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京华茶馆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那一夜,我竟睡了两个军嫂

送交者: woshidayedi[♂★★★★閒雲野地★★★★♂] 于 2022-08-04 15:20 已读 24607 次 7赞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关注
结识某君,是好久以前的家宴上。一个远房亲戚把他带到我面前,朗声说到,「早说过有个人跟你长得特别像,没骗你吧?」

某君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瞪大双眼,「天哪,咱俩不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吧?」

放在平时,早就一句「滚蛋」了事,可那天,我竟两眼发呆,良久没出一声。

其实我们长得并不像,只是脸型相似,打远一看,像是一个模子出品,可仔细看,差别就越发明显。他眼白比较多,双眼皮外扩得厉害;鼻子有点趴,鼻孔略向前张开;嘴唇的颜色有点发紫,大概是脸上扑了太多粉,颜色太白而导致嘴唇颜色被衬托出来;上嘴唇中央,人中的凹陷像个山谷似的,把唇线挤成个M形;头发因为不长的关系,一根根倔强地直立着,把整颗头显得有些大;身材消瘦个子挺高,但驼背,每次讲话时,都显得很谦逊。

之所以发呆,并不是因为他的长相有何过人之处,而是听到他说话的口气所致。

当时他的那句「咱俩不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吧?」音调很正,却透出一丝笑声,听着像是在表达长相相似,可细品之后,就会察觉其中暗含的嘲弄,仿佛在说,「我怎么可能跟这个人长得像啊?」

原本普通的一句话,竟然让我一时无法回击,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像是被KO的拳手一般。我真的是被他一句话击倒的,虽然人还站在那里,可精神上已经垮掉。

搜肠刮肚一番后,还是想不出适宜的辞藻,只好继续搜索,可继续搜索的结果,还是一无所有,只能又继续搜索。脑子里一而再,再而三的搜索,身体却僵直地像只木鸡一样站在原地。

「我说像吧?你看,他都惊得说不出话来了!」远亲指着我,对某君讲。

如此一来,我更尴尬,甚至涨红了脸。

其实我并不是被逼得无话可说。他的那句「咱俩不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吧?」原本就是我想说的话,其中的意思也和我要表达的意思差不多,只不过,他抢在我之前,先把我要说的话讲了出来。

想到这里,我更尴尬。第一次遇到一个比我反应还快的人。

也许是看出我的尴尬,某君更开心了。的确,没有什么比刚上擂台就一拳KO对手再开心不过的了。他盯着我的双眼,得意地一笑,「你之前看过我的节目吧?没错,我就是XX韩流风的主持人!你不会是我的粉丝吧?」某君笑得更大声。

那时我已出国多年。国内电视台的节目,几乎没看过,更不知道什么XX韩流风那种地方台的小栏目。可经他一说,远亲立刻提醒我,「没错,他真是电视台的主持人。你不会真看他的节目吧?」

远亲的那句话,像是给我上了一道锁,一下子就把我锁在某君的粉丝群里。

事到如今,是决不能说「不看他的节目」的。一旦说出来,以某君的聪明才智,必然会回一句,「不用解释,我知道了。」甚至再加上一句,「回头给你签名。」之类的话,把我彻底打造成他的铁杆粉丝不说,还平添了一项「口不应心」的罪名。

更不能说「看他的节目」。那样等于亲口承认是他的粉丝。

记得上一次陷入那样的尴尬,是有人问我,「XX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吧?」

异曲同工,有口难辩。

没办法,只剩下装傻了。我「呵呵呵」地笑起来,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看着某君笑。

