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文明的转换和融合

送交者: attton[☆★声望品衔8★☆] 于 2021-10-13 4:08 已读 1203 次 4赞  

attton的个人频道

+关注
文明转换和融合


1

我们都知道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这个理论和阶级斗争理论一样,都是形而歪上,他俩都从事实中歪歪地总结出一套理论。因为成系统,所以叫做“形而歪上乘”。说他歪,是因为他只看到冲突的一面,没看到另外一面。阶级斗争的另外一面,是阶级合作和阶级交换。文明冲突的另外一面,是文明的转换和融合。

就拿汤因比、亨廷顿最推崇的西方文明为例,本身是转换融合的结果。西方文明的核心——基督教,以前是犹太人的宗教。公元一、二世纪,罗马人把犹太消灭了,犹太人变成奴隶。渗入罗马的生活。到了公元五世纪,罗马人自己信了基督教。不信的都被蛮族杀掉了。基督教这个犹太文明,就成为西方文明的核心。

而5世纪之后,北方蛮族成为欧洲文明的继承者,罗马人因为疾病和战争死得七七八八。北方蛮族大多来自波罗的海周边,波罗的海文明,在政治,宗教,建筑各方面,都成为欧洲文明的主流。这个文明给欧洲带来黑暗时代。也带来封建制度。

所以所谓西方文明,是个不停转换或变换的文明。而且文明是有传染性的。以中国为例。满清来了,中国男人都要梳辫子。但是满族逐渐忘了满语。他们采用了失败者的语言——汉语。然后就被汉化。

2

这种文明转换,女人起重大作用。满族人渐渐忘记满语,是因为满人进关之后,娶了大量的汉人妇女做小老婆。生的孩子从小的母语就是汉语。满族妇女生的孩子,也要汉族保姆或奶妈带,并且要和其他孩子玩。他们也就只能说汉语。他们的生活习惯也被生母和保姆汉化。

我们在社会进化史中说过,征服者必然杀男抢女,让女俘虏给他生孩子。不然征服部落没有人力,进行下一步的征服。但是这么做的后果,是征服部落逐渐“被征服者同化”。因为给他们生孩子的妇女,把被征服者的文化传给征服者的后代。

满族以前相信母系时代传下来的萨满教,皇太极娶了科尔沁的蒙古族的孝端(皇后)、孝庄(贵妃,皇太后)之后,改信了喇嘛教。还颁布法律,禁止跳大神。于是萨满教衰亡,父系的喇嘛教成为满族宗教。

我们着重考察罗马人转信基督教的过程。罗马人以前信自己的罗马教,就是把希腊宗教的神换个名字,整个搬过来。在公元前后,罗马征服了犹太地区,犹太人几次起义。这是在耶稣死后的事情,持续近两百年。耶稣出生的时候,以色列已经被罗马占领。耶稣对付罗马认得办法,是“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带撒”,也就是钱给罗马人(钱币上面铸有凯撒的头像),犹太人依旧信仰犹太教。犹太教祭祀让罗马人杀了耶稣,并不是和罗马妥协。而是要抗拒交税。他们发动了大起义,历时一百多年。在这期间罗马人杀了很多把犹太人,最后把不停造反的犹太人赶出以色列地区(现在得巴勒斯坦),以猪的价格卖给罗马人,当作奴隶。还有一些放在在角斗场被狮子吃掉,或者互相杀。给罗马人看着高兴。但是那些活下来得犹太男女奴隶,在罗马帝国内部,散布基督教。

基督教是加了新约的犹太教。犹太教只有旧约。被罗马消灭之后,犹太教已经失去吸引力。Loser的信仰没啥吸引力。但是犹太人耶稣改造了犹太教,变成基督教,吸引力很大。因为新约着重于死后。当时罗马各族奴隶境遇悲惨,活着的时候毫无希望。只能把希望寄托于死后。死后不是来世。中国的轮回说的是来世,死了以后投胎又有一世。这是因为中国的人世还有些吸引力。但是基督教对世间的生活根本绝望,他们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死后天上的生活。而且在天上只做一件事,就是等着在最后审判之日,观赏上帝用烈火销毁世界。特别是罗马和罗马人。

这种仇恨罗马的宗教,被罗马的奴隶在暗中传播。而且主要是女俘虏,就是罗马的女奴。这些女奴也都是罗马人的性奴。如果用喇嘛教比喻,就是欢喜抱在怀中的明妃。他们表面上顺从了征服者,但是暗中却给他们捣乱。如果不顺从就会被罗马人杀了。可能不是砍开脑壳喝脑浆子,而是活生生地喂狼或狮子。这些东西吃了活人,会变得更为生猛,而生猛是罗马人最喜欢的。

