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间隙 -【透视圣经(27)赎罪永生】(之一)

送交者: 沙河粉[♀★★沙和尚★★♀] 于 2022-11-23 7:58 已读 2124 次 3赞  

沙河粉的个人频道

+关注

间隙-【透视圣经(27)赎罪永生】(之

  对薇拉如此这般的言论,我很感兴趣。听得出,她的圣经知识比我所知道的、在更丰富的基础上还能更上一层楼,看似更有预先目的地站在妇女的角度上,有针对性地、有看圣经。她接下去的话又帮我打开了认识圣经的另一面窗户。

  这时,她从她的双肩包里拿出了圣经,边翻着书页,边说:

  “我研究圣经,并不是仅仅从欧洲的一神意识的基础着手,而是借助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去研究圣经的内在的妇女问题。我认为,社会运行离不开经济,离不开人类发明和管控的土地租赁、商品交换和金融运转。从这个商业贸易的角度去考察圣经,加上妳刚刚说的,中国在公元前前210年,秦始皇就统一了中国,并统一了文字与度量衡,那欧洲统一了什么?圣经是怎么统一欧洲臣民信仰的?

  “这是一个非常有兴趣的课题,”我说道:“信仰跟商品有联系?在中国读书时,我只是知道,马克思将进入资本主义社会的——经历了‘三大思想解放运动’的欧洲人——人类的劳动力(无产阶级)当做商品来分析‘剩余价值’。”这时,我看到了薇拉已经酒足饭饱了——实际上她和我只喝了一点点酒,吃了很多的肉肠、黄酸瓜和面包,赶紧将晚餐的桌面收拾干净了。我从我的双肩包中取出了我的圣经,放在桌子上。我突然灵机一动,心想,她的木地板极为洁净明亮,为什么不将我们的讨论场地整理得更大一些?征得她的许可,我从床上的壁柜里拿出床单、毛毯和枕头,想象着以前我和朋友在城市公园的草地上景象,将床单先铺在靠近床的地板上,再铺上毛毯,将两个枕头斜靠在床的边框上。她又拿来了一圆筒未开封的薯片、一包德国饼干和两瓶啤酒。薇拉看到这架势,拥抱着我亲昵地说:“要是现在我们在外面烧烤就好了。”说着,她轻松地盘腿坐在了毛毯上,也拉着我坐在她的身边。我们背靠着床,各自拿着圣经,我感觉,现在的气氛很温馨,她身上一股淡淡的体香味又弥漫在空气中了。后来的现在,当我写下以下的文字时,她的那种体香仍然在我的记忆中。为什么她的体香能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留下永久的记忆?

  “现在我们讨论较为久远的问题。”她一开口,就将我的思维靶心拉向渐渐逼近的历史的森林,我的背脊感到有点发凉。她好像创造了我的人生的历史——喝了酒后居然后背发凉,我暗自好笑了。

  “等会我所说的,安妮,妳想正确地、高效地理解我的话语,我可以给妳一个提醒,就是,我是站在两个‘上层建筑’(政治思想、法律思想、哲学思想、文艺思想等建立在其经济基础上的意识形态)的基础上来阅读和分析圣经的宗教内容的。这两个‘上层建筑’追寻的各自的价值观可以说是泾渭分明,按照中华文化所主导是阴阳可鉴的。因为受到了妳所说秦始皇的‘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衡’启发,我就有这种想法:中华文化经过秦始皇后,将大地文化(阴文化)与精神交换统一起来;圣经文化经过耶稣后,将太阳文化(阳文化-上帝)与物质交换统一起来。这两种‘统一’的结果,就产生了我认为的‘阴阳文化’——中华文化与圣经文化。中华文化以汉字书写,以五千年历史为精神依托,在中国建立了五千年从未割断断命脉的东方中华文化的泱泱大国;圣经文化以说英文,以耶和华上帝(按照圣经所述,至高的主宰耶和华上帝是个灵体,但他绝非高不可攀、神秘莫测或者不乐意跟人沟通。虽然他是个灵体,但只要心地正直的人想要认识他,就可以认识他。罗马书 1:19~21)为精神依托,在全世界建立了庞大的西方圣经文化的宗教帝国。我认为,任何一个文明社会,没有物质(商品)交换、没有金融运转,将会是原始的、没有发展的社会。而在圣经文化在商品交换、金融运转这一关键领域,社会进步明显地比中华文化所统领的社会要做得好。这是从物质文明、从商品交换和金融运转的角度上看‘阴阳文化’的对比的。安妮,妳看,”薇拉将她手上的圣经合起来,指着它的六面说:

