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心路游记之四:中国人蠢还是西方人蠢?

送交者: 仁剑[♂☆★★声望品衔11★★☆♂] 于 2022-05-13 23:32 已读 2028 次 5赞  

仁剑的个人频道

+关注
总听到有这样的议论说:西方人普遍具有独立思考能力,而中国人是很容易被忽悠被管理的愚民。

真的吗?

表面上看来确实如此。

但是,对一件事实、一种现象的陈述、观察,如果经过深入剖析,最后却可能会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曾经的我,“自认为”是一个技术娴熟的驾驶者。

这里的“娴熟”不是说我能做什么漂移、一百八十度急转、飞越障碍物、整台车以四十五度角倾侧用一边轮子驾驶等等特技。而是指:我总能在繁忙的市区马路上有惊无险地左穿右插,六十公里的时速区我开六十五,七十公里时速区我开七十五(所谓灰色地带)。总能在黄灯转红灯前的一刹那,压过法定停车线继续前行而不会触动摄像枪影相。在红灯前总能排在车龙最短的行车线甚至占领头位,如果占了头位,绿灯亮时我总能够第一个启动冲在前面,旁边行车线上即使是性能优越的车子也一定至少比我慢一个车位,因为我懂得看左右两旁路口上的交通灯,正前方交通灯与两旁的交通灯有时间差,当两旁交通灯转红的同时,只要立即在心里默数一、二、三然后踩油门,保证和前方红灯转绿的时间不差分毫!

这“娴熟”也指我对整个悉尼范围的公路了如指掌,我不但基本上不需要GPS导航,更清楚哪里有捷径,哪条路的交通灯较少,哪条路不容易塞车。

因此,每次需要用车的任务,我总是完成得比公司里其他西人快。

当不是我驾驶时,我坐在副驾座上,看着旁边的西人司机(他们都是和我一样受过专门培训的司机),老老实实地跟在车龙里,老老实实地见到黄灯就减速停车,老老实实地跟着GPS在严重塞车的马路上走走停停,六十公里时速区开五十五,七十公里时速区开六十五,我就会在心里不住的叹气:这些西方人,真蠢!

西方人的蠢,“比比皆是”,随处可见:

超市里的西人收银员,如果离开了电子计算器,常常连两位数甚至个位数的加减也算不出来。

由于蠢,也就显得懒和无效率。例如修一条工程不大的马路,往往要几周的时间,常常只见一个工人在那里干活,旁边站着四五个工人慢条斯理地协助,马路两头还各有一个工人用指示牌指挥着交通。而这种规模的工程,在中国通常一天甚至几个小时就完成了。

去悉尼西部蓝山风景区的公路,从山脚到著名的三姐妹风景区也就六十公里左右,但扩宽公路的全部工程足足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勉强”完成(说“勉强”是因为最近又有一段公路开始扩宽了)。

我一个朋友去德国旅游,回来后和我说了件事:某天他们一群朋友要过马路,人行道上亮的是红灯,但当时马路两边都没有行走的车辆,他们一群华人就过去了,过马路之后走了一段距离,我朋友回头看看,见红灯还亮着,人行道两边要过马路的德国人还在那里傻傻地等着。我朋友说:这些西方人,真蠢!

是啊!我深有同感。

但我朋友随后的一番话引起了我的思考。他说:说来奇怪,我所接触的西方人,大都显得蠢蠢傻傻的,做事认着死理一板一眼不晓得变通。从比例来看,我们中国人普遍比西方人显得精明能干,可为什么我们总是处处被西方人压着呢?

是呀!为什么呢?

我们现在这个世界,正在由我们认为愚蠢的西方人主导着,为什么呢?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愚蠢”是什么?

从字面常识上的理解,某人明白某事物,会计算某条数学题,而我就是不明白,就是不会,那我就比那个某人蠢。

但我认为,“愚蠢”的本质,是思维自由度的反映:思维自由度高的人,相对于思维自由度低的人“聪明”。个中理由,可以写长长的一篇论文,有兴趣的读者,请参考笔者的《逻辑后缀学》。

其次,为什么说:西方人“蠢”?

