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反转反转再反转的剧本杀式小说《山影迷案》(6)

送交者: 九樱[☆★声望品衔7★☆] 于 2022-05-12 21:38 已读 2920 次 3赞  

九樱的个人频道

+关注

侯探长一个人呆在屋里平静下来以后,细想了一下这些天的事,他觉得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顾家小姐的事。潘晓良的影子一直在他心头萦绕:刘老师满脸油彩穿了戏服死了;刘夫人说见了鬼;顾老爷嫁女为了不让女儿死了也受纠缠。想了解这件事,怕是要找那许轻音。


这一天了没有见到许小姐,侯探长不怪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作为死者的朋友,不论是白事还是红事,能来送一程已经是难得。先是刘老师死了,师母被吓疯;今天早晨又看见了渔翁的尸体横在池塘边上,她一定是想回家的。


旁院里,许轻音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她抬头看着天上飞的鸟儿,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小姐。”侯探长轻声唤道。许轻音没有搭理他。侯探长走上前去正想找个说话的由头,却发现许轻音的衣领上多了一个似胸针一样的装饰品。侯探长很确定,这个小胸针是许轻音新别在衣领上的。他禁不住多看了几眼,小胸针有个贝壳做的圆形底盘,上面镶嵌了两个掐丝珐琅小蝴蝶,十分精致,蝴蝶的翅膀冲破了圆形的禁锢,翩翩欲飞倒是生动。


许轻音感觉到了侯探长的目光,下意识用手捂住了胸针,两眼瞪着探长,当中有警惕还有怨恨:“你要干什么?”


“许小姐别误会,我只是想找你了解一些顾小姐的事。”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只有你能帮我了。”


“我要是不帮呢?把我抓进巡捕房?”


“许小姐,早晨是我一时性急说重了话。”


许轻音一声冷笑,收回了目光,却依然不想搭理侯探长。侯探长没法子,只能引她开口:“你是顾小姐闺蜜,可是我在你脸上看不到半分悲伤,更多的是不耐烦。你们俩关系实际上没那么好,可你还是来了。为什么呢?”


许轻音还是不讲话,侯探长继续说:“难不成是为了个胸针?那个胸针不是你的,你拿的时候没仔细看,那两只蝴蝶用了繁杂的掐丝工艺,精巧的把几个文字藏在了花纹中。”


听了侯探长的话,许轻音把胸针急忙取了下来,仔细端详蝴蝶上面的花纹。果然,黄色蝴蝶两个翅膀上藏了“云月”两个字,蓝色蝴蝶翅膀上藏了两根竹子图案。她把胸针紧紧攒在手里,牙齿咬住嘴唇,眼看就能哭出来。


“竹,我要是没猜错这两根竹子所代表的人,应该是个男人吧?你们这个年纪的女学生,互相之间要不是家仇大恨,还能因为什么生恨呢?既然都能一起逃学看戏,那说明感情之前的确不错来着,后来交了恶,怕是因为这个男人吧?”


“侯探长,你的职责不是断案吗?别人感情的事也要管?”


“你看看你,我只是为了阿福想多了解一下顾小姐,问你,你又偏偏不告诉我,我就只能猜了。好歹我也是个探长,没点儿本事做不到这个位置。”


“为了阿福?为了钱吧?”


“你……”侯探长被说中了要害。他脑子一转继续问道:“顾老爷说小姐死了都不能让那鬼得逞。这男人也死了?”


“他没死,活的好好的。我倒希望他死了。”


“啧啧~~关系够乱的。男鬼、男人、你,还有顾小姐,现在又加进来一个阿福。”侯探长一边比划着一边说。许轻音再也不想听他讲下去,起身回去了屋子。侯探长看着许轻音的背影,门关起来的那一霎那,他看见一张苍白的脸在在盯着他。侯探长吓了一个激灵,仔细一看,是刘夫人。侯探长讨了个没趣,又被吓了一跳,有些生气,朝着刘夫人说了一声:“真能捣乱。”

这一夜所有人都睡得很好。第二天一早,阿福家人早早起身,雇了一辆马车跟着红姑就一起朝山庄驶去。池塘的水已经退下去了,渔翁的尸体也早就被清理干净,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山庄。


顾老爷一脸高兴,马上派人安排酒菜,婚礼晚上举行。侯探长也吃了一惊,他只以为婚礼会很快举办,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阿福家人都到了,满脸喜气,浑身上下换了崭新的吉服。侯探长看着阿福家人的模样也发生了变化,脸上的穷苦气不见了,眉眼舒展,笑起来露了牙齿出来。都说相由心生,可这变化也未免太快了一些。


