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闲谈古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泰北华校的小江湖也有争斗—我被人开除

送交者: 布南温[♂☆★★声望品衔11★★☆♂] 于 2022-09-22 10:05 已读 2239 次 8赞  

布南温的个人频道

+关注

过去我们常说,有人群的地方就分左中右,现在的说法是,有人就有江湖。

 “九十三师”解甲归田后,各村最高权力就是村自治会,除了公共建设比如修桥铺路,治安和纠纷需要会长领导定夺,村民“思想教育路线方针政策”之类通通不用管,也没有村公所办公室,有事直接去会长家。

所以学校成了政治和文化中心,台湾方面来管理也是通过学校,比如经常给学校各种补助,于是学校董事会就成了肥缺,大家都盯着这个摊子。

华文学校完全是一校两制,旗帜和领袖像,搞仪式唱歌,过节,都是中泰并行,但是以华为主,实的;泰方为尊,虚的。泰方几乎不来管,也没见派专人来监督管理,完全凭自觉。但学校都严格执行,从这里可以看出,泰国对外来者的宽容是很得人心的。

华校使用台湾来的课本,从幼稚园到初中各科课本,教学辅导材料,都提供,完全和台湾同步。那边还每年派老师来辅导,一般分两种形式:组团来办教师辅导班,专门拨经费把各寨老师召集在一起上课办伙食,甚至给补助,一周左右;直接派老师去某个学校任教,时间长短不一。最重要的是台方经常有资金拨过来,从建校舍到贫困学生补助,数目可观。专门管这事的有个“泰北救总工作团”,团长是我们德宏傣族土司后人龚承业先生,那时龚团长到哪个村视察都很受欢迎,估计和当年他的祖父辈在傣族寨子当土皇帝一样受尊敬。我有自知之明,也讲点清高,不敢冒昧跑去认老乡请求他帮助。

因为得到实在的帮助,所以当地人对台湾很有认同感,他们对于能去台湾读书,很自然地说成“回国读书深造”,使我这个真正从祖国出来的人有时会恍惚,偶尔腹诽:你们是去台湾读书,你们的老家在云南,只有到云南才叫“回国”呀。

难民村的人同时普遍对泰国有感恩之心,学生都积极去上泰文学校,行为举止都已经比较泰化,只是泰语口音不太标准,当然在家或进了中文学校,又很自然地切换回“我们是中国人”的观念。

几乎所有华人难民村都以云南人为主,从他们所讲方言基本就能听出是哪里人,我自己总结有以下几种:滇南方言,就是以墨江,普洱一直到凤庆,镇康,永德等县,还有缅甸果敢这一带;给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快”叫“窜”,“坐”叫蹲,“不要动”叫“罢扭”等等,特别有意思。滇西方言,以腾冲龙陵口音为主,我们德宏的汉族都是从这些地方来,所以算是“腾龙文化圈”的外围,我们从小学到的汉语也是这种方言口音;另外就是澜沧县方言。

有趣的是,这里人都习惯自称“云南人”,对于我这个真正云南人,他们反而说:你不是云南人,你是大陆来的。

搞得我一脸懵圈。

但当年在泰北我从来没有听到有人对我说“你们中国人”;在缅甸倒是会碰到,比如城镇里那些穿筒裙嚼槟榔的华人直接说“你们中国人,我们缅甸人”;年纪大的一般会说“你们内地人”。这些现象细研究起来很有意思。

我从小虽然是受红色文化教育长大,但是学历史的毕竟有较高的视野,不至于和他们格格不入,对于课本内容,在缅甸掸邦就教过,区别是缅甸是翻印本,这里是正规出版物,从台湾运过来的。文史地的内容,和大陆差别不大,当然涉及政治层面的肯定是不同,这也不奇怪;反正九十年代的台湾课本内容都以爱国为主,反共的内容已经很少,这样我们这些人教起来就不太别扭。

特别是教材教法的招数几乎和大陆一样,教起来容易上手。

我一开始教的是中二国文(语文),兼一个班的级任(班主任),还有初中三个年级的历史课,都不在话下。

人是容易得陇望蜀的。我原本的“三不原则”(不争是非,不计较待遇,不满意时找机会离开,好和好散。)很明智,比如和村民聊天,从来不会对学校管理,特别是最敏感的账目问题说三道四。可是随着教学得心应手,小日子清闲又滋润,看到同事水平都一般,感觉虽然大家都在混日子,而自己比其他人的档次显然要高那么一点。小知识分子的尾巴不免就无意中翘了起来,不小心把人得罪,结果就被毫不客气地开除,用当地云南土话来讲,这过程连“咯噔都不打一下”(意为干脆利落)。

学校领导层是这样:董事长最大,不管具体事务但可以骂其他学校领导;汪董事权力最大,管钱管老师(找新的老师开除不听话的老师),不管教学;教导主任牛老师资格最老脾气最大,他是本地人,汪董事恨他又不能开除他还要用他,想办法找人牵制他;因此牛老师对于有可能威胁到他位子的人都特别防备和排斥。他曾经公开发牢骚:台湾来的老师都是来混,教得还没有我们好,还来指导我们。

大概1995年底,汪董事从缅甸腊戌某华校挖来一个杨教授,直接让他教中三国文,而这位子好多年都是牛老师霸着;薪水都比我们高,和牛老师相差不大。杨教授是国内某大学的老师,已经五十来岁,退职来缅甸教书,在那边很受重视。我们几个都和他聊得来,水平肯定比我们高,但大学教授不一定能教好中三的语文,这好比开坦克的不一定会驾驶手扶拖拉机。但被牛老师天天盯着,他又不习惯去找董事长或董事们“汇报工作”,被挤兑得只能在我们面前发牢骚。两个月后的一天,掸邦东枝一个华校得知他处境后悄悄来接走,杨教授一道烟回了缅甸。