《逻辑后缀学》认为:

西方人侧重理会的思维,因此对目标的态度是:守是前提,用是为了守;

中国人侧重意会的思维,因此对目标的态度是:用是前提,守是为了用。

从集合论的角度理解:

“守”的,是一种状态,状态表现为交集。交集具有确定性;

“用”的,是一种关系,关系表现为并集。并集具有不确定性。

不确定性也可叫做灵活性,灵活性的自由度高于确定性的自由度。

即:并集的自由度高于交集的自由度。并且:“并”得越多,自由度越高;“交”得越多,自由度越低。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以确定性交集为思维模式的西方人,确实“比较蠢”。

现在,回到最初的问题:“愚蠢”的西方人,为什么能够主导世界?

以守为前提的态度,是一种“放在”的态度(是其所是)——人为规则服务的态度;

以用为前提的态度,是一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态度(是就是了、不是了就不是了)——规则为人服务的态度。

——西方人里面,当然也有非常聪明的。但由于确定性交集为思维模式在西方具有普遍性,因此从整个西方人口结构上看,西方的聪明人与“蠢人”之间呈现着一种金字塔式的分布,即聪明人占一个很小的比例,大部分人都“相当的蠢”。

从文艺复兴时期,西方开始了“改革开放”,经过五六百年的经营,金字塔顶端的西方精英们,建立了一套套颇为行之有效的“游戏规则”。

但是,这里的“行之有效”,必须以一个“基本面”为前提,那就是必需有“群众基础”。这个群众基础里的“群众”,必须是“不太动脑子”的,甚至是“不必动脑子”的人。即必须有大量的,不动脑子的人遵守精英们建立的规则,也就是为规则服务,为规则提供“动力”,这些规则才能“玩得转”。

因此,属于规则既得利益者的精英们,无不对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恨之入骨。

并且,“群众基础”越广大,规则玩得越顺溜。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必须不断地通过领土、金融、科技、战争、意识形态话语权等等对外扩张其“群众基础”基本面的原因。

因此,当中国这个有着十多亿人口基本面的大国,不想再跟随西方规则“玩”时,西方自然是坐立不安了。

西方吹捧的民主自由平等,也是规则的其中一个环节。

民主自由平等好不好?好!

这个“好”的声音,响彻云霄,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都在赞美这神圣的普世价值。

但我们看到的是:随着上行下效的叫好声,无数财富的“大头”,正源源不断地流入精英们的腰包。

——而“广大人民群众”的叫好,就只得一个“爽”字。精英们清楚的很:就是给你民主自由平等又如何?“老实巴交”的人民群众,玩不出什么花样。而那些因普世价值而把自己国家打得稀巴烂的人民,他们也“爽”,他们的“爽”,叫做“痛并快乐着”。

——精英们的叫好,那可是真金白银的好:让神圣光环照耀着的规则之下,百分之十的精英们的财富,占了全球财富的百分之七十五(世界不平等数据库WID2022年报告)。

所以,嘲讽中国人是愚民,但自己同样处在“基本面”里的人,大家是彼此彼此,叫做“五十步笑一百步”。

——但是,似乎又有点不同:“专制”下的“愚民”,当发现自己“被忽悠”,想为自己“争取自由”而反抗时,都会有一个具体的反抗对象。而规则之下的人,往往自己就是规则的一份子,反抗规则也就是反抗自己,这叫做“有力无处使”。

那个“更愚”,很值得深思:实际上,可能是“一百步笑五十步”。

到此,真相也就大白:大部分西方人可能真的比我们中国人愚蠢。但当中那些聪明人,发明了种种科技,建立起一套套制度,而其他那些“愚蠢的人”,就开开心心地用着这些科技,老老实实地遵从着各种制度。如此一来,整个社会机器就得以正常运转——以一种金字塔的模式运转。

也就是说:“愚蠢”的西方人借助游戏规则,并不断扩张规则的影响及控制范围,西方反而建立起一个个“聪明”的“民主”国家,并最终通过征服、垄断,建成一个世界性的巨型金字塔,从而主导了世界。