  “妳看的这本圣经,我们想象着它是一座宏伟的正方体建筑物矗立在我们面前。我们环视它和俯视它,发现它有包括了五面普通的平面:左面、右面、前面、后面和上面;底面和里面(如果包括了里面,就形成了你们中华文化里的‘空’【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哲学范畴)妳是看不见的。当妳长到一定的年龄,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妳打开《圣经》,里面的内容就随着妳的年龄增长的阅历,这个宏伟壮丽建筑的五个面妳就可以按照妳的思维,将这五个面,主要是妳环视看见的四个面,安装(画上)窗户、阳台,这是妳认识圣经的第一步。通过妳生活的再历练,妳俯视,在建筑物的上面,妳甚至可以想象上面有花园、甚至或者山水、大地和森林,这就形成了妳对《圣经》有了立体的初步的认识。这一步认识,就如同妳好像洞穴隐喻里的奴隶走出了洞穴,妳看到了阳光。妳觉得阳光太刺眼,妳又回到‘洞穴’里看着墙壁上温馨的火光,妳的思维这时会帮助妳,让妳通过‘透视’而看见窗户和阳台背后妳凭经验看不见的房子和里面妳思维出的家具。这种‘透视’效果是‘先验’认识是妳被动地全然不知情的情形下,渐渐渗入妳的思维的结果,如同妳不认识梵蒂冈大教堂这个认识对象,妳却知道它在意大利内的梵蒂冈一样,也如同妳一生出来是就认识了‘我在这个空间里,这个空间里有我的母亲,而我在母亲的怀中吃奶。’一样。这是先天就有的人类对认识客体的先验认识。

  现在,圣经在我的‘透视图’中,已经显露出了内部的房间、走廊、楼梯和大厅等等。那么,底面甚至地下室,我的‘透视图’中有没有显示?当然有,妳不要急于听这部分,因为,这一部分尤其重要,与中华文化息息相关。”

  “薇拉,妳的想象力超乎寻常,我太有兴趣听妳说下去。”我看着薇拉现在翻着圣经,就很有眼力见地帮她打开了一罐甜椒口味的炸薯片,用两个指头夹出几片送到她的口中。背部靠着枕头很舒服,我又听着她口中响着脆脆的咀嚼声响,心情很愉快:“妳把中国说成了‘泱泱大国’,将西方说成了‘宗教帝国’,很形象。而将商品交换融入到研究圣经中,而不是将‘神’(米开朗基罗)性放在中心的位置,这是新主意。我只是为研究圣经而研习圣经,这与妳家世代研究圣经不能同日而语的。就像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只能研究西方人发现的科学定律和发明的科技创新的外延,以此外延的理论再去改变世界。而妳将圣经的透视化令我大开眼界。”我说到这,觉得心里很郁闷,对比薇拉的“透视图”,我被一下子戳中了某个要害部位,我只能用思考抚平薇拉戳中我的要害部位的痛楚。薇拉似乎体会到了我的那种情感,安慰道:

  “我们现在的时代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是继续走故步自封的‘阳光大道’(主要按圣经文化确立私有制社会意识形态),还是走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林荫大道’(主要按中华文化确立公有制社会意识形态)?