侯长见了阿福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几次憋不住想告诉阿福实情,可是看着阿福喜气洋洋的脸,他实在说不出口。管他呢!到时候再说吧。


婚礼布置倒也没花多大功夫,喜堂看起来与一般婚礼也没有太大区别,好像比一般人的礼堂更红一些,红得发艳。今天难得一天没下雨,到了晚上连久违的月亮也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侯探长总觉得今晚的月光像是打了霜,不论照在哪里都能结上一层冰。尤其是喜堂四周,艳红色的一切偶尔掺进去几层霜,明明是家里死了闺女,每个人脸上却笑得开怀,这种场景看久了,会让人头晕目眩。


今天的婚礼也不一般,顾家开明,阿福家里一切听从顾家安排。两家人不分谁嫁谁娶,坐到了一堂上。顾老爷和阿福母亲一同坐到了主位;宾客席上只有刘夫人、安妮和侯探长三个人;万管家立在堂前,像是主婚人;六子站在门口,守着礼堂的大门。


阿福穿了一身吉服早就在哥哥的陪伴下等在万管家的一旁,眼睛盯着门外等待新娘的到来。门外响起脚步声,红姑和许轻音两个人架着新娘走了进来。侯探长捏了一把汗,那新娘头上盖了红盖头,长裙拖地,被两位女眷架着往前行,因为看不到脚,若不是提前知情,倒是真的也看不出这新娘根本不是自己走进来的。新娘露在外面的手看起来十分白皙,指甲上染了色,一点也看不出是死人的手。


“两姓联姻,一堂皆庆。赤绳系佳偶,良缘永结成。”万管家口中念出吉词。


新娘一直被两名女眷搀扶着,所有行礼都站着一动不动。阿福只顾自己行礼,全程不敢多看新娘一眼,他也感觉到新娘有些异常,只当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太矜贵,对贫民出身的婆婆不需行大礼。


礼成以后,万管家端来两杯酒。阿福伸手端酒,只见红姑拿起了新娘的酒杯,塞进新娘手里。新娘像是不愿喝这酒,手一动不动。红姑拿着新娘的手举起酒杯,手中的力道大了一些,竟把新娘手上的皮弄掉了一层。白色的皮挂在红色吉服外面,就这么在酒杯旁晃荡着,没晃几下,那白皮就掉到了地上。阿福吃了一惊,眼睛紧紧盯在新娘手上,红姑来不及遮掩,还是被阿福看到了。


白皮之下,新娘裸露出的肤色竟然是焦黑色。


阿福把端起的酒杯又放下了,脸上露出惊吓,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红姑。红姑脸上僵硬笑着:“阿福,喝了这杯酒就礼成了,快些,别耽误了时辰。”红烛映在红姑的脸上,红色的双唇一张一合。


阿福下意识又看了一眼新娘,问道:“她,她怎么需要你们搀扶?还有这手,皮怎么会掉下来?里面为什么是黑色?”阿福终于看出了蹊跷。


“阿福,别再闹了。”阿福大哥张口劝道。


“这酒我不喝,我不喝。”阿福说完慌张看着四周的人。他趁人不备,一抬手把新娘的红盖头揭了下来。侯探长不忍看,忙闭上眼睛。四周安静,没有传出来他预料中的惊叫声。侯探长才又把眼睛张开。红盖头之下,原来新娘的脸上还蒙了一层红纱,见不到她的脸。侯探长松了一口气。


“娘,这,这是怎么回事?”阿福带了哭腔问母亲,他此时无助得像个孩子,本能地把母亲排在第一个能救自己的人。


“阿福,你把婚结了,就成了顾家的人了。”阿福母亲笑着劝说阿福。


“她,她是个死人!”阿福终于看出了真相,边说着边往门处退,像是准备逃走。阿福的哥哥上前,夹住阿福的一只胳膊,硬把他拖到了新娘的身旁。阿福挣扎着,歇斯底里喊道:“这婚我不结,娘,我不结,我不要跟一个死人结婚!”


阿福母亲也有些心疼儿子,把脸背过去,不再看儿子那张因为害怕而扭曲的脸。阿福见母亲那副模样,又开始哭着求身边的哥哥:“哥,哥你放开我,让我走吧!”