但西方的游戏规则,放在中国,就没那么灵光了。

中国人讲的是“实用主义”,也就是规则为人服务。因此,在中国,“特别蠢”的人与精英一样,都属于少数。即中国的“聪明人”呈现出一种橄榄型的人口分布,意思是大部分中国人相对地都显得聪明。

大部分人相对地都显得聪明的国家,人就不那么老实了,不老实的人都千方百计想着“玩规则”——让规则为我服务:例如曾经的笔者。

人人都想着“玩规则”,规则的制定就不容易完善,即使完善也容易被“玩坏”,就会出现以下问题:

少数人的聪明,在愚蠢的人占大多数的群体里,确实会有大作用,能够让聪明人如鱼得水,并为自己捞足好处。但人人都聪明的群体里,聪明就显得不那么聪明了,因为聪明不那么起作用了。因为你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

——如果每个驾驶者都懂得抢线,我驾车就只能纯靠运气靠车子的性能争头位。如果人人都懂得走捷径,那条捷径就会被堵塞。

但我依然想争先啊!那我就要比别人更快,如何更快?红灯我照样冲,没有捷径干脆在单行线上逆向行驶,六十公里时速区我开七十、八十甚至一百!

在周围都是聪明人的地方,我依然想比别人聪明啊!因为我想出人头地嘛!但我聪明别人比我更聪明,聪明不过人家我就狡猾,我狡猾你比我更狡猾,我犯规你就犯法,我犯法你干脆就无法无天,我害你你也害我,结果我害你也就害我自己,你害我也是害你自己。

所以,在人人善于玩规则的国家里,最后整个由聪明人组成的国家反而会被聪明人自己“玩弄”成一个愚蠢的国家。

然后就是:愚蠢的人籍着聪明的国家,完全有可能处处压着聪明人组成的愚蠢国家。

原来:聪明真的会被聪明误啊!

因此,为了不至于聪明反被聪明误,由聪明人组成的国家就必须有“另一种玩法”:以行政手段压制聪明人的聪明——这行政手段,也是游戏规则。这种游戏规则,我们就称之为“专制”。

——由聪明人组成的,“专制”的国家,就不是愚蠢的国家,而是能够与由愚蠢的人建立的“民主”国家“平起平坐”,即也是聪明的国家。

这就是民主与专制的奥妙。

笔者一介平民,不懂政治性理论上的专业名词专业论述,故提供上述有关民主专制讨论的“街坊版”,让各位参考。


最后,还有个后续的思考题:如果人人都明白了所谓民主专制的个中奥妙,世界上的国家都变成聪明的国家,这些聪明又会不会变成狡猾?聪明的国家相互之间又会不会无法无天?由聪明国家组成的世界,会不会是愚蠢的世界?

……

我不知道。


——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知此两者亦稽式。常知稽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然后乃至大顺。

——摘自老子的《道德经》


——圣人之治,轻其欲,固其精,弱其志,壮其气,虚其心,实其神。常使民有知无识,有欲无求。无知则愚,有识则昧。博知者慧也,博识者智也。知继而行,博知而后慎识。无欲逆天,有求蓄私,俱过也。治大国,如烹小鲜。其政闷闷,其民淳淳。我无为而民自化,我无教而民自觉,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足,我无欲而民自朴。

——立贤而不尚贤,使民不争而争。立德而不尚德,使民不好而好。立仁而不尚仁,使民直而不伪。立义而不尚义,使民不言而信。立礼而不尚礼,使民无拘而束。重难得之货而不贵,使民赏而不盗。崇乐而不纵乐,使民愉而有度。共情而非共识:擅立者善予与;擅用者慎取之。予者用之源;取者立之根。

——摘自笔者的《道德新经》
喜欢仁剑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仁剑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很有见地的文章。 (无内容) - 落叶无声 (0 bytes) 05/14/22
谢鼓励(^-^) (无内容) - 仁剑 (0 bytes) 05/14/22
百花自由的绽放,各显芳华美人间. - ywhan (200 bytes) 05/14/22
百花绽放,各显芳华. (无内容) - ywhan (0 bytes) 05/14/22
实用主义 (无内容) - 雨地 (0 bytes) 05/14/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