3

我们在人类社会进化史上说过,女俘虏,也就是女奴,有破坏征服者内部团结之伟大功能。女俘虏宣化公主,让隋朝皇帝父子反目。女俘虏甄妃,让曹植曹丕兄弟反目。女俘虏布里塞斯,让希腊联军的统帅阿伽门农,和第一大将阿喀琉斯,反目成仇。

实际是女俘虏的破坏作用远比这这些深远。其中之一是我们可称之为“抹大拉作用”。基督死后,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传教者,就是抹大拉(抹大拉玛丽亚)。圣经上说,在基督被定上十字架的时候,男信徒都跑了,只有三个女的,基督的妈妈,抹大拉姐妹,陪着基督,等他咽气。然后又把他的尸体包裹起来,放进一个叫做约翰的人捐献出来的墓穴。以下是圣经马可福音:

9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就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耶稣从她身上曾赶出七个鬼。

10她去告诉那向来跟随耶稣的人。那时他们正哀恸哭泣。

11他们听见耶稣活了,被马利亚(抹大拉)看见,却是不信。


看到没有,基督复活,最先向抹大拉显灵,然后抹大拉告诉男信徒,他们还不信。抹大拉身上的“七个鬼”,包括疯病的各种病。所以人们以为她又犯疯病了。但她一路喊叫:“基督复活”。喊了一边两边,三遍五遍。信的人(多数是女人)越来越多,而且跟着奔跑喊叫。等到人足够多,那几个门徒中脑筋灵光的,知道好事儿来了,于是说,他们也看见了耶稣。不过从那之后,抹大拉就从圣经中永远消失了。她的下落刺激人的想象。【达芬奇密码】说她是耶稣的太太,耶稣死后,带着未出生的耶稣的孩子,来到法国。

而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认为她发疯地在喊叫之后,在荒野中饿死。

荒野中的抹大拉。坚信耶稣复活,并在天上等她。作者:多那太罗(1386 -1466年)



以上这些事情,有隐喻意义,就是,妇女是传播宗教的第一力量。男人反而是跟随着。所以宗教和母语一样,是一种母教。“宗”这个字最初就是指女祖先。祖这个字指男祖先。“祖”的右边是且,是男性生殖器。“宗”是象形字,画的是小孩从产门中出来。

随着父系社会的发展,女祖先不重要了。“宗”也变成了男祖先。或男祖先的大房子。就像八卦易经,母系时代的内容,在商周时期都被篡改了。

但是女性在宗教传播中起关键作用。一方面事女奴把自己的信仰传给孩子。另一方面,古代基督教国家把信教的公主,嫁给不信教的蛮族国王或太子。公主会带去很多信教的伴娘,嫁给蛮族王公贵族。基督教就在这个蛮族国家生根发芽。俄罗斯的基督教化,就是因为国王娶了拜占庭(东正教)的公主。

4

为了保持自己的优势文化,征服者有时候拒绝和女俘虏交媾。以免生下的孩子,加入征服者阵营后,把征服集团的“征服文明”破坏了。比如德国纳粹在二次大战期间,攻入苏联后,下令对苏军女俘虏就地处决(男俘虏中只有政治工作者被就地处决,其他可以不处死)。这是为了防止德国士兵和她们性交。德国人认为自己的基因无比高尚,不能和俄罗斯的坏基因混合。纳粹科学家还证明,低等人类,如犹太和俄罗斯人的坏基因,会像病毒一样,通过性交败坏雅利安的好基因。所以德国不能利用外族妇女增加人口。再加上武器更厉害,杀人更快。一战和二战差不多只有六年。不够生养孩子的,但是够杀人和破坏经济的。战争就无比严酷地结束了。

德国打了五年,没人了,十六岁到六十岁的都要参军上前线。蒙古人没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和女俘虏生孩子。而且保持二十年一征得节奏。

又比如拿破仑战争,拿破仑将近二十年,按说应该有了下一代。如果法国军人和其他国家的女人生孩子,并在军营中养育他们——这是罗马军团的生存之道——应该可以补充法军人力。但是那时候法军已经没有抢女人生孩子的文化。虽然法军酷爱外族女,一定让很多妇女怀孕,但是生的孩子也不算是法国父亲的,也不能被带到法国培养。所以,法军人力不够。打到最后必然失败。

罗马的办法和法国不同。罗马的军队以军团为单位。军团是一个自增殖单位。他们有驻地,带家属和女奴——女俘虏——有自己的屯垦养殖基地,而且都是抢来的最好的地方。还有干活的奴隶。所以军团就是殖民单位。占领一个地方就长期驻扎,和当地妇女和女奴生了很多孩子。有大不敬的传说,说耶稣就是罗马士兵,强奸玛丽亚的结果。这一传说典籍不载。笔者转述也画了很多十字。但是从生理和历史的角度,大不敬的事儿也要注意。当时被罗马兵强奸的犹太妇女,并不算被玷污。在元朝的中国妇女也是这样。于是一个军团的婚生和非婚生后代,足以补充军团的人员消耗。甚至在两百年内,让当地民众大多带有征服者的血统。

