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京华茶馆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破天荒!捋一捋“拜登文件门”的来龙去脉

送交者: 州官放火[♂★★★★樯橹灰飞烟灭★★★★♂] 于 2023-01-22 23:00 已读 3180 次 4赞  

州官放火的个人频道

+关注

拜登窃取机密文件这事儿,情节十分严重,够得上美国政界破天荒的大丑闻。

自打去年8月以来,左派川黑分子喋喋不休,污蔑川普总统在海湖庄园前总统办公室处理机密文件,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然而,五个月后的今天,川黑对拜登窃取机密文件采取了截然不同的双标态度,完全无视拜登非法持有的机密文件,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要大得多。

刚开始,州官也曾认为拜登的行为,或许是出于老糊涂粗心大意,但现在看来这是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直接损害了国家安全。

首先,拜登从一开始就做贼心虚,撒谎说他私藏的机密文件仅仅是一次“意外”,但事实却不断证明:四套被窃走的机密文件,散落在三个不同的私人地点,许多机密文件还被多次毫无安全措施的“转移”。

例如,私藏机密文件的地点,是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私人住宅的车库,这是拜登吸毒成瘾的儿子亨特曾经居住过的住宅。之后转送到宾大拜登中心的机密文件,有很大一部分在华盛顿特区的唐人街区做过大停留,而运送文件的负责人是亨特的朋友钟凯茜。

亨特曾说这是他付给老爸每月49910美元租来的,而亨特的钱是在奥巴马时期,从中国华信能源公司拿来的“酬金”。

其次,拜登谎称自己的私人律师和国家档案馆“第一时间完美合作”,没有向公众隐瞒任何问题。但事实证明,去年11月2日,即中期选举前六天,总检察长梅里克加兰和拜登司法部就已获悉,拜登在宾大“拜登外交与全球参与中心”一个废弃的办公室里,存放了带有机密标记的政府文件。 这是都是拜登2017年1月20 日离任时从白宫顺走的机密文件,并在2018年2月被转移到位于宾大的这间办公室。

在文件被发现后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拜登任命的司法部长加兰,对其上司窃取机密记录的犯罪行为刻意掩盖,完全不像去年 8 月对川普那样,派遣联邦调查局展开了前所未有大张旗鼓,甚至不惜非法进行抄家式的搜查。抄家16天后,11月18日,加兰就任命了一名铁杆川黑分子出任了特别检察官,负责调查川普的“犯罪行为”。

司法部居然无视《总统记录法》,即将离任的川普总统可以保留一份他的任何总统记录的个人副本,无论机密与否,而副总统没有这些特权。更荒唐的是,加兰竟然允许未经国家安全审查的拜登的私人律师,连续几个月出入现场,查阅整理拜登私藏的机密文件。

反观川普将他的个人记录存储在有安全许可的海湖庄园,受到特勤局的终身保护。这和拜登把机密文件放在废弃办公室和简单预防措施车库中,从安全角度来说,甭说天壤之别,也是云泥之差。

大家都已经知道拜登家族与中国华信能源公司有密切来往,谁又能保证亨特没让他的“中国老朋友”,拿了钥匙进入车库偷看机密文件?为啥要让拜登的私人律师反复出入案发现场,而不立即派 FBI 介入调查,包括及时搜查拜登的住宅和办公室?

两个多月过去了,眼下最值得深入调查的,就是都有谁看过了这些文件,啥时看过这些文件。当然,这对特别检察官“胡尔”(Pobert Hur)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顺便说下那位韩裔特别检察官的姓“Hur”,这是朝鲜姓氏“许”,源自汉族的许姓,不应该翻译成“胡尔”。

这位许检察官是司法部长加兰极力推荐和任命的。燃鹅,上周六(21日)司法部牵头对拜登在特拉华州的住所搜查中,又发现了拜登更多非法持有的机密文件,诡秘的是,许检察官不见踪影,压根儿就没出现场,整个搜索过程是由联邦检察官约翰·劳施(John Lausch)监督进行的。

如此看来,让这位仁兄来处理这件事儿,要真正揭开盖子就不辣么简单啦,保不齐就是一杆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


贴主:州官放火于2023_01_23 11:30:35编辑
喜欢州官放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州官放火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