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思想艺术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7.9 给舅舅送终

送交者: 卢岩[♂☆★代理坛主★☆♂] 于 2022-11-21 7:40 已读 3023 次 6赞  

卢岩的个人频道

+关注
⬆️前一篇《卢岩回忆录》🧑📓7.8 觉悟的特质(https://web.6parkbbs.com/index.php?app=forum&act=view&tid=3241304)


➡️
我坐在舅舅对面的凳子上跟舅舅唠;没聊几句,我就感觉非常困倦,努力地睁开眼睛,双手支撑着凳子,疲惫不堪地坐直了。一会儿后,我出了一身汗,又精神起来了(注1)。从舅舅家里出来,老姨问我:“你和你舅舅说了些什么?还有说有笑的,当时我没注意。”这时,我知道我是来给舅舅送终的,讲那几句话的,但忘了那几句话是什么了,已经把我们的谈话内容全部忘了(注2)。

注7.9-1,现在想来,正如刘健君所说,我的性格随着环境而改变。在性格改变的过程中,我很疲惫。

注7.9-2,这说明我是个多重性格的人。那个给我舅舅说法时的性格与和老姨在一起时的性格不一样,而且两个性格的记忆不相通(或是单向相通)。

(2)
两年后,一次妈妈从老姨家回来后,问我:“人么说,你舅舅死前一个多月,你跟他唠过。从你和他谈话后,他就变了。他变好了,好得不得了!你二嫂子都不敢自己在家呆着了,跟人说,‘自从他那个沈阳的侄子来了,跟他说了一会儿话,某老公公就变了,啥事都有说有笑有商量;没人时,他还总跟自己说话,比比画画的,还偷着乐!他是不是疯啦!?”

妈妈说:“南北屯儿的人,好多人去看你舅舅!看了都惊讶,糊涂了!他咋变成那样了呢!你舅舅见谁跟谁说,‘没想到,我得我二外甥(即卢岩)的记了(注3)!人们说,‘不懂!不过即便是疯了,疯成那样儿也是福气呀!自己高兴就行呗!’”

注7.9-3,什么是授记?什么是得记?超度的过程中,有对被超度人的人生评价。我评价他为“入流果圣人”(参见小乘果的第四果)。这个评价要客观、真实,如果被超渡的人自己都对这个评价不信服,那这超渡就废了。我是按照当时中国流行的“入流果”的标准逐条跟他解释的。那时,卢岩在他的眼中,还是个孩子,他怎么就信了呢?

刘健君说:“你跟你舅舅都七、八年没见面了,你在他的心里还是个孩子,这不行!你的说你是从哪个权威人氏那儿听来的。”我就跟我舅舅实话实说了:“我去向医大的一个研究生同学请教了,新学来的。”我舅舅一听就信了,说:“你说你的那个同学她爸爸是活佛,我真信!沈阳市老城,有几个活佛不奇怪!还就你的那个同学那种人厉害,从小,家大人跟人谈论这事,她进进出出听着一句半句的,熏出来的。其它的,学校出来的,师傅带徒弟带出来的,和自学成才的,都不如这种熏出来的。”

(3)
妈妈说:“他们说你知道那几句给人送终的话。提起这事儿来,你老姨就哭了,说,‘小卢岩知道,我问他,他不告诉我!我就想:人家说会说那几句话的人,那才能说呢!我学会了,也算有个长处!’看你老姨以后还搭理你不!”

我回答:“是有那么回事,那几句话,我是真的忘了!”

是什么?我也想学学。”我回忆不出来(注3)。直到2014年,我写回忆录时,才想起来我给舅舅送终时的谈话内容。

注7.9-4,我日常的性格和给舅舅说法时的性格不相通。前面的现象让我联想起了萨满教(即沙门教)中“跳大神(如图)的现象。日常的人们对跳大神(巫师)的描述常常也是这样,像是神灵附体。笔者认为,本质即是性格的变化。那巫师如果性格没变,他(或她)就不能施法吗?就常有巫师跳了几天,神灵不来附体的现象,结果法事不能如期进行。多重性格人处在不同性格时有不同的智商水平,不同的行为习惯和不一样的言辞。


贴主:卢岩于2022_11_28 21:24:50编辑
喜欢卢岩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卢岩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