  “我的‘祖国’苏联,这个昔日的社会主义社会世界的老大哥已经倒下去了。”薇拉很忧伤地说。我心里不无悲凉,又不无斗志昂扬,但我内心的痛楚犹在。我说:

  “中国共产党还在!”

  “因此,我们要运用哲学理论找出‘圣经文化’核心的、所谓的不可逆转大趋势的根源,也即这幢建筑的基础(地下室)隐藏着安身立命的宝贝东西是什么。找出‘中华文化’的核心的、顺运历史发展趋势的动力是什么。我真想啊,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薇拉微微笑着说。

  我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她,这种“老土”的话竟然出自为“高端服务”员工的口中。现在在中国内陆,谁相信这几句话?按照我家餐馆的工人的话说,薇拉如果还这样不识时务地说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百多年前说的、并被实践证明了是不可能的话,那他们一定会说,薇拉是被“共产党”洗脑了。而这时的她却很有准备地、很自信的、用很平常的眼光看着我。她像在臆想着、又重复着她的预言、将来乾坤合转、阴阳均势的世界大势:

  “女性思维中的爱世界比男性——比如米开朗基罗们——所崇拜的上帝他爱的世界显然更加广大和深邃,她们的思维揉合了西方的阳性文化和东方的阴性文化,形成了与真理既对立又统一的‘阴理’的核心。她们间隙不发,又无处不在;她们宇宙无语,又储蓄生息。她们是吐故纳新和新陈代谢的永动机。”

  薇拉把女性说得那么有“神圣性”的高度,这使我想起了德国大文豪歌德在一百多年前说过的一句话,男性跟着永恒的女性走。歌德还说的一句话——“中国人在思想、行为和情感方面,几乎和我们—样;只是在他们那里,一切都比我们这里更明朗,更纯洁,更合乎道德……”歌德说的第一句话,很明显地、我自作多情地感到了他对我的“妇女理论”的支持;而他的第二句话,现在又加上薇拉在圣经研究方面给我的佐据,还有尼采的警醒断句:“上帝死了”,我隐约感到“妇女理论”生存有万分的艰难,因为上帝并没有“死”,男性更没有跟着女性走!跟着女性走最必要的条件是没有战争。这多少使我在听薇拉的话之后有些迷茫。

  但薇拉的话,似乎给我的思维炼思炉中添加了我未知的燃料,我的身体现在已经热烘烘了。我的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看她将圣经翻到“出埃及记”后停了下来。她思考着。良久,她缓缓地转过头问我:“妳是知道教堂的。教堂,在圣经中是帐幕、会幕或者是圣幕,是用来崇拜上帝或神祇的地方,是神圣的处所;是‘上帝’的居所。”我见她停了下来,赶紧将圆筒的炸薯片倒在我的手掌上,拿出多几块塞到她的口中。她喝了几大口啤酒,继续她脑子里的想法的好似泉水一样地流淌:

  “公元前1512年,摩西在西奈山的旷野建造——是以色列人用来——崇拜上帝的帐幕,是可以搬运的;也叫‘会幕’”,可参考(出埃及记 39:32,40)。从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后,用来献祭和崇拜上帝的帐幕(圣幕,或者是圣殿)和主持圣幕工作的大祭司开始,耶和华的信徒崇拜上帝的过程可以通过‘耶和华上帝的殿’和大祭司,完整地进行下去。这是一项非常精细思维文化工程,从圣经对圣幕的描述中,妳可以看到当时崇拜者供奉上帝所需要的顶级精美物质,甚至还有亚伯拉罕的独生子以撒(参阅创世记(创世记22:1-18)。这种供奉,甚至亚伯拉罕甘愿用自己的独生子作为全烧祭,圣经中称之为‘奉献’——‘你要告诉以色列人,叫他们奉献礼物给我。任何人发自内心奉献给我的礼物,你们都要收下。’(出埃及记25:2)上帝的律法规定以色列人要作若干奉献或捐献。摩西统计以色列的人数时吩咐他们,凡满了二十岁的男丁都要为自己的生命付赎价,就是“按圣所的标准重量付五克半银子,奉献给耶和华,好为自己的生命赎罪,也支持会幕的事务。久而久之,奉献在以色列就演变成了‘圣税’(参阅历代志下24:6-10)和‘十分之一奉献’(希伯来书来7:4-10——亚伯拉罕就从他的所有财物中拿出十分之一给麦基洗德。这里所说的麦基洗德是古代的撒冷王,至高上帝耶和华的第一个祭司。”

