从此著力修。

送轸上人之庐山

何处高人云路迷,相逢忽荐目前机。偶看菜叶随流水,知有茅茨在翠微。
琐细夜谈皆可听,烟霏秋雨欲同归。翛然又向诸方去,无数山供玉尘挥。

送紫岩张先生北伐

号令风霆迅,天声动北陬。长驱渡河洛,直捣向燕幽。
马蹀阏氏血,旗枭克汗头。归来报明主,恢复旧神州。

题池州翠光寺

爱此倚栏干,谁同寓目閒。轻阴弄晴日,秀色隐空山。
岛树萧疏外,征帆杳霭间。予虽江上老,心羡白云还。

题翠岩寺

秋风江上驻王师,暂向云山蹑翠微。忠义必期清塞水,功名直欲镇边圻。
山林啸聚何劳取,沙漠群凶定破机。行复三关迎三圣,金酋席卷尽擒归。

题新淦萧寺壁

雄气堂堂贯斗牛,誓将直节报君雠。斩除顽恶还车驾,不问登坛万戸侯。

【注释】此诗载于宋人赵与时著《宾退录》,作者赵与时注曰:“今寺废壁
亡矣。其孙类《家集》,惜未有告之者。”(按:其孙,指岳飞之孙岳珂)

题雩都华严寺

手持竹节访黄龙,旧穴空遗虎子踪。云锁断崖无觅处,半山松竹撼秋风。

题骤马冈

立马林冈豁战眸,阵云开处一溪流。机舂水沚犹传晋,黍秀宫庭孰悯周。
南服只今薤小丑,北辕何日返神州。誓将七尺酬明圣,怒指天涯泪不收。

游嵬石山寺

嵬石山前寺,林泉胜景幽。紫金诸佛相,白雪老僧头。
潭水寒生月,松风夜带秋。我来属龙语,为雨济民忧。

* 岳飞诗词考析 *

南宋绍兴11年(1141),民族英雄岳飞被汉奸秦桧害死,至今已860年了。去年初夏笔者路过杭州前往岳墓凭吊,在一枚石刻上得见明代文征明挽岳飞的《满江红》词:

拂拭残碑,敕飞字,依稀堪读。慨当初,倚飞何重,后来何酷!果是功成身合
死,可怜事去言难赎。最无辜,堪恨更堪怜,风波狱。
岂不念,中原蹙?岂不惜,徽钦辱?但徽钦既返此身何属!千载休谈南渡错,
当时自怕中原复。笑区区一桧有何能,逢其欲。

文征明这首词,直指宋高宗赵构,斥责他为保住帝位不想恢复中原,迎回徽钦二帝,因而与秦桧狼狈为奸,杀害抗敌英雄岳飞,甘心向金国屈辱称臣,割地赔款。全词揭示了岳飞悲剧的深刻原因。

由文征明的挽词,笔者想到了岳飞留下来的三首词——它们或不为今人所知,或知而未解其意,或被疑为伪作。因而在这里做些考析,希望能有助于人们加深对岳飞英雄品格的了解。

(注:后三首考析为本站接续)

(一)

岳飞诗词第一首《小重山》

这首词,始见于岳飞的孙子岳珂(1183—1234)所编《金陀粹编》,宋以后一直流传。但对词中岳飞发出“旧山松竹老,阻归程”的叹息当作何解?他为什么会有“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感慨?他的满腹“心事”到底是什么?这些,人们则见仁见智,其说不一。笔者带着疑问,阅读古人篇札,见《宋史·岳飞传》说,岳飞北伐打到朱仙镇,“大功垂成”,却“一日奉十二金字牌”,要他退兵;他“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十年之功,废于一旦’。”南宋陈郁《藏一腴话》又载:“岳飞《谢收复河南赦》及《罢兵表》中有云:‘莫守金石之约,难充豀壑之求’。”就是说,退了兵他依旧反对和约,力主抗战。而《宋史·秦桧传》也说:岳飞“以恢复为己任,不肯附和议”,“屡言和议失计”。据此,笔者认为,岳飞此词,当作于退兵之后。其中“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是指他的故乡河南汤阴已成为沦陷区,他即使解甲归田也无家可归。“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是感叹投降主和派占了上风,他身为主战派少了知音,报国无门。而他的“心事 ”,就是北伐中原,光复旧物,“还我河山”。清代初年沈雄编《古今词话》,所持的也是这种观点,他说:岳飞“故作《小重山》,……又作《满江红》,忠愤可见,其不欲“等闲白了少年头”,可以明其‘心事’。”

总之,此词是在投降势力压迫下所抒发的满腔抗战爱国忠愤,并非日常生活起居的感受。

(二)

岳飞诗词第二首《满江红·写怀》

绍兴四年(1134)秋,岳飞第一次北伐大获全胜。八月下旬,宋廷擢升岳飞为清远军节度使。当旌节发到鄂州(今武昌)时,全军将士欢欣鼓舞。

清康熙年间沈辰垣等所编《历代诗余》卷一百十七,引南宋陈郁撰《藏一话腴》云:“武穆……又作《满江红》,忠愤可见。其不欲‘等闲白了少年头’,足以明其心事。”