牛老师高兴得嘿嘿一笑:大学教授,还像个小姑娘一样私奔了。

与杨教授前后来的晏学贤老师是缅甸繆苗华人,过去是台湾情报部门大陆工作组的外围人员,每天打扮得整整齐齐,进门都非常客气地向每个老师问候。但他当情报贩子的习惯没有改,经常把各个老师的表现记下来,汇报给汪董事,普通老师不当回事,反正没做亏心事,汪董事如获至宝,视为难得人才,立刻把他提拔为教务助理。

牛老师看在眼里气在心头,一日得知晏老师把台湾送来的字典发给学生,立刻发作:“你不跟我们说一声,咋个就把那些字典乱发出去?”

晏学贤回复是董事会叫我发的,我会负责收回来。

两个人有了下面的精彩对话:

牛:“董事会!董事会!哦,你只对董事会负责,
不把我们这些老敎员放在眼里了?”

晏:“不是这个意思,如果大事小事都要问所有的人,我这个教务助理还做得成什么事?”

“好呀!你了不起,我们在了这么多年也不敢这样狂,你还说别人衣着不整齐。你穿得整齐有什么用,衣冠禽兽。你算老几?只怕你跳得高,跌得重,你走着瞧。”

“走着瞧就走着瞧。”

晏学贤下课后马上给汪董事汇报,得到答复:这个家伙你不用怕,以前我还打过他嘴巴,你好好干,有可能的话给你们年轻人来当教务主任。

晏学贤心里有了底,以后进办公室再也不向人打招呼,憋着火准备回击,而牛主任也把晏当成打小报告的狗特务。

于是两人又吵了一架,基本把妇女骂街的语言都用上了,我们和学生都用看泰拳比赛的心情来欣赏,没人劝架,也不敢呐喊助威。双方骂够了才分开。

到期末考试,牛主任和章立业都把所有的考试教务推给晏老师,结果整整两天都搞不出任何名堂,还是汪董事命令章老师“赶忙整。”并拿钱给他去吸毒过瘾。

章老师劈里啪啦,半天搞定

从此晏老师就只敢跟在章老师的身后。

而我得罪牛老师确实是无意的,第一次就是尹老师被打,他不管,我直接带尹老师去找董事长(即会长),我们只是说了情况,根本就没有告他黑状;但事后会长把他叫去骂了一顿,直接就问候长辈的那种骂。第二天牛老师把全体老师召集起来开会,哭着说:这个学校教务我管不了啦,哪个有本事哪个来管吧。

我才知道自己闯祸了。

事后还是汪董事把他叫去安慰了一顿才了事。

第二次得罪和躺枪差不多。杨教授走后不久,董事会又从外村请来一个据说是国内的老师范毕业生李副校长,直接管教学,每周由他女儿开车送来,看看老师教学情况,开会指导几下。有天他从旁边看到我讲课,停了几分钟,又直接进来坐在后面听,我对他点头致意一下继续上自己的课。几天后开周会他就直接表扬我:讲课就应该像屈老师那样讲,不能照本宣科,等等,还让我介绍经验。这直接就是说给牛老师听了,学生暗地里开玩笑:牛老师上课,“山上有一棵树”这样的词句他都要一字不漏地讲:就是说山上有一棵树,啊。

我只能尴尬地客气几句。

李副校长来了不到三个月就不好再来,不住本村,确实不方便,拿这样的薪水,心里不安。要管老师也无从下手,莫名其妙把我表扬一通还把牛老师得罪了。

我还无意中得罪了吸毒的章立业老师,他聪明能干,教学工作的具体安排都离不开他,又因为他老婆是泰人,他也能说一口流利泰语,聊天时经常给其他不会泰语的老师讲泰国的政治军事,听得大家一愣一愣地。我恰恰已经从书上和电视里了解泰国情况,泰语也不比他差,就时不时纠正他讲错的地方,弄得他以后都不敢信口开河。

1996年秋来了一个年轻男老师,教六年级国文,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他说是北大毕业的。有次聊天,我有意无意问他:现在经过你们北大门口的公共车是几路?他眼睛躲闪着说:我没注意。

我就知道不方便和他深谈,也没必要去追问他什么,人家说北大就北大吧。

一个月后期末结束,安排下学期教学,我被调去教初一国文,三个年级的历史课不变。本来也没什么,反正薪水不变。好死不死,章立业宣布完后又说了一句: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我对于他们事先不通个气就直接把我从中二国文压到中一,心里有小小的不快,既然让提意见,我就说了怪话:中一的国文我没上过,怕教不好,要不给其他老师教吧,我就只教历史。

这下可就不得了啦。当时牛老师和章老师和晏老师都不吭气。但会后三人马上跑去汪董事那里反映情况:老屈不服从安排。怎么办?

据说汪董事就说了一句:他是哪根葱?当得知课程可以调整过来时,立刻决定:让他走,我会向董事长说清楚!

牛老师一秒不停就写了个条子,大意是:既然台端不服从安排,蔽校无法容纳,请另谋高就。

带条子过来的宁老师对我说:直接去找会长说一下,解释解释嘛。

我教了一年多的书,宿舍墙缝里已经塞着一万五千铢,心里有点底气,就对他说:不用了。

这是我唯一一次明确被人炒鱿鱼。

喜欢布南温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布南温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