这下子换成三个人同时尴尬了。

最后解围的人,还是某君。他略带讪笑地走到我身边,低声对我说,「其实我认识你,你不就是辛的前男友么?」

「你认识辛?」

那是我对某君说的第一句话。事后,他曾如此调侃我,「说别的都没用,一提女人你就原形畢露。」

没过多久的一天傍晚,某君毫无预警地发信息给我,约我去市内一家著名的夜店,并刻意用彩色的字提醒我,有美女相伴。

男性朋友,什么政治,生意,人生,理想,统统都是虚情假意,只有关键时刻介绍姑娘给你认识的,才是值得深交的朋友。

某君对我来说就是如此。

旅居国外多年,曾经的红颜皆沦为他人的嫁衣,不仅不会温暖我游子的心,甚至有些人还对我冷嘲热讽。 「让国外娘们一脚踹了之后想起老娘我啦?送你两个字,梦遗去吧!」这就是当时一位同我有过多次「百日之恩」的女人对我讲的话。多么冷漠,多么残忍,多么令人心碎。但凡身边有一个女人陪我,我也会回她一句,「真心祝福妳每次偷情都意外怀孕!」

可在当时,我身边连半个女人都没有,只好厚着脸皮对她说,「当年的遗憾希望能在我即将离去的前夕,用几个整夜来弥补!」

「滚蛋!你想得美!」女人噗哧一笑,「最多允许你手淫的时候,想着我!」

还好我有某君帮忙。虽然之前仅一面之交,可他却能在我人生最缺少温暖时,雪中送炭。我立刻回覆他说,「只要姑娘放得开,当你粉丝也认栽!」

还得说人家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带来的姑娘一个比一个惊艳,坐在电台门口的西餐厅里,还没上菜,我的口水就止不住地流出来。

「话说,你去的是哪个国家啊?」一位姑娘笑咪咪地看着我。

「不重要,不重要!」我盯着姑娘胸前雪白的肌肤。一对洋溢着青春的乳房,被略小尺码的胸罩挤出一条明显的沟痕。

姑娘穿的是一条青绿色的紧身连衣长裙,看上去大方得体。无论是裸露在外的肌肤,还是被包裹在内的曲线,都显得张力十足。

「还没上菜,就直流口水,是不是你那里吃不饱呀?」姑娘的笑容像一朵盛放的牡丹。

「我看他是眼馋!对流食眼馋!」某君邪魅地一笑。

「天真了,天真了!」我冲他会心一笑。奶水应该算是「流食」的一种吧。

「你们说什么呢?」另一个姑娘也跟着似懂非懂地笑着,「你们俩,真的是双胞胎?」

这句话对我来说,像是罩门。我立刻收起笑容,偷眼看去,某君却没多大反应,继续谈笑风生。

「不过说实话,你们俩长得真像啊!」姑娘并没有察觉我的异样,继续着无聊的话题。

「哪像啊?」某君似乎想把话题继续下去。

「哪都像!尤其是眼睛!」姑娘说完,便认真地看着我和某君的眼睛。我和某君是对面而坐,她坐在侧面,为了能对比我们的眼睛,她像是观看一场乒乓球比赛一样,来回不停地转头。

「还真是越看越像!」姑娘的目光最后落在我这里,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她一身酱紫色的套裙,上半身是无袖的款式,胸口处的衬衫钮扣系起很高,像是有意遮挡住小巧的胸部。点头时,胸前的那颗金色的钮扣,也随着上下摇摆。

「妳那么说,好像我们全身哪里都被妳看过似的。」某君突然压低声音,「如此说来,妳们俩,长得也很像么!」

「我们俩?」两位姑娘异口同声,随后又同时伸出手遮住嘴唇。

「能不能别学我!」绿裙子姑娘半笑半嗔地看着套装姑娘。

「我们俩哪像啊?」套装姑娘理都没理,而是直接巴脸转向某君。

「那里很像。」某君一脸坏笑。

「哪里?」套装姑娘面露疑惑。

「就是好多毛的那个洞。」

「流氓!」两位姑娘又是异口同声。

「谁流氓?」某君伸了伸脖子,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说,「我讲的是鼻孔,妳们以为是哪里?」

「你才不是想说鼻孔呢!」绿裙子姑娘一脸怒气,不过很容易就看得出,并不是真的在生气。

美丽的夜晚,迷人的灯光,飘香的陈酿,暧昧的芬芳,姑娘已然就绪,准备迎接流氓装满子弹的猎枪。

席间,趁上厕所的工夫,某君对我说,一会儿先各自为战,等到夜里一点钟,准时出来碰头,之后交换战场,清早五点再各自回归原位。

还是国内花样多啊!