“阿福,我和你嫂子会好好伺候母亲的。你就委屈一下,权当是过继给了顾家当儿子。这鬼新娘明日就下葬了。你委屈这一晚上,今后我们一家老小就不需要再过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了。”哥哥劝说阿福道。


“哥,妈,你们都知道是吗?你们都知道我今天是跟个死人结婚是吗?你们为了过上好日子,不惜让我娶个鬼是吗?”阿福见说不动母亲和哥哥,又转头看向侯探长:“侯探长,您也知道吗?”


侯探长虽然有些心虚,可是既然有了阿福家人垫背,他干嘛还要承认?于是装作一脸无辜,连忙摇头:“不知道,我也是刚知道啊。”


“你们都骗我,你们都骗我!”阿福因为绝望瘫软下来,他知道自己的挣扎怕是没有用了。


阿福母亲红着眼睛对阿福说:“儿呀,娘这辈子都没穿过这么好的衣裳,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食。娘到了那边以后,会跟你爹说,咱们家是跟着你才过上了好日子。你是咱们家的恩人呢。你哥的儿子到了上学的年龄,顾老爷已经答应会把他送去京城最好的学堂。阿福,娘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你把这杯酒喝了,把婚结了吧!”


阿福听着母亲的哀求,满脸绝望。红姑给阿福哥哥使了个眼色,哥哥趁着阿福不备,从阿福身后揽住他的脖子,迅速掰开阿福的嘴;红姑捧起新娘拿酒的手,把交杯酒给阿福生灌进了嘴里。阿福被酒灌得一直咳嗽,抬起一只手用力去阻挡红姑继续倒酒。他碰触到新娘干枯的手指,吓到把手往回一缩。红姑乘机手腕向下一倾,把杯子里剩余的酒直接倒在了阿福脸上。


哥哥把盘子上的另一杯交杯酒塞进阿福手里,抬着阿福胳膊,把酒洒在新娘脚下。


“礼成!入洞房!”


此时的阿福又想起了挣扎,他好像被“入洞房”几个字吓到了。“我不进洞房,不进去,我不去!”哥哥一个人眼看就要控住不住阿福,六子上前帮了一把手,两人合力把阿福紧紧夹在中间。任阿福再怎样挣扎,都只是徒劳。


阿福被从礼堂拖走了,一路哭喊着:“我不入洞房,我不要跟一具死尸睡在一起!妈,救我啊!侯探长,救我啊!”


相比阿福的喊叫,新娘安安静静被红姑和许轻音架着出了礼堂的门。礼堂里安安静静,里面几个亲人朋友愣在那里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还是万管家机灵,轻声提醒了一句顾老爷:“老爷,入席吧。”


“哦。简单备了点酒菜,以后都是自家人了。来,入席,别客气。”顾老爷回过神来。


阿福母亲入了酒席,嘴上跟顾老爷客套着,眼睛一直盯着门外。等阿福哥哥回来以后,阿福母亲跟儿子分别敬了顾老爷一杯酒。两个人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在山庄呆下去,饭都没吃几口,不顾天黑路滑,径直下山回家去了。


侯探长心不在焉,简单吃了几口就退席了。他心里放不下阿福。小姐的闺房灯火通明,厅里还是灵堂的样子,卧房里却是张灯结彩。虽然是洞房,这样的洞房没什么好顾及的,侯探长趴在门上听见里面阿福在哭,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阿福被他的哥哥和六子绑在了床上,一旁躺着的新娘还是被红盖头蒙着脸。侯探长瞧了一眼新娘的手,表层的白皮肤是一层面做的皮,可不一用力搓就会掉下来嘛!新娘现在躺在床上,侯探长这才有机会看清楚,那身体虽被衣物遮挡,却也能瞧得出是变了型,小小瘦瘦的。人死去虽然有几天了,也因为是被火烧死的缘由,所以尸体没有发臭。侯探长真的是同情阿福了。


“阿福,也是我对不住你。如果早发现……


“探长,说什么都没用了。你把我放开好吗?”


“阿福啊,不是我心狠。”


“探长,我不跑,我只是不想跟这么一具死尸躺在一张床上睡一夜。”


“这样吧,我在这里陪你,好吗?真有意思,我这还是头一次在人家洞房里陪着新郎新娘待上一整宿呢。”


“他们是我的家人,怎么就这么狠心?”


“你委屈一下,他们就能有一辈子好日子过。”


“探长,我认命了。”


“顾老爷是个厚道人,过了今晚,你就是登上高枝了。这辈子其实也值了。以后混出个人样来,别为难我这个小探长。”


“我不会。”


侯探长跟阿福有一句没一句聊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了过去。



贴主:九樱于2022_05_13 1:54:41编辑
喜欢九樱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九樱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