  “安妮,说到这,我想简要地说说我的叛逆想法”当我听到她说的‘叛逆想法’后,我想起她刚刚说的“男性思维是由精神物质和商品交换与金融运转组成”,我说:

  “妳现在是站在商品经济的最初始阶段来谈论宗教吧?正如妳说,妇女在圣经中已经成为了商品了,而且,我觉得,可能包括整部圣经也是一本政治经济学的启蒙著作。但是,信仰上帝的被捆绑在教会里的人们不知道自己内部无限的思维能力与此种思维能力仅在外部被局限的而且思维也被局限的少数个别人们给绑架了,这就产生了愚昧与矛盾,一个大团体的既得利益与一个小团体的既得利益发生了像柏拉图在《理想国》中的‘洞穴隐喻’那样的贫思卖商品者与维护圣殿(教会)的买商品的精英祭司们交易过程。这个过程首先是个矛盾,‘是在人类世代的无穷的——至少对于我们,实际上是无穷的——连续系列之中,是在无穷的前进运动之中解决的’——矛盾。(毛泽东《矛盾论》-【矛盾的普遍性】)买方(上帝的制造者)希望卖方永远愚昧下去,而且,买方以他们被局限的思维所断定,卖方会永远地‘愚昧’下去的。”这时,薇拉笑着对我说:

  “我理解妳的说法。我猜妳指的是,当这些在教会里的‘信仰者’们——其中也包括我和妳——在没有得到破解上帝奥秘的全面的知识时,他们会直到死地相信,洞穴前面他们所看到的上帝是活生生地存在着的。他们就像现代人看电视一样,他们相信,他们甚至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电视里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的‘人的形象’的人说的话(传媒的引导),相信他们丰富多彩的物质交换的生活。同样道理,直到现在,圣经文化中的少数男性们一直在‘奴役’着洞穴(教会)里的甘愿受他们奴役的人们,他们不需要彻底地懂上帝是什么,只要他们懂得商品交换,知道货币的职能有交换和金融的作用,他们就会在‘教会’的‘奴役’下,在宏观教会中世世代代不断地用知识、用‘科学’加以完美的‘上帝(拟人)’或者‘造物主(拟物)’面前匍匐而行。” 我听着薇拉的话,脑子里仍然是混沌的。就说:

  “薇拉,妳的思维被妳的表达音乐化了,就像是一只鸟儿在唱着动听的模糊先验的旋律。我常常自己暗暗地想——因为在妳之前没有人跟我进行两种文化上的深入对话。我,一个来自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相对落后的国家的‘孤儿’,怎么会对圣经文化发起挑战?遐想我在天上,可能我就是数不清的星星里的一颗星。可是我坚信我的观点和妳一样是对的。”薇拉说:

  “各种思维争论的对立,都各自以智慧为地基,建成‘二律背反’的大厦。人们说: 

  ‘天堂(世界)有一位绝对必然的存在者(造物者),作为宇宙的全部或是宇宙起源的原因。

   天上和天之外都没有绝对必然存在的如人一样思维的上帝。


贴主:沙河粉于2022_11_23 8:55:37编辑
喜欢沙河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沙河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慢点发,一次一篇就好。 (无内容) - kudoof (0 bytes) 11/23/22
🤷‍♀️🤷‍♀️ (无内容) - 沙河粉 (0 bytes) 11/24/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