我不禁感慨。突然想起那句著名的诗词: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光说不练假把式!刚到酒店,我便拉住绿裙子姑娘,直奔房间而去。

岛爷曾经说过,「光棍三年,看老母猪都是双眼皮的!」我虽不致于如此,但也差不多,即,看见双眼皮的,都能当成老母猪。

姑娘十分配合地进了房间,连欲拒还迎都省掉,直扑主题,一头栽倒在床上。

此情此景,顶天立地的英雄都免不了丢盔弃甲,何况我一个饱受性压抑折磨的俗人?别装孙子了,赶快,赶快。 。 。

就在爬到姑娘身上那一刻,原本是趴着的她,突然一个转身,面对着我,用一根食指竖在我的嘴唇前。

「先别出声,我得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姑娘一边说,一边冲我眨着眼。

我靠,现在「仙人跳」都那么直白啦?

我立刻从床上跳起来,抓起衬衫就要跑。

「看你吓的样子!慌什么?」姑娘倒是不紧不慢。

「怕被捉奸!」我把衬衫套在头上,连试几次,却找不到袖口。

「他人在千里之外,况且,在部队里,不是说回家就可以回来的!」姑娘微微一笑,一脸的胸有成竹。

「他是军人?」听说这话,我也不再执扭地找袖口了。

「嗯!」姑娘从提包里抽出手机,「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别出声音。算了,我去卫生间吧!」

姑娘说完,从床上爬起来,直奔浴室。肉肉的屁股在淡黄色的灯光下左右摇摆,煞是好看。


「军人的战斗力怎么样?」我问。

「你猜?」

「以谁做参照呢?」

「以你喽!」

「算了吧。我从小见到军人就害怕。」

「你真不打算上来?」

「不了,不了。。。」我连连摆手。

「唉,便宜她了!」

我没再说话,而是刻意让呼吸变得粗重,可衣架上那颗金黄色的钮扣,至今都印在我脑子里。 。 。


贴主:woshidayedi于2022_08_04 15:38:58编辑
楼主设置:谢绝布衣用户参与回复交流
喜欢woshidayedi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woshidayedi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谢绝布衣网友在本帖下的回复 )

😂不好意思,俺太監啦…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5/22
这个就不点赞了。 (无内容) - gudouchun (0 bytes) 08/05/22
这是要坐牢的 (无内容) - gudouchun (0 bytes) 08/05/22
通吉安。。。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5/22
憑什麼???!!!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5/22
不好意思… 俺不意淫…😂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5/22
😄 下次,下次一定。。。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5/22
这个真不是胡说八道, 有法条的 - 欢喜*佛 (546 bytes) 08/05/22
被現役軍人家屬誘姦的呢?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5/22
😂 容易被裹粉….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4/22
😂 - woshidayedi (9 bytes) 08/05/22
大哥,是差點麼?😂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4/22
吃多容易吐…😂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4/22
(^-^) woshidayedi 给 花镶玉 赠送一瓶香水! - woshidayedi (88 bytes) 08/04/22
頂你 - 整个世界都如此热闹 (175 bytes) 08/04/22
我將無我…😂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4/22
勤勞致奸…😂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4/22
😄 (无内容) - woshidayedi (0 bytes) 08/04/22
送你这幅字画自勉。 - 澳洲群众 (86 bytes) 08/04/22
😂😂 (无内容) - 花镶玉 (0 bytes) 08/04/22
明明是這樣。。。 - woshidayedi (122 bytes) 08/04/22
哈🤣😂😁我靠~~ (无内容) - flinstone (0 bytes) 08/04/22
- woshidayedi (41 bytes) 08/04/22
- flinstone (19 bytes) 08/04/22
- woshidayedi (18 bytes) 08/04/22
- flinstone (21 bytes) 08/04/22
- woshidayedi (15 bytes) 08/04/22
- flinstone (7 bytes) 08/04/22
😄 - woshidayedi (15 bytes) 08/04/22
😁 - flinstone (21 bytes) 08/04/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