明汤阴教谕袁纯于景泰初年着手编辑《精忠录》一书,景泰六年(1455)印行。此书卷三载有岳飞作《满江红》词。汤阴岳庙中现保存有明英宗天顺二年(1458)王熙书《满江红》(“怒发冲冠”)词碑。明万历十年(1582)刊本《汤阴精忠庙志》明嘉靖刻本岳珂《程史。》“附录”及此后的许多诗词选本均收录这首词。

这首词几百年未见前人撰文质疑,但到了近代,却有人认为它是伪作,所持理由是:岳飞之孙岳珂的《金陀粹编》、陈郁的《藏一腴话》及宋元载籍均未录此词。这个论据不足为凭。因为,宋代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记载的《岳武穆集》十卷本早已失传,所以宋、元人之书未见此词;只是到了明代嘉靖时,大学士徐阶才收集散佚,编成《岳武穆遗文》,其中收词两首,一为《小重山》,一为《满江红·写怀》。徐阶录此词必有根据。另外,明代陈霆《渚山堂词话》,又收载宋代邵公序作词赠岳飞的纪事说:“岳武穆驻师鄂州,纪律严明,路不拾遗,秋毫无犯,军民胥(皆)乐,古名将莫能加也。有邵公序者,薄游江湘,道其管内,因作《满庭芳》词赠之云:

落日旌旗,清霜剑戟,塞角声唤严更。论兵慷慨,齿颊带风生。坐拥貔貅十万,
衔枚勇、云槊交横。笑谈顷、匈奴授首,千里静欃枪。
荆襄。人安堵,提壶劝酒,布谷催耕。芝夫荛子,歌舞威名。好是轻裘缓带,驱
营阵,绝漠横行。功谁纪,风神宛转,麟阁画丹青。

十分明显,词中“笑谈顷、匈奴授首”句,是对岳飞词“笑谈渴饮匈奴血”句的囊括;而“绝漠横行……麟阁画丹青”句则是岳飞词“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句的效仿与重唱。此词可以证明,邵公序是见到过岳飞的原作的。

至于这首词表达爱国情怀堪称千古绝唱,前人论述已多,勿须赘述。

(三)

岳飞诗词第三首《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

这首词,世人知道的不多。它首见于近人徐用仪所编《五千年中华民族爱国魂》一书,卷端有名为“岳武穆墨迹”的照片,并有元代谢升孙及明代宋克、文征明写的跋(谢跋写于元统二年──1334年,距岳飞被害不到二百年)。墨迹确为岳飞手笔。由于证据确凿无误,前些年武昌重修黄鹤楼,便专门立了词碑,永作纪念。

这首词,先写了东京开封当年花街柳陌、龙楼凤阙、处处笙歌的繁华气象,然后笔锋一转,描述虏骑满郊野、千村尽寥落、人民填沟壑的惨景,末了归结到请缨振旅,“一鞭直渡清河洛”,收复中原,再造太平的宏大志愿。全词大起大落,对比强烈,意气激昂,感人肺腑。它与上一首“怒发冲冠”词,堪称姊妹篇。

岳飞词虽然只留下来三首,但成就颇高。他与同时代的李纲一样,都上承苏轼豪放之风,并高扬抗战的时代主旋律,壮怀激烈,正气恢宏,为此后以辛弃疾为代表的爱国主义词人的崛起开了先河。

(四)

岳飞诗词第四首《宝刀歌·赠吴将军南行》

岳飞的这首词属于杂体诗歌,因是否原作缺乏考证,故不为更多世人所知。但于后部诗句看来,尚无人能仿。

此诗出处为汤阴岳庙中刻石,是河南学政钱唐许乃钊于道光二十三年秋八月摹刻的。许乃钊在跋中说:“此幅在前明为王弇州旧藏,后由孙退谷少宰家归荣恪郡王南韵斋。此从荣邸借摹上石,敬立汤阴庙中,以志景仰。”

此诗刻石正文后款署:“绍兴四年二月十日赠吴将军南行。”吴将军究竟是谁?我们不得而知之。考诸《宋史》纪传,与岳飞同时代的吴姓将军有吴蚧、吴磷兄弟,但绍兴四年他们正在四川抗金,并未奉命南行“平蛮”。还有吴胜、吴伦,也都屡立战功,但当时正在川陕路拒金。

吴蚧(1093—1139),宇晋卿,南宋抗金名将,官终四川宣抚使。他素服岳飞善用兵,曾“名姝”遗之。据《金佗粹编》卷九载,岳飞“厚遗使者而归其女”,并说:“吴少师于飞厚矣。然国耻未雪,圣上宵旰不宁,岂大将宴安取乐时耶!”吴“益敬服,以为不可及”。 吴将军者,很有可能是吴蚧。但史料记载阙如,无从考实。
喜欢東方聖人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