葡萄牙在巴西也大约使用这种办法。葡萄牙人口很少,几百年来本国人口只有一百多万。但是占领了巴西这么大,这么好的一个地方。世界列强都和它抢,居然没抢过来。因为葡萄牙人和当地人交媾,并不歧视起后代。但是英国人并不是这样。所以,那些混血人反抗英国的占领。

西班牙人更糟糕。哥斯达黎加是好地方,气候好,土地肥沃。于是西班牙人有计划,系统性地把当地原住民统统杀光。把西班牙人移民到那里。

5

另外一个办法,征服者可以和女俘虏交媾,但是生的孩子,不能加入征服者行列。比如雅典有法律规定,只有父母都是雅典公民的,才能算是雅典公民。公民和非公民生的孩子,不算雅典公民。

这办法一直沿用到近代。美国白人和黑人生了很多混血孩子,但是都不算白人。在南北战争前,这些孩子算是黑奴。一样被卖掉。1863年解放了黑奴。但是黑奴不是奴隶也不是公民。没有选举权。也必须在各种场合被隔离。1924年美国佛吉尼亚还通过法律,只要有黑人血统,不管多少,都不能算是白人。1963年民权运动之后。情况才有所改善。在这之前,美国实行的是“随意交配但是孩子不算公民“的办法。和斯巴达雅典的办法差不多。斯巴达雅典的公民和非公民生的孩子,虽然不算公民,但是可以在城邦讨生活,而且在战争时期,作为辅助人员,帮助公民打仗。希腊城邦大多采用这种办法。在亚历山大的“混交增生”的军队面前,这些希腊城邦都完蛋了。高贵的城邦公民组成的方阵,被亚历山大麾下各蛮族杀光光。


6

所以父系社会的征服集团,总是盛极必衰。盛因为他们能打,打仗必然死人。为了补充人力,必须和女俘虏生孩子,实际上征服部落的妇女,也和男俘虏生孩子。结果是征服集团的内部合作文化被破坏。然后就由盛转衰。

如果不这样,而是采用纳粹的办法,不许和外族妇女交配。或者像拿破仑那样,军队到处交媾,但是生了孩子也不能补充法军,反而只能补充反抗军,必然因为人力不足而衰亡。

所以征服集团都有一个由盛转衰的过程。随着科技达,武器越来越厉害,杀人越来越快,以至于“盛“的时间很短。几乎就没有了。

当然自以为高明的人们,认为科技发达可制造先进武器,杀对方人很多,自己损失很少。这就是美国这几十年对外征战的基本道理。但是先进武器对方也会学会用,而且全球化之后,别的先进国家,也把比较选进的武器,援助给美国的敌人。于是美国的上述“基本道理“垮台了。它必须花很多钱,越来越多的钱,保持武器的先进,人口损失可能不大,但是经济上受不了。这就是美国在中东的情况。为了少死美军,花了大钱的钱,置备武器。但是塔利班也不是只用大刀长矛。手中的AK47和火箭弹,也很有杀伤力。结果美国在阿富汗撑了二十年,还是受不了了。

7

我们做一假设,只是假设,先不考虑道德等问题:如果美军用罗马军团的办法,可能有一定胜算。美国或苏联人,到了阿富汗,如果和亚历山大一样,全体军人都必须和阿富汗妇女结婚。而且按照当地法律,可以娶四个老婆。再学罗马军团,找个好地方,建立自己的屯垦生活基地,开矿设厂。建幼儿园、学校,培养后代。二十年后,在阿富汗生的苏阿混血,或美阿混血,有几十万。而且很多人都长大了。男孩儿可以参加阿富汗的政府军,女孩儿加入政府和企业。据说阿富汗政府军有三十万。实际上有十五万(其余的是为了领空饷编造的数字)。如果美国人去了就学亚历山大和罗马军团,到了今年,那十五万阿富汗军人,都可以是美军后代。他们从小在美军基地培养。和罗马军团的后代一样,从5岁学习格斗,十岁学打枪,十五岁玩查打无人机。那战斗力就完全不一样了。为了保卫他们的姐妹和太太的政府和企业,一定奋勇战斗。六万塔利班不够他们打的。这些二代再在别的地方建立屯垦基地,建学校医院幼儿园,能住四个太太的家属楼,过了一百年,阿富汗就成了阿美利汗。






喜欢attton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attton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